悟性满级后,我被禁足葬剑冢

第22章 朝歌元极九剑最终剑!

【您观看日出,激发满级悟性,提取一缕先天紫气】

【您观看日出,激发满级悟性,顿悟金刚伏魔身】

顾天机旳身上,陡然涌动起了那如洪波涌起般的金色光泽,整个人都化作鎏金之色,神圣魁梧,看起来有一种金刚不破的气势。

这便是那金刚伏魔身。

顾天机的眉心,紫色与黑色的火焰消失不见,那一个点变成了燃烧的火焰,这说明,顾天机此刻是在动用自己的真冕神佛功!

自己眉心的这一点,是映照他的天窍内部的情况。

所以在他动用真冕神佛功之时,眉心就开始燃烧纯阳之火了。

“这算是护身类型的武学了,程度很强,尤其是因为与真冕神佛功都是通过观看日出而学会的。”

“所以使用起来,得心应手,与纯阳之火很配。”

顾天机曾经也修习过一些护身类型的绝学,显然是没办法与这金刚伏魔身媲美的。

这门护体武学,似乎还有一股特别明显的纯阳之感,至刚至强,能够镇压邪祟。

顾天机深吸一口气。

这几日时间。

他内视起来。

自己的天窍内,因为每日清晨与黄昏,自己都会观看日出日落,所以二者的平衡完成的极佳。

渐渐地阴阳调和,犹如形成一个漆黑如墨而上半部分骄横如阳的球形。

顾天机明白,这便是自己的内景世界雏形!

也是道的象征!

只要这个世界的搭建真正的成功了,那么自己便能够真正的获得道境修为!

“可惜,我目前只能得到先天之气与陨落真火之中的太阴之气,也就是初始与落幕……我需要做的还有很多。”

“道境修为于苦修无关,就算是日下锤炼百年也毫无用处,我要不断的搭建莪的内景,就如同纯阳之火凝练那太阳火精后便能一步玄丹一般。”

“内部的质变引发外部的质变。”

这便是道境。

顾天机对于道境的领悟越来越深厚。

而此刻,他也是忽然找到了乐趣,原本刚刚被压入葬剑冢内的孤独与寂寥也是浑然不见了。

他充满了高亢的激情与热忱。

“等我道境成,便一剑出葬剑冢!”少年意气风发,锋芒毕露,纯粹至极。

他回到自己的小屋中,按部就班的继续逆推那本朝歌元极九剑。

他这几日每天都在推演这本剑术。

最近也算是小有成效。

“最后一个篇章已经推演的差不多了,从这个篇章来看,这是圣道之剑,是皇道之剑,与众生共鸣,元代表万物之根本,代表天地之初始,而元于天玄来说,便是民。”

他是从最后一个篇章开始逆推的。

收获颇丰。

天玄的立朝宗旨便是万民!

“父皇是不是也就是看过这剑术,或者是从某些老祖的手札里看到过相关的理念,于是才如此热忱呢?”

天玄境内,皇者爱民如子,修行者犯法与庶民同罪。

百姓安居乐业,年轻一辈无论出身贫寒或是富足都可安身立命,人人都有修行的可能!

众生成龙,何其伟大。

这便是天玄要走的路子。

而如今,顾天机逆推这门剑术,所感颇丰。

这门朝歌元极九剑,于此一般无二!

“而且这剑术似乎也与朝歌的建筑有着一种契合的感觉的,形同一般。”

顾天机觉得,若是有大成者能在那朝歌内舞此剑,定会有奇效啊!

“不过,接下来,我要做的,并非只是逆推修补了,我要用我的所见所闻,用我的感悟,去改进这门剑术。”

以前的他可能还需要强大的阅历,然而如今的他,一眼可看破万法,甚至能从大日之中提取日出日落之气。

他的悟性,足以支撑他做任何事!

只要他的想象力足够,那么便能做到任何事!

少年在那屋外舞了起来。

“朝歌元极九剑最终剑。”

“王剑!”

轰!

犹如少年霸王,屹立众生之巅,动作时而粗狂,时而和煦,柔弱好似春雨沐浴,矫健如若游龙戏水,剑光凛然冷漠,那是霸王基业的缩影,身后是万丈尸山血海,如冷风吹过山岗,可让所有观剑者崩溃大哭,忽而剑光温婉缠绵,和煦温暖,犹如母语窃窃私下,让人宛若要昏昏入睡。

寒芒乍起!

周遭爆起一片剑芒,杀机起伏。

顾天机徐徐落地。

“这便是这剑的意境,很矛盾,却在矛盾之中爆发,矛与盾的碰撞内,闪烁着最可怕的内能量。”

若是真正施展可能只有一剑出。

然而刚刚他是在舞剑,以指作剑,如同跳舞,是在契合这剑术的意境,为他后续逆推做基础。

而此刻,他所不知道的是。

远在神晋。

城墙巍峨,士兵守卫森严,远远望去,神晋犹如一座神城,气势恢宏。

一个小老头黑着脸。

爬上了那高高的城墙,眸子之中全然都是冷意,嘴里似乎还在不停的谩骂着什么。

而他才刚刚爬上了那城墙。

忽然之间,面前几道身影出现在了他的面前,他们撕破虚空而来,一个个激动不已的看着眼前的小老头。

“师尊!”

“您怎么来了!”

“师尊,您远道而来,为何不通知我们一声?我们好作歌舞欢迎?”

几个老者面露惊骇之色,诚惶诚恐,显然是没想到,这位竟然来了,小老头穿的破烂兮兮的,然而一对眸子却是发亮,此刻脸色不太好看,看着他们。

啪!啪!啪!

他跳起来,在那几个神晋的老怪物头上猛地敲了几下!

把他们都打懵了。

“逆徒!逆徒!几个逆徒!”

“老子当年看你们天赋还算可以,才指点了你们几下,没想到,你们竟然如此大逆不道!”

几个老人显然都懵了。

什么情况?

他们你看我,我看你一眼,都没想出个所以然来。

我们……最近做什么了?

闭关、聚众说说自己闭关的收获、继续闭关,好像就没什么了吧?

怎的惹到了老师?

但是他们虽然被打了,却是不生气。

眼前这人,对他们有大恩,是他们最崇拜,最尊敬的人!

神晋创立虽然早,但是却始终只是一个王朝而已,然而当年,他们几个兄弟一腔抱负,出走神晋,想要见一见这个真正的世界。

结果就遇到了这个小老头,那应该是千年之前了,具体是几千年记不得了,老师当时便是如此,脏兮兮的,只不过那个时候的他,眸子明亮,犹如圆日一般。

如今显然暗淡了几分,然而相貌依旧不变。

他们从来都看不透老师,根本看不透的。

老师指点了他们几下,他们便有了如今的成就,神晋也快速获得了自己的封号!

“竟然敢吊着我!”

“我曾经交给你们的那个先天拓本,现在在何处?”

“还在女帝手中!”

袖剑飞吟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