恋爱吧,实习生

恋爱吧,实习生
上QQ阅读APP,新人免费读10天
新人需设备和账号都为新

第14章

深吸一口气,丁洛嘉慢慢把昨晚到雷奕铭家照顾他,以至那个意外之吻发生的缘由及经过,一一告诉了丁母。

“妈,我觉得自己好奇怪,经过昨晚那件事后,我竟然再也找不到讨厌雷奕铭的理由了。”丁洛嘉满脸懊恼,“是因为我跟他吻过两次,所以,对他的讨厌才会消失吗?”

还是,其实经过一连串的事,她老早已经不讨厌他,只是她还误以为自己只是没那么讨厌他呢?

丁洛嘉不知道,她整个人都乱了!

从出生到现在二十多年,她从没试过迷失自己的。

“他第一次吻我的时候,我是很抗拒的啊!可是,这次我却……”她说不下去,“我明明对他没意思啊!”

和雷奕铭接吻,丁洛嘉无法欺骗自己说那很恶心,反之,她觉得很舒服、很美妙。

“如果,你对那位雷先生早已萌生出情意,那么,你找不到讨厌他的感觉,也不抗拒他的吻,这样事情就很容易理解了。”

“什么萌生出情意?我对那登徒子才不会有什么情意哩!”丁洛嘉立时否决了母亲的推论。

“女儿啊,爱情是会悄悄萌芽的。或许,在你不知不觉间,已慢慢的被雷先生所吸引了。”

“才没有!”丁洛嘉坚决否认到底。

“那你怎么解释自己一点也不抗拒他的吻?虽然这个年头,不再强调玉洁冰清、守身贞节等规范,可是,我们女人呀,还是会抗拒和并不心仪的男人接吻的。”丁母说得头头是道。

“这……”伶牙俐齿一向是丁洛嘉的代名词,然而当下,她这张名嘴竟找不到一言半语来反驳。

过了良久,丁洛嘉才反驳回去:“我不抗拒跟他接吻,这个还不简单!怪事年年有,现在只不过多一桩而已,有什么好稀奇的呢?总之,我没喜欢他!现在没有,将来也不可能有!”她一再强调,完全忘了越描越黑是什么意思。

“真的是这样吗?”丁母投以疑问的眼神。

“当然!”丁洛嘉努力用笃定的语气说,但成效好像不大,因为,她好像连自己也说服不了。

跟母亲用过午膳,倾谈过后,丁洛嘉觉得烦恼非但没有减少,反而增加了。

沮丧地回到霖菲法律事务所,才刚踏进办公室,她便遇见害惨了她的罪魁祸首。

“嗨!”雷奕铭笑着打招呼。

害她不得安宁的人,居然笑得这么高兴?这世界还有没有天理?

“雷先生,有事吗?”丁洛嘉一脸冷淡不已的表情,像是为了加强证明自己并没喜欢上他。

“雷先生?这称呼真刺耳!”

“那我改喊你雷奕铭先生,会不会好一点?”

“不会,你叫我奕铭最好。”

“我很忙。”丁洛嘉走到自己的座位,坐下来,拿过上午正在处理的公文。

“你很忙?但刚才陈学义律师跟我说,你手上没什么文件是急件。”他跟上去。

“就算不是急件,也是实习范畴里必须完成的工作,雷先生,我想,你应该不会黑心地想让我实习不合格吧?”

“我敢说,他们绝对不会开除你。”如果勤奋、聪颖的她,也被评为不合格,他实在想不到,哪个法律实习生能有幸得到合格的荣耀。

“天真的雷先生,这个世界没有绝对。”她冷哼一声。

昨晚一整夜都被他的“冤魂”缠绕不堪,不损他一下,她不甘心!

“你说得对!所以,之前你对我说的绝对不会喜欢我那句话,也是不成立的。”

话题扯到敏感话题上,丁洛嘉顿时心口微窒,但表面上仍是维持平静。

“雷先生,要作梦请闪到一边去,我要开始工作了。”她低下头,刻意把全部视线落到文件上。

“我不是作梦,我是有根据的。难道,你没有听过“一吻定情”这句话吗?我跟你前后吻过两次,情老早就给定下来了!”

骤闻吻一字,丁洛嘉握住钢笔的小手,倏然收紧。之前和他接吻的情景,不顾主人的反对,悉数在大脑重现一遍。

心脏,不受控地怦然一跳。

“我没听过。”她板着一张脸。

“那你现在可要听清楚啰,这可是和你很有关系的。”

“在外国,吻只是友好的表现,打个招呼,就定情了?这未免太儿戏了点吧!”

“原来在你心目中,吻只是打招呼的一种模式,那,你现在要不要跟我打个招呼呢?”说时,他更为俯下身,拉近彼此的距离。

在商场行走的人,都深谙打蛇随棍上的道理,雷奕铭当然也不例外。

“无端端干嘛要跟你打招呼啊?”她瞪他一眼。

昨夜那意外一吻,已让她烦恼至今,若现在再跟他接吻,她不晓得在她有生之年,他这抹冤魂会不会自她脑海消失。

“我是霖菲不可失去的重要客户,而你是霖菲的实习生,万一我因某种原因,兴起另觅律师事务所的念头,那霖菲可要就面临有史以来最大的危机了。霖菲有事,你也不能独善其身吧?”他一边说,一边露出一抹狡兔般的笑痕。“这样,你还会认为跟我打招呼是无端端、不必要的吗?”

“你!”丁洛嘉恨得牙痒痒,一双水眸射出杀人的目光。

当下,她打从心底后悔昨晚一时之仁,跑到他家去照顾他!对这种恶魔,她该完全置之不理才是!

如果昨晚她没去他家,那个困扰她的意外之吻,也就不会发生了。

她真的好后悔!

“你这种仗势欺人的混蛋,病死算了!”若不是顾及现下身处办公室,她真想起身,给他一记重拳。

“经你悉心照料,今早起来,所有不适统统不翼而飞,这得感谢你这个大功臣呢!”

“如果你想表达你对我的谢意,请你马上离开我的视线。”丁洛嘉努力沉住气,不让怒火烧断理智神经。

“离开是没问题。”事实上,今天他行程颇紧,超高效率的在雷氏处理完压得死人的工作后,紧接下来,他得去别家公司签约,车子驶经霖菲法律事务所时,他兴起突然忙里偷闲,来会佳人一面的想法,于是就来了。

“但临走前,能否再给我一分钟时间?”

“好,你说。”也不差这一分钟。一分钟后,送走瘟神。

“下星期我要到东京出差四天,需要一名律师同行,协助洽商,你要一起去吗?”

“你说什么?”丁洛嘉瞠大眼睛。

“中文。”他不忘幽上一默。

没空斥责他不合时发挥的幽默,丁洛嘉一脸正色,道:

“雷先生,谢谢你的盛情邀请,但很遗憾的是,我必须告诉你——我拒绝。原因如下:第一,我还不是律师;第二,我还在实习阶段,不能随意离开霖菲;第三,我和你非亲非故,我想不到任何理由,跟你孤男寡女去东京。”

“丁小姐,谢谢你的婉言拒绝,但很遗憾的是,我必须告诉你——你错了。原因如下:第一,你是个懂日语的准律师;第二,你虽然还在实习阶段,但只要我出面,你要离开霖菲几天,绝无问题;第三,我和你吻过几次,若强说非亲非故,未免说不过去;第四,作为一个实习律师,吸收多点真实协助洽商的经验,对你来说有利无害,你大可把这次出差东京,视为一次难得的实习良机。

综合以上种种,我想不到任何理由,你不跟我去东京。”

洛千玖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