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成年代文的作精女配

穿成年代文的作精女配
上QQ阅读APP,新人免费读10天
新人需设备和账号都为新

第25章 剧情的力量

夏安安看着手上的钱票,除了一封信,夏家人又给她寄钱了,夏安安觉得她现在就是个名副其实的啃老族了。

把钱放下,夏安安拿着信认真的看了起来,可能是因为想法的转变,夏安安现在看夏家人的信,跟刚来时候的那封信,完全是不同的心情。

刚开始更多的是局外人的看法,能看出夏家人对原主的爱,但也只是看出,然后羡慕一下,现在却是完全不同的感觉。

信上说,夏安安下乡也3个多月了,隔着那么远,也不方便来看她,要自己照顾好自己,缺什么东西就写信给家里,入秋了,天气渐渐冷了,怕她在这边买不到什么好看的衣服,给她把厚衣服都寄过来了,要记得去取。夏安安上次寄回去的东西也收到了,让夏安安在乡下就不要惦记着家里了,她们在城里什么都不缺。

把信看完,夏安安又看了随着信一起寄过来的钱以及票据,多是一些全国通用的布票肉票,倒是实用。

夏安安想夏家人对自己那么好,人都是相互的,看下次去山上能不能找到什么东西,乡下虽然不比城里,但也有很多东西是城里没有的。

把钱票仔细收好,又把信跟上次的放在一起,夏安安看时间不多了,就准备稍微眯一会再去上课。

“夏安安,准备走了。”

夏安安感觉自己才刚眯一会,就到时间了,也没办法,打工人身不由己。

“来了。”

夏安安半眯着眼宛如行尸走肉般的走着,引得顾南之频频发笑,要是平时夏安安肯定要怼她,但现在没精力,本来早上就起的早,中午也没怎么休息。

夏安安是没休息好没劲,顾南之看夏安安这样子知道她不会理自己,也就没再说话,两人沉默的往走。

要去学校得经过一条河流,河流从田边流过,还有不少人在田里劳作,见到夏安安两人都纷纷跟她们打招呼。

“夏老师,顾老师,去上课啊”

自从上次夏安安给学生奖励了糕点后,大家对夏安安的称呼也改了,都从原来的夏知青,变成了夏老师,顾南之也跟着沾光。

“救命啊!有人落水了,快来救人。”

忽然传来呼救声,夏安安瞬间就清醒了。

听到声音,本来在田里劳作的人,也都放下手里的活,往那边跑。

这时候的人都很淳朴,还没有碰瓷那一说,谁有事都会尽力搭把手。

“快去看看,谁落水了。”

“快去救人。”

夏安安跟顾南之两人也赶紧跟着过去。

夏安安还没跑到岸边就见水里已经下去了几个人,还有几个手拉着手站在岸边准备随时接应。

落水的人不停的拍打着水面,看的人焦急不已,岸上的人焦急的指挥着,“往左边一点,快了快了。”

因为水流的干扰,夏安安看了几次才看清,看清之后就楞住了,居然是叶青青。

怎么会,小说里没写过叶青青落水的事啊!除了男女主初遇,叶青青在山上受伤以外,一整本书都顺风顺水,难道她看的是盗版,不对啊!她花钱了的。

夏安安甩了甩头,现在不是想这些的时候,还是先把叶青青救上来再说。

看着众人在水里那么就都没把叶青青拉上来,夏安安又往边上走了点,看了看水流,她觉得自己可以,没想到她这个作精女配要去就女主了。

夏安安准备下去,就被顾南之拉住了,“你干嘛?”

“救人啊!”不然我闲着没事跳水玩?

顾南之拉着夏安安不让她动,“你添什么乱,老实待着,我去救。”

看着顾南之,夏安安好像明白了,不会是男女主的初遇被她给搅和了,现在又再创造新的机会,所以才会那么多人都在水里扑腾,就是碰不到叶青青,因为他们都是在原书里没有名字的路人甲。

这是剧情的力量?男女主的初遇还是会发生,那她的结局呢?

一声惊呼,把夏安安从乱七八糟的思绪中拉出。“抓住了,抓住了。”

夏安安看去,原来是叶青青被人抓住了,但抓到她的人却不是顾南之,而是林一舟。

这是怎么回事,夏安安有点反应不过来,怎么是林一舟这个男二,男主呢?再一看,顾南之离叶青青还有一段距离。

原来林一舟是从下游过去的,正好接着叶青青。

“快快快,游过来了,快来搭把手。”

在众人的帮助下,林一舟带着叶青青成功上岸。

“青青,青青,你醒醒。”林一舟带着叶青青上岸,顾不得其他,着急的叫着叶青青,却没得到半点回应。

看着叶青青昏迷不醒,脸色苍白,众人心下微沉。

“二哥,你怎么样?有没有事?”林月梅见自己哥哥上岸,提着的心终于放下,赶紧凑到前面去。

林一舟担忧叶青青,这会实在没功夫回答,林月梅也不在意,见自己哥哥除了全身湿透,看上去有些疲惫,没有什么事也放下心来,跟着担忧起叶青青。

叶青青在水里挣扎许久,渐渐脱力往下沉,辛亏林一舟救的及时,不然一旦沉下去,后果不堪设想。

没一会,叶母也来了。

有人眼尖,还在水里就认出叶青青,赶紧跑去叫叶母,好在叶母就在附近干活,很快就来了。

听到女儿出事的消息,叶母来不及多想,赶紧往这边跑,远远的看到地上躺在人,一个腿软差点摔倒,强撑着走近。

叶母走近看着闺女脸色惨白,胸口只有些微的起伏,像是没气了一样,整个人摊坐在地上。

“我的闺女啊!呜呜呜。”叶母六神无主,完全不知道该怎么办,抱着叶青青悲痛不已。

围观的人也不知道该怎么办,他们就是些庄稼汉,也不懂这些。

一时间,气氛沉重许多,从小看着长大的孩子,忽然间躺在那昏迷不醒,众人脸色都很不好。

“都让让,我有办法,让我试试。”

忽然,人群外传来一道声音,这声音在叶母听来,如同仙乐。

春茶煎雪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