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落空岩冷

月落空岩冷
上QQ阅读APP,新人免费读10天
新人需设备和账号都为新

第2章 皂角村往事

少年有些恼怒,把扶着她头的右手一松,任凭她身子往后一仰,自己霍得一声站了起来,“我还以为你伤的不轻呢,力气还恁大?”

他心中想,刚才这女子传入自己体内的热气,莫非就是内力?

女子却似没听见他的这句话,身子半歪地靠在树上,眉头皱起,连声喃喃道“奇怪,奇怪?”

少年见她脸色苍白,失魂落魄的样子,又起了些不忍之心,心想她伤得可能有些神智不清,刚才抓自己的那手弄不好已经是垂光反照了。便问道“你奇怪什么?”

那女子摇了摇头,却不回答他。眸子又盯着胡空岩,发出异样光芒,苍白的脸上突然有了些血色,胡空岩被她看得有些悚然,退后了两步。

女子忽然道“剩下的药,你吃了。”

那少年一愣,“这么珍贵的药,你留着吧”

那女子摇摇头“我……没用了,你快吃了。”

那少年想到母亲生前常和他讲的武林故事,心想这药一定能强健体魄甚至增加内力,这女子起先连话都说不出了,吃了这药后,精神大增,可见神效。

她一定是感恩,才让自己吃。想到自己平常背担柴都觉吃力,到漏罐铺,还常被一些小泼皮欺负,不由怦然心动。犹豫了半晌,还想推托几句,终于还是克制不住诱惑,结结巴巴道“那……,那……,那我真的吃了……”。

那女子瞳孔微微收缩,点头缓缓道“你吃吧。”

少年又不好意思的挠了一下脑袋,侧着头看了一眼那女子的脸色,小心翼翼道“你伤这么重,万一还要用这灵药呢?”

那女子显得有些不耐烦,两眉扬起,提高声音道“我让你吃就吃”,不过这一用力似乎牵动伤口,顿时咳嗽了起来,捂住胸口,脸现痛色。

少年见她生气,心想不能辜负她这一番好意,忙道“大姐,你不要着急,我吃就是了”

说着,就张开嘴巴,把药瓶里剩余的药粉一股脑都倒进了嘴巴,那女子眼中露出满意的光。

少年吃完这药粉后,果觉肚子里暖烘烘的,舒坦无比,心想这大姐如此好心,刚才应该给她留一点的,要是她差那么一点药伤重不治,不是自己的罪过么?

又看看那女子的脸色,似乎看他吃下药,精神松弛了许多,脸色比刚才苍白了些,眼神也涣散,精神恍惚,有些不妙。他寻思该赶紧给她疗伤才对,最好先把她背回家,不然躺在路上,她肯定熬不了一夜。

但又想男女授受不亲,自己照顾这么一个重伤的女子多有不便。

他站在那里,紧皱眉头,犹疑半晌。忽然转身就往东北方向走去。女子却从恍惚中回过神来,一警醒,正想和他说话,刚张开嘴巴,看他转身走开,有些情急,没能发出声音,吃力地把右手抬起来,却牵动伤口,只觉嗡的一声,头一歪,晕了过去。

过了约莫小半个时辰,天色已大黑。少年却和一个五十岁不到的中年妇人一起过来。

那妇人手里提着个精致的罩纱灯笼,灯笼上有个大大的“钱”字。

两人走到受伤女子身旁,妇人蹲下身体,摸了摸女子颈项脉搏,又探了探鼻息,皱眉道:

“空岩,她伤得很重啊,要是抬回去,死在我家,那不是晦气吗?”

少年答道:“她躺这里,就肯定死了。方大娘,你心肠不是挺好的吗?”妇人摇了摇头,站了起来,又走到前面男子尸体旁,瞥了一下:“这人死得透”。

她一转身,忽见地面上有东西在月色照耀下闪出光芒,就往前走了两步,弯腰观看,发现原来是一把剑插在地上,她拔了出来,举着灯笼,眯着眼睛,仔细端详。

只见这剑和寻常钢铁打炼成的明显不同,轻薄至极,晶莹剔透。她瞪着,看了半响道“这剑古怪”

少年道“这剑还会飞呢。”

妇人又转过身来扫视了一下,见男尸旁的马上有包裹,打开来看,除了有几十两银子,两三件衣物,一些药瓶,还有一本簿册,另外还有一块铁牌,掂了掂分量,却也不算太重。

她从一件外衣上撕下一长条布,把飞剑缠了一下,放在包裹中,又把包裹系好,沉吟了片刻,扭头对少年说道:“一起把这女子抬到马上。”

两人把女子送回方大娘家,闲话不赘。

此地名为皂角村,因那棵路边的大皂角树得名,这树据说已有七八百岁。被妇人称为空岩的少年,却是当年在飞蓬山采石洞中救了燕疏云的胡空岩。

此时他已近十五岁,父母四年前过世,祖母两年前过世,他靠着打柴过活。他所住的地方却正在当年飞蓬山北面不远处。

六年前大半个飞蓬山凭空消失,原地留下一个大湖,湖中有一个发光的玄色大球。这湖因此被叫成玄珠湖,北面紧邻湖边劈成一半的山崖就叫半蓬崖。

奇变消息传开,来湖边观看者络绎不绝,甚至有富商在湖周建了精舍,或己住,或租卖给闲人雅客赏景探奇。

无垢观里道姑不知所踪。却有好事的武林中人,占据了这无垢观,建了一个玄珠派。

一两年内,武人文人汇聚于周边,商贩店铺也相继开起,几成热闹市镇,有骚人预言此地可与杭州西湖各擅胜场。胡空岩的父母也曾带他到这湖边玩耍过不少时间,还在湖上泛舟捉鱼。

好景不长,仅仅两年后,在这玄珠湖周边乃至半蓬崖上下居住者,陆续都得了怪病。

好几户人家尽数死绝,甚至游玩过的人回去后大多病死。那占了无垢观的玄珠派死了大半,后撤了百多里,另觅基业了。胡空岩的父母也是差不多这个时候病死了,奇怪的是胡空岩本人却没事。

有术士说这玄珠乃鬼界之物,向外散发鬼气,沾染鬼气者就自然活不长。明理的儒士自然觉得这是不经之谈,其中必定另有蹊跷。

但这种说法传开,就更无人敢来,这湖也被改称冥珠湖,简称冥湖了。有不信邪者来此探险,但凡是直接到湖边者,往往三四天内就暴死,靠近湖边一里范围之内者,回去之后也大多生病亡。

在三四里之内待个两三天者,也不免病恹恹,成了废人。这一带竟成了个鬼气森森的无人区。

这皂角村就在半蓬崖北面二十多里,人口颇多。原先以为和那冥珠湖隔着一座山崖应该没事。

大变之后的头三年也确实如此,皂角村里去过湖边的人大多病死,没有去过的安然无恙。但到了第四年,却连那些巨变后,从未踏近冥珠湖半步的村民包括胡空岩的奶奶在内都陆续病死了,不到半年时间,又死掉大半,剩下小半人都搬迁至别处。

胡空岩素来怕死,但冥珠湖之害,却是于他不知不觉之间爆发,待到察觉,他早已不知道去湖边玩耍过多少次,而身边的亲人邻居也差不多死了个干净。

他倒反而不怕了,心想冥珠湖若是要害死自己,那早就死了。现在自己没事,想必就是没事了。况且已成孤儿,又是冥珠湖边病村里出去的,即便有几个远亲,也闻之色变,谁肯收留呢?

就算可勉强过活,又何必再到别处受人嫌弃。村人或搬或死,遗下许多许多无主耕地菜田,他尽可舒服过活。所以就呆了下来。

起先不过是打算留段时间看看。但日子过得无牵无挂,大大符合他苟混度日、得过且过的心愿,就一直到了现在。

这村子里,现在除他之外只剩下方大娘和她孩子董二狗。

方大娘是六年前带着三岁的董二狗,到皂角村的,听口音是山东人。说死了丈夫,投奔亲戚却正赶上那次巨变,她亲戚家就在飞蓬山南边山坡上。

她的盘缠也不够再到其他地方。就想在这附近安个家。

皂角村的钱员外看她四十岁出头,比一般这岁数的农妇还嫩许多,人长得悦目,手脚也麻利,就收留她在钱宅打杂帮忙。

那董二狗长得可爱,人也机灵。村里人都说这孩子聪明,将来必成大器。钱员外还想收他做义子,觉得叫二狗太过不雅,要另取个大名。

方大娘却说这孩子有大名,叫什么图厚,叫二狗这样的贱名,容易养活。

董二狗初来皂角村时,胡空岩常找他玩,但一来二去,就觉得这小崽子有些做作。

那娃娃的大眼睛扫在他身上,不知怎么就觉得不舒服,后来便也不愿接近了。不过那董二狗似乎觉察不出他的态度,每次见到他还总是一脸天真的叫他空岩哥哥,倒让胡空岩有些不好意思。

说来也怪,这方大娘母子也不怕这冥珠湖的邪气,带着董二狗到湖边许多次,什么事都没有。她自己说许是葬在冥珠湖里亲眷保佑所致。

钱员外病死后,钱家搬走。方大娘本不被钱夫人所喜,就留在了皂角村。

钱家怕物件沾染鬼气,倒是大半家当都留了下来,这方大娘索性带着娃娃住进了钱家大院正屋,过起了阔气日子。

附近村落有些泼皮听说了,嚷着无主之物怎能让一个外乡寡妇独占。想来抢些东西,谁料这方大娘竟还有一身武功,三拳两脚就把这些泼皮打跑。

迷糊绿林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