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爱情公寓战诸天

第23章 真相

这可以说成功度过这次危机之后,让林凡有一种重获新生的感觉,古人常说大难不死必有后福,果然诚不欺我也。

林凡现在只感觉到自己的身体焕然一新,内视自身,刚刚那剧烈过盛的阳火虽然带来了死亡的危机,但是度过之后,也让林凡的身体达到了洗髓伐骨的功效,不仅从振雄风,自身的经脉也被拓宽了不少,五脏六腑更是隐隐发出了五颜六色的光芒。

最重要的是林凡的男儿之证终于恢复了,而且丹田中那鸽子蛋大小的黑白双色的晶珠,好似太极阴阳一样,黑白双色旋转,生生不息,带来的强大实在的力量,这可比以前虽然也是很强大,但是明显有些虚浮真气要好太多了。

林凡现在忍不住直接撞破房间瓦顶,施展绝世轻功冲上云霄,在天空中昂天大笑,自身那绝世功力更是肆无忌惮的爆发,此时的林凡就有如一个书法大家在纸上挥毫一般,以手中的青锋剑和剑气为笔墨,以天为纸,释意飞洒。

天地间骤然因林凡而变色,电闪雷鸣,周围的飞鸟的也被林凡用剑气血洒漫天,此刻仿佛就像是上天对人世间不满一样,要降下雷霆惩罚世人一般,胆小之人,来身上的压力,其它的林凡什么也不想管,因为如果林凡在不释放,林凡感觉要疯了。

而地上的宁中则看到了此刻天上宛如神魔的林凡,此刻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岳不群被杀,她全程都看在眼里,虽然她已经对自己这个伪君子的丈夫失望透顶,但是还没有到了希望他死的地步,看到他现在居然落了个被自家女婿杀死的下场,她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本来她挺狠林平之的,毕竟岳不群再怎么不对也是你林平之的岳丈,你不看在这些年华山派保你的份上,也该看在新婚妻子的份上,废了他武功就行了,干嘛要杀了他呢!真是一点情谊都不讲。但此刻,看到了林平之居然在天空中肆无忌惮的爆发,在联想到刚刚林平之与岳不群的对话,话中透出了岳不群想杀人灭口掩盖自己偷盗辟邪剑谱这件事,不知道怎么了她又有些同情起林平之起来“唉!这孩子这些日子到底是经过了多大的苦难,才会像现在这样爆发起来。”

同时,她又更加失望看着地上的岳不群。

而林凡在天上可不知道宁中则的脑回路居然这么感想,如果知道,林凡只能感叹:“女人身心都是水做的,都别猜。”

此刻林凡在天空也发泄的差不多,就降了下来,林凡现在内心一片宁静,现在的自己仇也报了,男儿之身也失而复得了,该还的债,还了,该收的债,收了,突然有一种不知所措的感觉,这难道就是武侠小说中那种报完仇之后的空虚吗?

林凡看向了宁中则和昏迷在她怀里的便宜妻子岳灵珊,林凡突然间沉默不语了,在这场林平之的复仇之旅中,伤的最深也最无辜就是这对母女,宁中则一生的为人都是坦坦荡荡的,虽是女子却巾帼不让须眉;岳灵珊呢,纯粹就是前身林平之与岳不群的斗争中的牺牲品。

说实话,哪怕自己一遍又一遍的对自己说,自己也是受害者,自己是为了恢复自己的男儿之身,才迫不得已的,这些都是前身林平之的错,都是他为了复仇非要逼自己杀岳不群的,但是,骗得了别人,骗得了自己的心吗?

现在林凡也不知道该如何对这两个可怜的母女负责,自己继续做宁中则的女婿和岳灵珊的丈夫,这肯定是不行的,毕竟自己现在是她们的杀夫(父)仇人,这又不是什么鬼畜设定或是什么八点档肥皂剧,自己可没有那样的魅力可以让她们放下这段仇恨,和自己好好的过日子,而且,就算她们肯,自己也不相信她们,还有处处提防她们,自己可不想过那种充满算计的日子。

毕竟林凡是现代人,可没有古人那种牺牲精神,林凡自己的性格自己清楚,毕竟这说实话确实不是自己的错,只是心里上过不去而已,要让林凡为这件事负全责,牺牲自己,那是不要想太多的。

但是,如果是力所能及的情况下,也不能放着不管。

林凡走到了宁中则面前,看了看她怀里昏迷的岳灵珊,林凡对她说道:“我知道妳现在很痛恨我,我毕竟杀了妳们最亲近的人,你恨我原也应当。”

话还没有说完宁中则就说道:“你不必说了,我虽是妇道人家,但是这些日子以来自己枕边人,自己丈夫的变化,我还是看的出来的,我只是不明白,到底是什么样的仇恨,一定要做到这个地步吗?”

面对她的问题,林凡不知道该说什么好,总不能对她说:“不好意思,我是被逼的,我和你们一大家子没有仇,都是他和你们之间的仇恨,我只是为了恢复男儿之身。”那样说也太没情商了,这完全是有拿她当傻子耍的嫌疑。

林凡只好开口说道:“宁女侠,我想妳也是聪明人,从我刚刚和岳不群的对话中,再加上妳又是他的枕边人,这些日子他的变化你应该清楚吧!”

宁中则疑惑的看了林凡一眼,点了点头,林凡接着说道:“你的丈夫岳不群为了我林家的辟邪剑谱,伤害过的人比妳想象还要多,你视如亲子的令狐冲就不说了,你也应该知道他是怎么陷害他的,还有恒山派的掌门定逸师太也是被他害死的。”

“你说什么,这不可能,定逸师太怎么会是我夫君害死的,你胡说。”宁中则一脸不敢相信的说道。

“哦,是吗?你可能不知道一些事情,你知道辟邪剑谱源自于什么武功吗?”

“我不知道。”

“她就是源自于大名鼎鼎的葵花宝典,也就是日月神教的东方不败的修炼的那部葵花宝典。”“什么,就是那个东方不败。”“对没错。”“可是这与定逸师太的死有何关系?”

“有何关系,那我就来告诉你,辟邪剑法源自葵花宝典这门武功,而这部武功的开篇第一句话,也就是这部葵花宝典的总纲,你可知道是什么吗?”林凡一脸神秘的说道。

“是什么?”“那就是欲练此功必先自宫。”

“什么,这不可能,这就不可能,你撒谎,你骗我。”宁中则嘴里疯狂的呐喊道。

“你觉得我有骗妳的必要吗?这是不是谎言,妳只要把妳丈夫现在的的尸体上的裤子扒了不就一目了然了,而且妳丈夫这些日子的变化,你会不清楚吗?”

宁中则顿时不说话了,丈夫这些日子对自己的冷漠,以及好久都不愿意碰自己,还有他那逐渐女性化的变化在自己的脑海中闪过,她知道林平之没有说谎。

“这真是作孽啊!自己的命怎么这么苦啊!等等,林平之知道这些,而且他的武功进步的如此之快,难道……”宁中则简直不敢想象。

林凡看到了她的神色也知道她在想什么,虽然说出来,是对自己的侮辱,放着是以前没有回复的时候,那林凡绝对会把所有知情人员全部杀掉灭口,但是现在林凡已经回复男儿之身,也没什么好害怕的,所以林凡大方的说道:“妳想的没错,我也练了辟邪剑谱。”

一叶小书书书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