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怂的李医生

第8章 蒋娟的指导(求推荐票 月票 收藏)

可就在她刚双腿落地,两手扶着床沿时,她痛苦到扭曲的表情陡然间变化。

苍白的脸色有了血色,愁眉舒展,“竟然不痛了!”

“你这个病虽然没有实质性的病变,可痛起来不比那些弱多少,你坐凳子上,手放在脉枕上,我给你开点中药吃。”李秀立平静回答。

“好的。”

病人坐在凳子上,伸出了一只手,很是配合。

李秀立号脉完毕,了然于胸,果然与自己的判断一致,随后他继续道:“伸舌头看看。”

“啊!”

病人伸出了舌头。

舌面整体淡淡的,红红的,两侧舌边比中间略红些。

这个病人从检查上看似没什么大问题,腹痛却很明显,尤其是脉弦特别明显。

于是他问道:“你除了腹痛,还有哪里痛吗?”

“没了。”

“那你还有哪里不舒服吗?”

“我手脚冰凉冰凉的,在家烤火也是冷。”

如今已是过了谷雨,气温并不是太冷,穿一件单衣就足够了,实在不行可以披一件薄外套。

可这病人身穿厚外套,刚才切诊时冰凉冰凉的。

“医生,我这到底是什么问题?我已经去了人民医院开了三天吊针,一直没什么效果,所以才想过来这里看看。”

李秀立思忖着,‘手足不温,脉弦。阳郁厥逆证。’

作为三本渣渣,这句话出自哪里他没一点印象了。

对他而言,能够记住这句话,已经相当不容易了。

于是他开始分析,“阿姨,你这个是外邪传经入里,气机郁遏,不得疏泄,导致阳气内郁,不能达于四末,所以手脚冰冷。肝气郁结,疏泄失常,木郁乘土,所以脘腹疼痛。”

“哦”病人缓缓点头。

“这样吧,我给你开三副中药。”

他再次打开门诊系统,选择门诊开药,手指噼里啪啦地打字,‘炙甘草,枳实,柴胡......’

“阿姨,开好了,你去收费室交钱,然后再去中药房捡药。”

“谢谢医生了。”

病人客客气气的谢了一句,随后离开了诊室。

可下一秒,她又跑了进来,“医生,这个药贵不贵,贵的话我就不要了!”

“不贵,您放心,三付不到三十块钱。”

病人走后,诊室安静了下来。

叮!

突然,李秀立的手机响了一声。

蒋娟:‘李医生你好,刚才我已经收到了史叔叔的消息,他说先在你们科室的另一个医生那里住一段时间。’

‘是的。病人有自己的选择权利。’

‘这个我知道。我今天又仔细看了他的资料,我估计这个病人病情会急剧恶化,所以先提醒你。’

李秀立心中咯噔一下。急剧恶化,是可能出现呼吸困难吗?

‘蒋医生,你是说这个病人可能会出现呼吸困难吗?’

‘不是,我估计可能会完全性瘫痪。’

‘那我该如何办?’

对于这种疾病,李秀立并没有多少的经验。虽说得到了系统就加持,可依旧是感觉还有很多知识需要学习。

此刻的他,好期待负面评价。

指不定下次就有更牛逼的技能出现。

‘放心,你收什么疑问可以问我,我会第一时间回复你的。’

‘哈哈,有你这么说,我就放心了!’

......

——————————

史玉办理住院后第三天。

李秀立打开微信,开始与蒋娟汇报史玉的最新进展。

‘蒋医生,史玉双下肢的肌力已经不足四级,肌肉迟缓,今天两侧小腿还出现了麻木感。’

‘我知道了。你们这边给他做了什么治疗?’

李秀立虽然并没有参与治疗,可自己这几日没有治疗病人,倒也有空站在王明的一旁观看。

王明则是无所谓的样子,始终是一副微笑样貌,自顾自的针灸。

‘他的主管医生给他腰部和双下肢做了针灸。’

‘主要经络呢?穴位呢?’

针灸讲究‘离穴不离经’,因此在针灸开始之前,必须拟订好患者的主要治疗经络。

‘腰部扎的是膀胱经,下肢选的是膀胱经和胆经。’

‘哦,我知道了。’

‘另外,除了这些治疗,还做了哪些治疗?’

‘我们还给他做了温针灸,两侧大肠俞的位置打了复方当归注射液和维生素B12。’

‘还有呢?’

‘就这些了。’

‘就这?’

蒋娟还发了一个捂脸.jpg表情。

神马情况?

是我们哪里做得不够吗?

这时,李秀立的微信再次收到蒋娟的消息,‘如果是这些治疗,这个病人估计不会有太大的效果。’

‘此话怎讲?’

虽然他不是管床医生,可给来治疗,他的治疗方案与王明不会相差太多。

‘这个病中医归类为痿症,也是虚症,必须要以华佗夹脊穴和阳明经为主。’

‘这个我也知道。’

‘可经络对了,这还不够,还必须配合一定的针刺方法,不能应付了事。’

‘李医生,醒脑开窍疗法听过吧?’

‘我听过。是中风病人常用的一套针法。’

‘给这个病人委中强刺激。’

李秀立:“???”

醒脑开窍疗法他听过,也曾在市里的学术年会中学过,可他一直停留在治疗中风偏瘫的思维误区中。

‘我发个视频给你吧,里面有我的操作醒脑开窍的动作。’

没等李秀立同意,蒋娟便发来了三个视频。

视频中,蒋娟身穿白大褂,扎着一束马尾,脸蛋很干净,没有任何化妆的迹象。她的皮肤白嫩如出水芙蓉,明眸皓齿。

学姐竟然比在渣渣三本上学时漂亮了不少!

一口气看完了三个小视频,李秀立如痴如醉,竟是又看了一遍。

“原来,我们的针法都太温柔了!”

针灸有针感一说,即酸麻胀痛四种特殊感觉。

而醒脑开窍则是将这四种感觉发挥到了极致,尤其是‘麻’字更是一绝。

蒋娟就在视频中说过,醒脑时针刺水沟,必须以眼睛湿润为度。

李秀立想一想都觉得自己的头皮发麻。

神志模糊,甚至昏迷的病人,必须得强行刺激其水沟,让其潜意识下疼痛,最终眼睛流出泪水。

学到了,学到了!

方法学到了。那问题来了。

农民伯伯不让俺针灸啊!

如今,只能先继续观察这个病人的情况。

李秀立放下手机,走出客厅,看到老爸李金堂正在刷小视频。

“爸,你咳嗽好了些吗?”

“好了些,没这么咳嗽,气也顺畅了不少。”

其实他不用问,也知道效果不错。

这几日,他在家里,都能听到老爸咳嗽的频率和音量,都小了不少。

这就是有效的证明。

手持小黄瓜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