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局叫我猫老大

第22章 危机逼近

灯光璀璨的中城会所对岸,一个乌漆麻黑的小巷子里,一间苍蝇馆内。

一位老者正和一个中年男子吃着花生米喝着酒。

“干爹,你这次支持我当这个话事人,下一次我全力支持你当这个话事人。”

“干爹提醒你,是副话事人。”

“都一样,那只猫什么都不懂,副的跟正的有什么区别。”

看着老者有些沉默,中年男子安慰道:“干爹,我不是跟你争这个副话事人,你要知道,这个副话事人是个虚职,你那个洪兴的大哥才是实位。”

老者笑笑不语,吃了一口花生米,喝了口酒,说道:“东莞仔,你说老凯找我们有什么事?”

老者正是洪兴的龙头大哥-蒋天生,而他对面坐着喝酒的就是洪兴几大堂主之一的东莞仔。

东莞仔听着蒋天生没有回答他的话,知道他这个干爹也想当这个副话事人,随后嘴撇一笑,筷子一下子夹起五粒花生米一口吃下,边嚼边说道:

“我哪里知道,听说老凯和那只猫有仇,也许是和我们商量把他干掉。”

说着,两人都下意识看向江对岸的中城会所,想着这几天这只猫的到来给铜锣湾带来的变化。

似乎所有的堂主老大们都想要争一下这个副话事人,整个铜锣湾这几天都灯火辉煌,旺得不要不要的,不过大家都心知肚明谁也不点破谁。

东莞仔看着一直吃花生米的蒋天生,苦笑着说道:“我说干爹,你不会已经答应老凯除掉浩楠了吧。”

他知道他这个干爹虽然看上去像一个教书先生,但一向心狠手辣,什么事都做得出来。

蒋天生抬头将酒杯中的酒喝完,边倒酒边说道:“哪里,只是在前几天那场赌马比赛中见过一面罢了。”

“我说,干爹,斯巴达的势力已经没了,当年他们一边挑起我们帮派内斗,一边又结交剃刀党,将我们耍个团团转,自己坐上了话事人的位置,实在是有些卑鄙。”

蒋天生眼底掠过一丝杀意,他知道东莞仔是在告诉他不要忘了当年是他和靓坤斗个不停才让他连任龙头老大的位置,这一届已经是第五届了。

“是啊,不过,过去的事就让他过去吧,人要往前看嘛。”

东莞仔盯着蒋天生良久,最后转向江面,看着黑夜中滚滚向前的江水,一杯苦酒下肚,苦笑着说道:“是啊,都要往前看。”

又过了一会儿,黑巷里走出四人,三个年轻人,一个年长人,如果蒙斯在,一定认得出来就是老凯和他的三个手下。

“好久不见,天生老弟。”

“老凯好久不见。”

“东莞仔这几天还好吗?”

“一般一般啦,家里那位还要我回去交工资呢,有事吗?”

东莞仔一脸嫌弃相,剃刀党赶走斯巴达人来了之后,没有他们之前的强势作风,他还是很喜欢的,特别是现在还有个副话事人。

他可不想让人看见报到蒙斯那里,要是那样,这个副话事人自己可就一点机会都没了。

对于老凯四人,他可没有什么好脸色,要不是蒋天生硬拉着他来,他才懒得过来。

老凯也不客气,一屁股坐在两人中间,拿起酒就喝了起来,喝干净后,说道:

“我看你脸色不好,是不是这两天睡得不好。”

东莞仔一脸不耐烦地自顾自吃起花生米来。

“哈哈,天生老弟,其实老哥这次请你们来,是有一件大事跟你们说。”老凯压着怒火说道。

明显蒋天生比他这个干儿子的城府更胜一筹,只是面色微露笑地说道:“哦,什么大事?”

“黑手党,油水党还有比利肯波要对剃刀党动手了。”老凯压低嗓音说道。

“哦!”两人皆惊,四目相对,似乎在传递着什么。

随后,蒋天生笑着说道:“哪里来的消息啊,老凯?”

东莞仔依旧吃着花生米,搭话道:“是啊,这都什么年代了,去年也有消息这么说的,我怎么看这三伙最近气焰消了呢。”

老凯也夹起花生米说道:“这你就不知道了,那是因为前几天的赌马比赛,比利肯波输了。”

“哦,你不说我都忘了,确实,听说输得挺惨,比利肯波还输不起,不想将公司让出去,然后被剃刀党带着人堵在门口硬是按着手把转让合同签了。”

东莞仔越说越来劲,喝口小酒又说道:“听说那场面还被记者拍了照片,最后被他花大价钱压了下去,呵呵,真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

坐在旁边桌子的凯得利忍不住说道:“那都怪那个叫浩楠的猫,要不是他,比利肯波怎么可能会输!”

“可最后还是输了,不是吗。”东莞仔嘲讽道。

老凯对着东莞仔说道:“其实你不知道,比利肯波是故意输的。”

啊?故意输的,真是搞笑。

东莞仔没有说话,继续夹着花生米,不过盘里的花生米已经被夹光了,便喊道:“服务员!再上一盘花生米!”

老凯看着东莞仔似笑非笑,满含嘲意的嘴脸,对着不吭声的蒋天生说道:“知道为什么故意输吗?”

蒋天生似乎没有兴致听这个话题,很随意地摇了摇头。

“神经中所说,天欲让其灭亡,必先让其疯狂。”

随后又说道:“别看剃刀党现在风光无限,但三大势力加上警察局都要对付他,听说总督已经发话了。”

“哦,那你找我们干什么?”东莞仔说道。

“有件好事,比利肯波想要浩楠的脑袋,所以…”

还没等老凯说完,东莞仔直接放下筷子,看了一眼蒋天生,便起身招呼一旁的小弟,向外走去,潇洒的跨过护栏,一跃乘船离去。

“他怎么了?”老凯尴尬地问道。

蒋天生笑了笑说道:“我也不知道,不过那个浩楠的脑袋不好取,他身边有一个至少是黑铁第二段的老虎,现在就在对岸的中城会所天字一号房里,如果你想要动手,可以去试试。”

说罢,蒋天生拿起手套,打了个眼神,也招呼手下离开。

他和东莞仔都知道这四个斯巴达人和浩楠的仇,不过他没有像东莞仔一样一走了之,他想要添一把火。

即使这把火很小,但他也要添,他要告诉老凯他们对于杀浩楠以及暗含赶走剃刀党,再次进入铜锣湾的事,他不反对。

他只想坐山观虎斗,如果自己坐不上副话事人的位置,那么这个浩楠还不如不来了,如果坐上了,那就另当别论了。

洪兴已经山头林立了,他需要外来势力帮助他再度整合资源。

望着满江奔流的涛水,蒋天生目光如鹰,紧盯远方,嘴里念道:“是啊,人都要往前看。”

两人走后,卡得里对老凯说道:“现在怎么办,这两个家伙似乎兴致都不高。”

老凯冷哼一声说道:“一只老狐狸,真是不见兔子不撒鹰。”

“卡得里,你明天去侦查一下,不要暴露身份,不要联络熟人,只看看那只臭猫的情况就好。”

“好的,凯爹。”

老凯站起身,看向中城会所,那原本是他住的地方,而现在却成了一只猫窝,真是岂有此理!

“不管怎么样,既然那只臭猫敢出来,这两天我一定要吃上猫肉!”

“凯爹,要不现在吧,我早就等不及了。”凯得利站起身,激动地说道。

“现在你个头啊,上一次怎么被它两三下给打成那样了,真是丢人!”老凯打了他一拳骂道。

凯得利攥着拳头,他将此事深深地记在心里,这是他一生的耻辱!

“心急吃不了热豆腐,上一次就是心急了,所以这么被动,这一次要谋定而后动,跟着神经学。”老凯侃侃而道。

也许这一次不需要太谋定,因为蒙斯此时保护措施确实没有多少,原本是有的,但被汤米召回了,只剩下阿大了。

不过过几日就不好说了,因为他提升战力的速度实在是太快了,毕竟有面板,可以看实时数据。

又可以找最佳刷数据模式所以出奇的快,现在又有了铁块,虽然只是初级,而且还是残损版,但还是很有用的。

只见蒙斯此时厚厚的毛发下,一块块肌肉已经出现,渐渐的身躯犹似一块削得平整的钢板。

“啊!”

蒙斯大吼一声,然后用自己的爪子反复爪着自己的身子。

毛发凌乱,幻影出现,层层无穷。

过了好一会儿,汗水洒满整个天字一号,他才停下,然后叫着凯文给他放水洗澡。

软绵绵的金丝大床上,蒙斯嘴里叼着人参,享受着凯文三人的按摩。

虽然可以叫更加专业,美丽的黑丝小姐姐来按摩,但他不叫,他害怕自己把持不住,还是等到变成人身后再说吧。

“蒙斯,你硬了。”鲍勃边揉边说道。

“你说什么!”蒙斯瞪大了眼睛大喊道。

“我是说你身子骨好像变硬了,按起来有点吃力。”鲍勃被吓得委屈巴巴的说道。

“是啊,蒙斯我也感觉你变硬了。”斯图尔特说道。

蒙斯叹了一口气,他还以为身体不受控制自己就那什么了呢。

应该是练习铁块后还没恢复回来,睡一觉就好了。

蒙斯一边嚼着人参,一边安慰着鲍勃,看他并不买账,随后说道:“看看那一堆礼物,想要什么就拿什么,别跟你大哥客气。”

“真的吗?”鲍勃瞪大了圆嘟嘟的眼睛。

凯文两人也满怀期待地看着蒙斯。

“当然,大哥我这么拼命是为了干什么,不就是让你们吃香的喝辣的吗,啥事别跟大哥客气,去吧,随便拿。”

“哦!”+3

看着开心快乐的三人,蒙斯也跟着开心起来,想当年在蓝星上小学的时候,他也跟过大哥,也有一段现在想想很尴尬的片段,都是满满的青春回忆啊…

历史执笔人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下载QQ阅读APP,抽取角色卡牌>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