废土:第二纪元

废土:第二纪元
上QQ阅读APP,新人免费读10天
新人需设备和账号都为新

第2章 追袭(1/3)

天空中的铅云垂的很低,在大风的吹拂下缓缓变幻,火辣的阳光照映在上面火红一片。

自从灾变之后,天空便被大片的辐射云所覆盖,终年不散,只有偶尔的时间,才会被强风吹开,露出天空的真容。

不过这份真容,要是出现在夜晚还好。

如果是在阳光最为鼎盛的时候出现,那么对大部分的生物来说都是一种灾难。

灾变之后大气也发生了改变,一些过滤系统开始失效——紫外线、核辐射等一系列无形的射线能直接射到大地上面。

一旦被直接阳光照射,虽然无法立即致命,但这会导致生物体内的基因发生进一步的变异。

而变异往往意味着生命的残缺。

没有生物愿意承担这份变异后果,即使它有一定的几率会让生物便的更加强大。

汽车顺着地形的起伏摇摇晃晃,仿佛一叶轻舟在水中上下翻腾。

相比裸露着的破败大地,草原的地势其实更为凶险。

茫茫的青草下面到处都是噬地鼠掏出的深洞,在茂盛生长的青草掩护下,肉眼又很难察觉,因此车辆行驶在上面必须非常小心,否则就会陷入其中。如果车辆的速度过快,甚至有翻车的危险。

随着车辆缓慢的行驶起来,人们也放下紧绷的身躯,开始了小声交谈。

“你认识瑞恩叔叔吗?”

王秀怕乔尔斯太过紧张,主动问起了清河镇的事情。

乔尔斯父亲临走的时候交代他去清河镇投靠瑞恩。

“有些印象,他那时候好像也是矿区的工人,有一次矿区出现了事故,他受了伤,是我爸爸给他救了上来。”

一两年前的事情,乔尔斯记得不是太清楚。

“当时他没人照顾,就在我家休养,后来没多久他就主动从矿区退了下来,回到了清河镇。”

“当中的这几年我偶尔听到父亲提到他几次,但我一直没有再见过。”

说说完,乔尔斯就低下了头,好像在想着些什么。

在这个一切以生存为第一要素的世界,让一个孩子去投靠一个陌生人,这无疑让他承受了他这个年纪不该承受的压力。

“就算是在旧世界,这对一个五岁的孩子来说也太过残忍。”

王秀在心中不自觉的想道。

他一个月前满身鲜血被艾德从荒原中救起。

醒来之后发现脑海中除了王秀这个名字之外,其他任何关于他自己的信息都被遗忘的一干二净。

他就像一个凭空出现的人,没有来历和过去。

不过,在荒野这根本不算是什么问题。

这里每天都有人死去,每天都有新面孔出现,除了生存之外,没人会去关注这些无聊的信息。

在他醒来之后,他也曾努力的去回想关于自己的信息,但没有半点收获。

关于他自身的信息就像是电脑上的文件,被完全的格式化清理干净,没有半点的痕迹。

不过稍显幸运的是,他只是忘记了自己的出身来历,本身的一些技能知识却被保留了下来。

比如说他能认得出旧时代的文字。

文字,这是旧时代文明的载体。

但到了新时代,一切都要为生存让路,文字也就成为了少数人的专利。

能认识文字的人,绝对不是普通人,至少不是这些挤在矿区的矿工所能获得的技能。

王秀实在想不出他为什么会认识文字,却又流落荒原。

“看,荒狼!”

突然,有人在旁边大声叫喊起来。

“这就是荒狼?竟然这么大!”

很多人都是第一次看见荒狼,不由的发出惊叹的声音。

乔尔斯也从车底站了起来,扒着围栏,朝远处望去。

一只只高大的身影出现在草原边缘,停停跑跑,正在快速朝深处奔去。

经过无数次的围剿,即使是这些凶残的荒狼,也对这些钢铁制成的庞然大物也有了新的认识。

巨大的轰鸣声对它们来说就是死神的号角,一旦吹响就意味着死亡。

“嗷!”

一声响亮的声音从远处传来。

王秀朝草原深处望去。

一个异常高大的身影立在东方的地平线上,昂首嚎叫。

王秀心中突然涌起了一丝奇怪的感觉。

这是一种撤退的信号。

他望着这头狼王,

不理解这声嚎叫会让他心中生出如此的想法。

但不等他想清楚其中的原因。

耳边又传来一丝奇怪的声音,王秀不禁转头向后看去。

原本已经消失的滚滚尘土,此时又在天际处重新出现,而且扬的更高。

他心中猛然一紧。

这些神秘的追随者,从昨天黄昏的时候便开始出现,一直远远的跟在车队后面。

不过,那时车辆扬起的尘土远不像现在这么张扬。

这说明这些追随者现在的速度更快了。

在荒野除了野兽之外,更为恐怖的便是那些同样游荡在荒野,以抢劫为生的劫匪。

灾变之后,人类的城市大部分成了废墟,活动范围也大为缩减,形成了大片的无人区。

在每个定居点之间,都充斥着一些不愿忍受乱七八糟的规矩而逃上荒野的人群。

这群人慢慢就形成了拾荒者,还有的抱团成为了游荡在荒野的暴民劫匪。

这些追随者虽然现在不知道是不是劫匪,但王秀可以肯定他们不是自己人。

矿区的车辆除了一台留作备用之外,其余的全部用在了这次返程上面。

但从扬起的尘土高度来看,这些追过来的车辆绝对不止一辆。

恐怕有所不妙。

王秀不动声色的挡在乔尔斯身前,暗暗把他推往角落的安全地带。

昨天晚上这些追随者,并没有跟踪很久,只是遥遥看了一眼便消失不见。

王秀原本以为,这些人是看见全副武装的押运车队后知难而退,不会再来打搅。

没想到今天他们竟然又卷土重来,而且还如此的明目张胆。

或许,他们昨天并不是由于畏惧而不敢靠近,而是在准备着一些事情。

而现在,这些事情已经准备完毕。

轻言呓语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