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美年华恋上你

第11章

“小凯,你知道吗?幸运之神终于眷顾我了……”

季凯还是第一次看到她那么疯狂,揶揄着她:“中乐透头奖了吗?”

“什么乐透?我找到工作了啦!”

季凯也真诚的为她感到开心。“恭喜你,是什么样的工作?”

“助理。只要会一点文书处理就可以了,老板愿意给我机会试试。”

“小钰钰,你真厉害!”季凯笑着,宠爱地揉着她的发。

孙钰笑得眼睛都瞇成直线了。

“我有烤箱,我们来做蛋糕吧!我刚刚到超市买了一些材料……”心动不如马上行动,她迅速地把材料拿到厨房。“不要嫌麻烦,自己做蛋糕比较便宜……”

“你会做吗?”

孙钰马上反问:“你不是会做吗?”

“会炒饭不见得会做蛋糕。”会炒饭就会做蛋糕,这是什么逻辑?

“我记得屋子里有一本……”孙钰吐了吐舌,趴到床底下找了老半天,终于挖出一本美食杂志。“找到了!这是我同事送我的,这时候可派上用场了。”

“你确定?”他们俩都没有经验,真的要做蛋糕?

“当然,我想好好庆祝找到工作嘛!做蛋糕最适合了,好玩又好吃。”说着,孙钰硬是把他拉到厨房。

对于季凯,她可是推心置腹的把他当成哥儿们,有什么心事都跟他说,想尝试什么新玩意,自然也要拉他下海啰!

“我们先来搅面粉吧!”看她手忙脚乱的,季凯翻着杂志,很快地整理出一套做蛋糕的顺序,也教她照着做,怎知做到一半,发现杂志的某一页被撕走了。

“咦?怎么会漏了一页?”

可恶,她才要发挥实力耶!孙钰猛抓着头发,没发觉她手上全是面粉,几绺发丝都被她揉白了。

这回不找救星是不成了!季凯暂时离开厨房,打了通电话到关铭哲家里。

“暖暖,是我,季凯,我想请问你怎么做蛋糕……喔,这样啊……我知道该怎么做了,谢谢你……”

挂上电话,他信心满满地回到厨房,看到孙钰伤脑筋地哇哇大叫着。

“完了,接下来怎么办啊?”

“交给我吧!”季凯接手她的工作。

“咦?你怎么知道下一步该怎么做?”孙钰一副很怀疑的表情。

“你的脸……”看着她的发、她的颊上都是面粉,季凯啼笑皆非地想帮她揩去,却忘了他手上也沾有面粉。

“你在干嘛啊?”孙钰照了照镜子。“天啊!我的脸都是面粉了啦!”

“小钰钰,你好可爱。”可爱得让他想捧腹大笑。

孙钰瞪着他,不以为这是赞美。她不甘心地朝他伸出魔爪,展开猛烈的攻击,非得在他脸上留下面粉不可。

“别玩了……”她忘了要做蛋糕了吗?

“不要,我就是要玩……”孙钰扑向他。

他太高了,在他刻意的躲避下,她根本碰不着他的脸,就只能在他胸前、颈子上捉啊捉的。

“别捉了。”她的力道像搔痒般,有着要命的诱惑力。季凯的心因她而微微骚动着,忙不迭地捉住她的柔荑。

以往,他就只会热烈地送鲜花、送戒指讨女友欢心,约会则是一起到山上看夜景或是洗温泉,他总认为,这才是谈恋爱。

但他忽略了平凡就是快乐,一盘热腾腾的炒饭其实远比吃山珍海味美味,自己动手做蛋糕也比出去兜风快乐多了,是她让他体认到这一点。

“好吃。”像是要掩饰什么,季凯的食指点了点她沾满面粉的脸颊,一尝。

孙钰的心漏了一拍,他看似无心的动作,惹得她芳心大乱。她的手心发热着,喉咙像是哽着什么,一点声音都发不出。

怎么会变成这样?他们不是好室友、好哥儿们吗?她为什么会有这样的反应?这样的情况似乎有点不妙……再让他住下去好吗?

“怎么了?”

“没……没事!”孙钰装成若无其事的样子,“快把蛋糕放进烤箱吧!”

蛋糕不久后烤出来了,差强人意,没烧焦得太离谱。

她和季凯各自拿着鲜奶油包、巧克力包在蛋糕上做着造形,写着字,玩得不亦乐乎,只差没用奶油在彼此的脸上作画。

那晚他们吃着蛋糕、喝着啤酒配上几样小菜,像办同乐会似的,气氛十分热络。

孙钰醉了,迷迷糊糊地酒后吐真言:“小凯,我跟你说,我孙钰这辈子最讨厌医生了……”

为什么他偏偏是个医生啊?那是她最不愿意接受的职业。

“那你也讨厌我啰?”季凯的酒量是有练过的,自然不会因为几罐啤酒就喝醉。

为什么她讨厌医生?他多想这么问,但趁她醉酒时问,太乘人之危!

“总之我不讨厌你……”

“真的?”他该感到荣幸吗?季凯把她抱上了床,为她盖上薄被。

“嗯,我喜欢你……”孙钰迷迷蒙蒙地说着,让人分不清真假。

季凯知道自己对她有几分好感,但他没想到他会像个小伙子似的,为这句告白毛躁了起来。

她说喜欢他,是怎样的喜欢?室友的喜欢?哥儿们的喜欢?还是……

怪了!他早习惯了女人的告白,被告白了,通常也没什么特别的感觉,但是她说的“喜欢”,却让他打从心底在意起来。

她醉了,脸蛋泛上了红潮,看起来好迷人、好可爱,看着看着,他的心无法控制的起了化学变化,糟糕,他想吻她,怎么办?

季凯真想揍自己一拳,揍掉这个乱七八糟的遐想。

他想要光明正大地吻她,而不是趁她意识不清时吃她豆腐,可他就是无法控制自己。睡得像天使般无瑕的她,在他眼中无疑是这世上最可爱的女孩。

“晚安,小钰钰。”最后,他还是只轻吻了她的唇,就那么一碰,他的心有些微热,好久都无法平复。

侧躺在她身边,看着她的睡容,他向来漂泊的心莫名地感到了安定,他热爱自由的心也像是被她制约了。

他喜欢待在这窄小的屋子,喜欢和她斗嘴、喜欢听她诉苦、又哭又笑。

“睡吧!你的梦想就快要达成了……”

经过几天,鸽子小灰的伤势终于好多了,孙钰于是决定放生。

让小灰获得自由,总比成天把牠关在笼子里好吧!所以,在多方考虑之下,她和季凯选了个空旷的地方,看着小灰飞离了她的视线。

“难过吗?”季凯以为她舍不得。

“才不是呢!我很高兴。”她只是有点心事罢了。

她原本以为找到工作就安定了,可是助理的职位就是每天做着重复的事,还得兼任泡茶、打扫和跑腿这些打杂的工作,她开始怀疑自己是否能长远胜任这份工作。

能糊口就好了,助理的薪水也远比当服务生可观,她还在不满什么?或者该说,她到底想要什么样的工作?她的梦想是什么?

“小凯,告诉我,为什么你会想当医生?”

季凯不解她怎么会突然问他这个问题。“医生可以救很多人,这是我从小到大的愿望。”

当然,他从小就背负着继承医院的使命,别无选择,就只能当医生。

但他是真心喜欢救人的,只是,随着外科圣手这个名号打得响亮,他肩上的重担就愈来愈重,已经忘了什么是他救人的初衷了。

小乖不太乖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你有一张卡牌待抽取>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