遮天:从女帝的寻宝专家开始

遮天:从女帝的寻宝专家开始
上QQ阅读APP,新人免费读10天
新人需设备和账号都为新

第20章 别离

方运神色肃穆。

或者说,由不得他不肃穆。

此时此刻,羽化仙朝的大人物们齐聚祖庙,平日里沉寂的五色祭坛早就被海量的神力充能、激活,散发出了淡淡的光芒,一个个符文若隐若现,这是大阵处于随时都能够进行传送的表现。

一群羽化仙朝的修行者仿佛朝圣一般地看着五色祭坛,更有远处的不少轮海秘境的老年修行者正在对祖庙顶礼膜拜,他们满含热泪,嘴里似乎在念叨着什么。

平日里难得一见的大人物们就仿佛是不要钱一般一位又一位地出现在这,越是靠近祖庙,越是靠近五色祭坛,修为越是强大。

“他……不会错的!他是我羽化仙朝最年轻的王者,乃是五百年前斩道成功的王者!如今大道已经复苏了几百年,想来他已经是更进一步,王者大成,甚至是成圣了吧?”

一名黑发浓密的男子出现了,他就像是一座神岳一般矗立在那里,眸若神灯,闪烁着幽幽的光芒,似乎可以洞穿人心。

此等强者,若是收敛气息,不说平凡如常人,却也不至于如现在一般,周身萦绕着一种奇异的气息,恍若一缕又一缕的羽化仙光。

不少修行者色变。

“这……这是羽化仙光!”

“我仿佛听到了他的体内传来了不朽神灵的诵经声,只是聆听了一会儿妙音,我就仿佛要升华一般!”

轰!~~

虚空轰鸣,又一位大人物到了,他身穿蓝色衣袍,体内的血液仿佛瀑布一般咆哮着,气息逸散,大有狂狼怒涛之意,强大得令人窒息。

“看!”

“这又是一号大人物!是皇主的第二个儿子!听说二皇子在一百年前就已经是成就仙台,想来如今已经快要斩道了吧?”

“奇怪?他并没有修行帝经?这种水之意境,看起来也是古之圣贤的传承,但比起帝经来要逊色好几个层次吧?”

“哈哈!你不知道了吧?二皇子修行的是他母族的经文,据传,她的母亲在怀他时遭遇到了不知名强者的暗算,当时只有二皇子的舅舅在他的母亲身边,为了保住母子二人,二皇子的舅舅是拼掉了性命才保住他的,也正是因为这个缘故,二皇子才立誓要将母族经文修至绝世大圣,乃至于帝经层次!”

与此同时,一位身着道袍的青年人缓缓地从虚空深处走来,他看上去平平无奇,就是一名普通道人,然而他一出现,现场都似乎安静了一瞬。

“老天!”

“嘶!是他!”

“是圣人老祖!”

“我曾在古籍之中看到过这位圣人!他是在两万多年前成圣的!那个时候还处于大道压制时期,可见其惊艳,没有想到这位居然这么早地就自神源之中破封而出!”

“……”

在《遮天》世界,最见多识广的人是谁?

不是具体的某个人,而是这一个个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的路人甲!

方运带着小囡囡站在一个小角落里,两个不过是苦海境的小修士在这里显得渺小无比,随便来一个人呼吸重了一点都有可能将他们吹倒,吹飞。

哗啦!~~

小囡囡早已是涕泪横流,半点儿未来女帝的样子都没有,死死地抓住了圣体的手,似乎还没有接受这个结局。

然而圣体早就是做好了心理准备,他脸上有着阳光的微笑,不停地安抚着年轻的幼妹。

只是,在方运与其对视之时,后者眼中闪过的一丝愁绪表明了他也并非是如此心大之人。

“我要走了。”圣体平静地出声,这次是谁也阻止不了了,羽化仙朝弄出这么大的动静,不单单是为了壮声势,更是为了震慑北斗各大势力!

看!

你们还稀缺的王者和圣人我们这里有一大堆!

甚至是帝兵一级的武器都有两件!

(成仙鼎残缺了)

你们怎么和我们斗?

方运能够想象得出,这里恐怕被一个又一个的大修行者以秘术窥探着,和前世的现场直播多半没有什么区别。

圣体摸了摸小囡囡的小脑袋,眸光柔和。

最终,他的目光在青铜指环还有青铜鬼脸面具上徘徊着。

“你还带着它们啊……”

圣体拿起了青铜鬼脸面具,手指轻轻摩挲着。

“嗯!”

小囡囡的鼻子还一抽一抽的,小脑袋点了点:“这是哥哥送给我的玩具。”

早年,他们父母早亡,彼此相依为命,流浪天涯,能活下来就不错了,自然是没有什么娱乐用品。

这两个玩具还是圣体拿别人不要的青铜残料做的。

看了看小囡囡,圣体似乎是意识到了什么一般,他知道,小囡囡不单单需要别人照顾她,更需要一股活下去的信念,唯有这种强大的信念才能够在各种困境之中支撑她活下去。

尽管。

他给了方运一件大礼。

但是,他对于方运终究不算熟悉。

将希望完全寄托在别人的身上也是十分愚蠢的。

所以……

“可以将面具借给我吗?我一个人在外面好孤单的啊……”突然,圣体揉了揉小囡囡的小脑袋道:“你一个,我一个,等我回来,我再将面具还给你好不好?”

“?”小囡囡呆了呆,可这是自家哥哥的请求,她又怎么会拒绝呢?

“你一定要还给我哦……”小囡囡强调道。

“好!一定!”圣体接过了面具。

看着兄妹二人深情告别,方运也是心底微微叹息。

“该走了。”

也就是在这时,之前看守圣体的老人如鬼魅般突兀地出现在圣体的旁边,出声提醒道。

“嗯。”

圣体重重地一点头,再次摸了一下妹妹的脑袋:“我一定会回来的!”

“我一定会等你回来的!”小囡囡也是握紧了拳头,眼泪哗啦啦地流了下来,鼻涕更是止也止不住,强忍着哭腔挥舞着拳头道。

圣体离去,只余下他那沉重的背影。

也就是在这个时候,方运似乎是想起了什么一般,挥着手望着前方的背影喊道:“对了,小囡囡的大名叫什么啊?”

圣体的脚步一停,似乎是在思考着什么一般,而后回头,露出大大的笑脸道:

“倾仙,叶倾仙!”

纱笼耿青灯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