次元游戏:这个玩家不对劲!

次元游戏:这个玩家不对劲!
上QQ阅读APP,新人免费读10天
新人需设备和账号都为新

第11章 你是个什么东西?

阴冷的牢房中,如触手般肆意扭动的铁链与刑具被一种无法言说的伟力所控制,渐渐崩碎湮灭。

脑海中的一根紧绷的神经拨动,强大的精神力喷涌而出,瞬间同化了这件屋子。

古渊放在胸口的手移开,原本喷洒鲜血的大洞居然渐渐愈合,血肉在他胸口重新聚合,肉芽长出,将伤口覆盖住。

而在他的状态栏里,理智已经掉到了百分之五十九,原本的【流血】状态不知为何居然已经消失不见,但古渊的生命值依旧没有变化,还是停留在了百分之十这个节点。

“你好像一直想让我离开这个房间啊……”眼中是妖异的红芒,此时古渊的状态有些奇怪,但是看着却愈发冷静。

“从一开始你就故意分散我的注意力,让我以为这里是你掌控的地方,到后来你又故意伤害我还说这里的伤害与外界相通……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我的状态栏也是你弄出来的幻象吧?”

他摸了摸自己的胸口,那里原本狰狞的伤痕居然已经愈合完毕了,甚至连一道伤疤都没留下。

弗莱迪沉默了,他看着此时的古渊不知为何竟然在心底升起了一个荒诞的念头,他有些恐惧!

身为猛鬼街恐惧之王的弗莱迪,居然会产生恐惧,这真是一个天大的笑话!

可是他眼前的这个男子真就给了他一种特殊的感觉,这并不是说对方有多强大,对方的力量并没有多强,甚至还不如一些强壮的村民,并且就算是有比他强大的存在能杀掉他,他也会在人们的恐惧中复活。

不过眼前的这个外来者却不同,对方说得没错,他并没有能力突破对方的意识,而这片精神空间只是他在尝试进入对方梦境而对方意识进行反抗时所形成的中转空间。

对方的意精神识实在是太坚固了,强大到就算是他,也没有办法直的防御接突破进去。

古渊并不在意弗莱迪的回答,看见这被称之为榆树街鬼王的存在陷入了沉默,他也没有在意,而是自顾自的说道:

“你一直都在想让我离开这个房间,还以各种心理暗示告诉我这里是你的天下……可是…不是你在我的梦境里吗?凭什么要让我离开呢?”

弗莱迪说过,是他进入了自己的梦境。

可既然是自己的梦境,做主的人不就是自己吗?哪里有弗莱迪什么事?

古渊看向弗莱迪很认真的说道:“我可以麻烦你一下…请你滚出我的梦境好吗?”

话毕,整座房间开始崩塌,放满了刑具的屋子就像被岁月侵蚀的沙堡,即便是再怎么精致,也都在精神潮水的冲刷下,顷刻间化作梦幻泡影,只留下一片洁白的空间。

“怎……怎么会……”弗莱迪张了张嘴,有种不敢相信的感觉。

他引以为傲的梦境空间居然被破掉了,而且是被人以摧枯拉朽的方式直接破开的!

严格来说,弗莱迪的能力并不是单纯的幻境,真要说的话,这更像是潜入他人梦境、从意识层次对别人造成伤害的手段。

这比单纯的幻境更加强大也更加致命!

毕竟,再怎么强大的人也会有放松警惕的时候,而就在他们休息之时,也正好是弗莱迪偷偷摸摸潜入他梦里的时候。

在梦中,他通过各种恐怖的幻觉来惊吓他人,从而获得恐惧的力量,并且却是强大之人的恐惧,越能成为他力量的源泉!

不要认为这是不可能发生的事情,难道强者就不会做噩梦了?

除非是没有任何感情的纯粹存在,就比如隔壁水晶湖里面的面具男杰森,不然是谁都存在恐惧,就算是神,也只是因为自己的实力强大到能够强行压下恐惧罢了。

可是如今,他的拿手好戏却被一个外来者给轻易破掉,这让在梦境中成长多年的弗莱迪有些不能接受。

“怎么?我破开了你的能力让你很吃惊吗?”

古渊冷冽的脸上扬起一个微笑,但明明是三十六度的体温,这个微笑却极其让人心寒,就像冷冬刺骨的寒风。

疯狂无序的情绪荡漾开来,不可言说的诡异黑雾自古渊身上飘出,被黑雾缠上的人都会变得疯狂。

配合起古渊那红芒毕露的眼眸,弗莱迪竟然有些分不清到底自己是鬼怪还是古渊是鬼怪了。

为什么这个外来者和在这个世界里另外一个外来者不一样?就像狼和哈奇士,看着差不多,但是只要一动真格的差距就出来了。

“说实话,能破开我能力的人有很多……但是你是唯一一个让我吃惊的。”弗莱迪很快就把情绪调整回来了,他重新戴上自己的圆顶礼帽,即便是贴着一张脸皮也遮挡不住他那恐怖的样貌。

“而且,你现在状态似乎有些不对,不知道你察觉出来了没……事先说好,我只改了你状态栏里面的生命值,理智值我可没动过。”

他指了指古渊的胸口,随后居然吹起了轻松的口哨,好似一点也不担心的样子。

“状态不对吗,可是我觉得好得很啊!”嘴角的肌肉拉扯脸皮上扬,古渊的笑容都有些扭曲了,病态的疯狂充斥着整个梦境空间。

他一步一步走向了弗莱迪,在他四周的空间也开始显现出被挤压的状态。

但是在状态栏中,古渊的理智依然在稳定的下降,这会儿已经到达了百分之五十三了,只差一点就要降到一半以下。

古渊依旧没有察觉……又或者是察觉了,但是毫不在意!

一条一条紫色的锁链自虚空中出现,随着古渊的步伐而往四周探出,就像是觅食的毒蛇。

一时间,诡异的气氛大幅度上升,居然还要远远超过之前弗莱迪所幻化的场面,压迫感十足。

而在弗莱迪身后,又是两根锁链偷偷的向他探了过去,只不过下一秒,一块巨大的石头从天而降,将两根锁链压住。

弗莱迪往后退了两步,然后就直接坐在了石头之上,望着朝他走来的古渊他的眼中闪过一丝光芒,随后恍然大悟,摇头直苦笑。

“我明白了,原来是这样……”

“怪不得可以破开我的能力,真有意思!”

“没想到我堂堂鬼王弗莱迪居然在这里翻车了,大意了……”

“喂,小子!”弗莱迪突然叫喊一声,整个精神空间突然被定格,就像是谁按下了时间停止的按钮。

“你人多欺负人少不公平,这次算你赢了,但是我在这里的只是一个意识分身,期待有机会能用本体和你再见一面。”

一块巨大的幽暗裂缝自天空中出现,而在裂缝下方,则刚好是弗莱迪的身影。

前面提到过,这里是弗莱迪入侵古渊意识的一个中转空间,虽然说是以古渊梦境为基本蓝图,但也是融入了弗莱迪的不少力量的,这也是两人能在这个空间中互相争抢控制权的原因。

而天空崩塌,这说明弗莱迪撤回了这个空间中自己的力量,他即将把自己放逐出这个空间,不与古渊进行交锋。

但此时状态明显不对的古渊哪里会让弗莱迪如意,他快步朝弗莱迪跑去,手上更是直接抛出一个烟灰缸。

烟灰缸原本巴掌大小,但是古渊在将其抛出后,居然就像滚雪球一般越滚越大,最后变得好似一个水缸大小。

“真是浑厚的精神力啊!”弗莱迪探出手,一只巨大的铁爪在空中凝聚出来,直接接住了古渊丢出来的巨物。

“浪费,太浪费了,精神力的使用方式也太粗糙了。”嫌弃的一手捏碎古渊抛出来的攻击的东西,弗莱迪吐槽道:“这也太不讲道理了,就硬砸吗?明明可是用枪,你却还在用弹弓……”

“卧槽……”

话音还未落,更多的烟灰缸破空砸了过来,弗莱迪惊得连忙一缩头。

“小子,你不要太过分了,要不是我这个分身留着还有用,我非得要教训你一下!”

鬼王恼羞成怒,明明自己都主动退避了,这个外来者居然还是不依不饶的。

怎么?仗着自己精神状态有问题就得势不饶人?

我堂堂鬼王能受这委屈!真当我好欺负吗!

双手一抬,空间崩坏的速度加快,同时又有一道无形的冲击却突然冲着古渊而去。

速度之快好似雷鸣电闪,直奔古渊头颅。

霎时间,古渊心头警声大作,对于别人可能反应不过来的事,对他好像并不是如此。就在冲击快要与其头颅接触之时,在那出奇的危机感之下,古渊脸色突兀的改变,向旁边一个歪头,居然差之毫厘的躲过了无形的冲击。

眼中的红芒渐渐收敛,无序的黑雾也全部回到古渊身体之中,他的脸色有些难看。

“看来及时调整过来了吗……”

弗莱迪眼中好像持续闪过数道光芒,古渊的状态被他第一时间察觉,不过他并未因此而放慢崩塌这个空间的速度。

而另一边的古渊则是沉着脸不知道在想什么,过了两秒他才突然抬头:“喂,弗莱迪!”

“你应该喊我伟大的恐惧之王!”弗莱迪道。

古渊没有理他,继续道:“你还没有回答我的,你到底是个什么东西?”

晚饭迎夜宵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