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建忍界:以神树逆伐大筒木

第12章 傲骨铮铮九喇嘛

飞雷神的传送确实是忍界第一的赶路神器,就算水门没有当火影,那他背上个箱子并且写上一句:飞雷神快递,那么绝对也能吃穿不愁,过上有钱有闲的富裕生活。

不过这门二代目火影扉间开发的秘术对于使用者的要求实在是太高。

除了扉间和水门之外,整个木叶中就没有其他人能够独立完成飞雷神的使用,不知火玄间、并足雷同、叠伊瓦希三人相互配合使用出的飞雷神之阵虽然勉强也能算上,但实战的价值并不算高,最多只能用于机密情报、单独人员的单向投放,更多的是侧重辅助。

只不过,不管是正牌飞雷神还是缩水的飞雷神之阵,它们都有一个无伤大雅的小小缺陷,如果没有足够的时空间天赋,那么每一次使用飞雷神传送都不亚于体验一次三千六百度死亡大回环的过山车。

相比没事儿人一样的水门,有点晕乎乎的小鸣人,在一旁犯恶心的卡卡西大概就是比较真实的写照,卡卡西虽然也是天才,但很显然他的时空间天赋并不是很高。

若不是这样,他的神威起码还能强上两三个台阶,带土的万花筒给他用,说实话还不如给他个普通的三勾玉来得方便,起码基础蓝耗会降低许多。

缓了好几口气,卡卡西才甩着脑袋清醒过来,这熟悉的一幕让他不由得回忆起了曾经的日子,下意识的,卡卡西翻了个白眼有些幽怨的瞥了眼水门,但很快,意识到自己还是个需要将功赎罪的愚蠢弟子后,他心有歉意的移开了目光,低下了头。

“走吧鸣人,我带你去看看爸爸曾经的战友,他们都是很好的人,我想他们一定也很希望看到鸣人你能来吧。”

嘴里这样说着,水门伸手拍了拍卡卡西的头,牵着鸣人的手向着墓园走去。

在入口不远的地方,他们还遇到了在此等候的秋道丁座,丁座胖乎乎的手上拎着个巨大的保温盒,盒子顶端还有一壶秋道家自酿的清酒,是其他地方找不到的极好美酒。

在汇合后,四人一起走入了木叶的陵园之中。

“这是你秋道取风爷爷长眠的地方,他是个温和的长辈,个子和你丁座叔叔一样,又高又壮,是一个了不起的忍者。”

小鸣人仰起头看着小山一般的丁座,眼里露出了恍然的神色。

“在三年前的九尾之乱中,他为了保护爸爸妈妈,保护木叶而献出了自己的生命,与他身旁的许多英雄一样,他们为木叶付出了一切,沉睡在了这英雄的土地下,小鸣人,不管是现在还是以后,你一定要记住,每一个为了大家的幸福而献身的英雄都是需要被铭记的。”

“嗯,我知道了爸爸,虽然他们的名字有很多,但是我一定会都记住他们的。”

这样说着,鸣人认认真真的对着前方林立的墓碑鞠了个躬,他接过了丁座拎着的保温盒,有些费力的打开,随即,他的鼻子就用力的抽了抽,一股极为诱人的香气从被打开盒子中传出。

因为早上发生了很多轰隆隆的大事,鸣人都没来得及吃早饭,但也因为身材矮小,他根本就凑不到前面去看看到底发生了什么,是卡卡西在人群散开前找到了他,把他带回了家。

虽然肚子发出了不争气的咕咕叫,但是鸣人还是忍着这小小的饥饿把盒子里的一大盘烤肉端端正正的放在了秋道取风的墓前。

“取风前辈,我带着鸣人来看你了。”

水门拿过了酒壶摆出了几个杯子,在将杯子倒满之后,他将剩余的酒水倾倒在墓碑前。

“敬秋道取风前辈,敬木叶的每一位英雄。”

与丁座一起端起酒杯一饮而尽,吐出一口浊气的水门拉着鸣人坐在了地上。

“我不客气了,取风前辈!”

水门双手合十大声说道,丁座也笑着递来了三双筷子,人人都有。

“浪费食物是秋道家最不能容忍的事情,对吧丁座。”

“当然,这是我们秋道一族代代相传的祖训。”

“既然已经祭拜过了,那么就不能把这些烤肉浪费了对吧。”

水门伸手刮了刮鸣人的鼻子,“取风爷爷知道了也不会生气的,反而会很高兴我们没有忘记他,忘记他们。”

“肚子饿了吧?”

鸣人乖巧的点点头,在得到允许之后,他开心的对这位未曾谋面的取风爷爷道谢,随后加入了这给死寂墓园带来了一丝生气的祭拜之中。

这是鸣人出生以来吃得最好的一次,不仅仅是因为他身旁有着爸爸的陪伴,就味道而言,肉汁饱满的秘制烤肉是略略胜过一乐大叔的拉面的。

祭拜完取风之后,丁座适时的告辞,水门带着卡卡西和鸣人继续沿着小路前行,当他们来到了一处土壤有被翻动过痕迹的坟墓前时,水门停下了脚步,而卡卡西此刻也陷入了前所未有的难堪沉默之中。

“爸爸我昨天就是从这里出来的。”

水门指了指自己还没被拆掉的墓碑,甚至在不把玖辛奈复活之前都不打算拆掉的墓碑说道。

这样会让人做噩梦的说辞果不其然的让鸣人缩了缩脖子,虽然这话是没错的,但依旧感觉怪怪的。

“但如果埋在了下面,不是代表已经....牺牲了吗?”

“是这样的,没错,不过爸爸在看到了一些事情之后,觉得这件事情不得不管,爸爸也舍不得鸣人,所以爸爸必须站出来,不让鸣人继续被欺负,谁也不能欺负我的儿子,哪怕是六道仙人也是。”

水门掷地有声的开口,虽然鸣人还是有点没听懂,但他露出了个傻傻的笑容,他只需要听懂爸爸是舍不得他,是爱着他的,他就很满足很满足了。

“那妈妈呢?”

“妈妈她呀。”水门顿了顿,不过很快就打起了精神道:“妈妈还需要再等一段时间才能和鸣人见面,妈妈告诉爸爸,在她出现在鸣人面前的时候,她要用最好看的样子给所有人一个惊喜,给鸣人你一个大惊喜。”

“所以鸣人不要着急哦,这一天会很快的,我不会让你,也不会让妈妈久等。”

“嗯!”

“不过要是你着急了,其实现在也可以看到妈妈,只不过时间会短一些,只有几分钟,鸣人你想看吗?”

“想!这是真的吗,爸爸?”

脸上完全被幸福填满的鸣人拉着水门的袖子期待的开口,“不管是一分钟还是两分钟,只要能看到....我就很高兴了,真的很高兴。”

“那么闭上眼睛,我带你去看妈妈。”

在鸣人乖巧闭眼之后,水门轻点鸣人的肚子,将八卦封印解开了一道口子。

九尾的查克拉并没有因此而肆意外散,虽然被分为了阴阳两面,但是九尾依旧能够和彼此沟通,他们本就是一个完整的个体。

滴水的囚笼在水门带着鸣人进来的时候变成了和他体内一样的青山绿水,只不过那个笼子的大门没有完全敞开,鸣人和水门不同,他的年龄还太小,就算是要全部开启,也需要等他长大一些,身体更强壮一些。

九尾对此表示理解,更何况,相比惹怒一个死而复生就为了照顾儿子的父亲,不就是大门不能全开嘛,这点小事儿算什么,还不都是闭着眼睡大觉。

之前在将九尾封印在鸣人体内留下的查克拉也因为封印被水门解开许多而被释放,那时候的自己就不需要露面了,水门把仅剩不多的时间交给了玖辛奈。

与初见水门时的情况不同,早就有了心理准备的鸣人在看到了那红发的人影之后没有迟疑与犹豫,那略有些跌跌撞撞的奔跑是毫不掩饰的喜悦与怀恋。

有哪个孩子不会想他的爸爸和妈妈呢?在今日前从未体会过什么是父爱和母爱的鸣人对这样的情感一直都有着迫切的渴求,但之前他求之不得,甚至连善意都少有人会施舍给他。

会在整个木叶都对他口诛笔伐恶语相向时感逆着这‘潮水’给予鸣人善意的也只有、唯有那位不知全名的一乐拉面大叔了。

水门没有打扰母子两人本就不多的相处时光,他只是静静的在他们身旁听着,听着玖辛奈絮絮叨叨的说着些细碎的琐事,说着那并不让人厌烦的认真叮嘱。

都不是些大事,但都是些贴心的细语,其中浸透了作为母亲的玖辛奈对于鸣人无可置疑的爱。

但分别总是会有的,虽然这只是短暂的分别,可依旧让鸣人依依不舍,就在牵着他的那只手消散之后,鸣人有些委屈的仰起头说:“妈妈会回来的,对吧?”

“当然,我保证。”

“我们拉钩好不好?”

“嗯!”

在一旁打盹的九尾悄咪咪的睁开了一条缝,他瞧着不远处的父子俩,不知道为何,他也有些怀念了,在怀念当初,也是有人这样牵着他的手,笑眯眯的摸着他的头,那是多么温暖的感觉啊,哪怕是现在回忆起来,依旧是有些暖暖的。

“对了鸣人,这是住在你肚子里的大狐狸,他的名字叫九喇嘛,以后你们也要成为好朋友哦。”

听到水门这样说,鸣人壮着胆子靠近了一些,但还不等他打招呼,九尾就猛的一下睁开了他能吓哭小孩子的眼睛。

“哈哈哈,果然是个小鬼。”

九尾露出了他满嘴的獠牙,恶劣的笑着。

“我才不怕你呢!”

鸣人往水门的方向凑了凑,随后对着九尾做出了个鬼脸。

“这大狐狸好坏。”

鸣人悄悄的开口,虽然这样说着,但他还是露出了一个大大的笑容。

“对,是会吓小孩子的坏狐狸,而且还是个笨狐狸。”

“哦,是吗?”鸣人眨着萌萌的大眼睛问道。

“是初代目火影柱间大人说的。”

“原来如此。”

恍然大悟的鸣人突然就不生气了,虽然他本就没对九尾有什么恶感。

“既然是只笨狐狸,那我就原谅你啦,九喇嘛。”

脑袋上突突突的蹦着#号的九尾顿时就被逗得开始了日常的高血压,可见着说完这话小跑着过来抱住自己爪子的鸣人,好像似乎大概....还是大狐狸不记小人过吧。

嗯,绝对不是因为他又想起了刚开始和水门见面时,那妖异的红眸与那实质化的杀气。

铮铮傲骨九喇嘛绝对不是这样的狐狸!

绝对不是!

极光散落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下载QQ阅读APP,抽取角色卡牌>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