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宠盛夏:撒旦总裁别想逃

第84章 想念

苏盛夏就这样躺在床上想着,她想现在欧奕澄在做什么呢?一定是抱着美女吧?是韩琴还是别的女人呢?苏盛夏敲敲自己的脑袋,为什么要想那些来折磨自己呢?

“别敲了,你不疼么?你不疼我看着心疼。”李锐买了吃的回来就看见苏盛夏在自己打自己。

“你都知道了对不对?”苏盛夏问李锐。

“我知道什么?”李锐一边问着苏盛夏,一边在弄吃的。

“你知道我跟欧奕澄的事情,你也是从中国来的,你会不认识我,不认识欧奕澄么?”苏盛夏看着忙着给她凉粥的李锐说。

“我认识,但是那又怎样?”李锐并不想提起欧奕澄,他觉得就该让欧奕澄从苏盛夏的生活中消失。

“你知道我们的事情对吧?否则你刚才为什么会那样说呢?”苏盛夏有些带质问的问李锐。

“我不知道你们的事情,但是我知道你的未婚夫是欧奕澄,他在镜头前宣布过的。”李锐不否认认识欧奕澄不否认认识苏盛夏,但他不会告诉苏盛夏他已经调查了她的。他相信没有谁会喜欢被谁调查吧。

“我说那句话是因为看着你自己独自一个人,看你在梦中也在叫他,既然那么爱他为什么要离开他的身边的呢?离开肯定是因为有原因,那既然你都选择离开了,为什么还要那么恋恋不忘?既然那么恋恋不忘的,为什么还要离开?”李锐一点不留情的说。

“我是不是笨蛋?明知道他不爱我,明知道他在报复我,我那么清楚他的意思所以我才离开的,可是为什么我就是忘不掉他呢?”苏盛夏说着就掉下了眼泪,这段时间以来,她从来没有对谁说过这些话。

“这是失恋的过程,难过一段时间就会好了,你现在离开他已经很远很远了,他现在或许又有了新的生活,那么你是不是也该有新的生活呢,你为什么要活着你跟他的爱情阴影里面?”李锐其实一点也不会安慰人的。

“失恋的过程?”她的心好疼啊,他有了他的新的生活,他现在身边是谁?以后他会跟谁过一辈子,那都跟她没有一点关系了。

苏盛夏止不住的掉眼泪,她不要那样,她真不要,苏盛夏摇着头:“为什么啊,为什么要这样,他……怎么可以就有了新的生活,不可以。”苏盛夏不愿意欧奕澄就那样的跟别的女人在一起了。

?苏盛夏很想念欧奕澄了,就算他不爱她,她依旧忍不住的想念他,想他的霸道,想他身上的味道,想他的怀抱,想关于他的一切。

“想哭就痛痛快快的哭吧,哭完之后就好好的过你自己的生活。”李锐握住苏盛夏的肩膀。

“为什么会变成这样呢?如果不让我遇见他,那么这辈子我可能就把这份感情放在心里,永远不拿出来了,可是老天为什么要让我跟他再相遇吧。”苏盛夏捂住脸,她真的好累啊。

李锐不知道该怎么安慰苏盛夏,如果是生意上的事情,他可以有千头万绪能够琢磨,但是关于感情,特别是爱情,他真的有点束手无策。

苏盛夏不甘心,为什么韩琴或者是别的女人能够得到欧奕澄的爱,而她却不能,当年分开之后,欧奕澄就是为了再见她报复她在努力么?

苏盛夏摸着自己的肚子这里面可是她跟欧奕澄的孩子,对了,她跟欧奕澄已经结婚了,所以他们是夫妻,那么如果她没有跟欧奕澄离婚,欧奕澄就不能跟人任何一个女人结婚了。

苏盛夏决定了,她要好好的生活,既然欧奕澄都能报复她,为什么她不能回头报复欧奕澄呢?就算不报复他,她也不会让他跟别的女人结婚。

欧奕澄因为找不到苏盛夏生了一场大病,其实也没什么,就是因为找到了苏盛夏的妈妈却没有找到苏盛夏,所以欧奕澄回家喝酒了,并且喝多了,喝多了多少呢?也没有多少,就是把胃给喝出血了。

欧奕澄在床上躺了好些天才回到公司上班,但是昕薇她们现在有些不太喜欢欧奕澄回公司上班了,因为欧奕澄变得更加没血没肉了。

昕薇她们已经不记得欧奕澄还是不是个会笑的人了,因为苏盛夏不见了以后,欧奕澄就再也没有笑过,那么几个月,欧奕澄就是一个表情,不管是不是跟客户见面也是一张冰块脸,现在整个欧氏的员工,上班连呼吸都是轻的。

欧奕澄没有停止想苏盛夏,一刻也没有停过,他除了专心上班,就是专心想苏盛夏,一遍遍的想着苏盛夏,他害怕自己会忘记苏盛夏,他害怕哪天他真的在一个时刻忘记了为什么。

欧奕澄疯狂的想着苏盛夏,他希望苏盛夏能够感受到他在想她,他现在看谁都是一样的,不管是谁,在他面前都是一个配角,只有苏盛夏才是他心中的女主角。

苏盛夏出院了,出院以后李锐时常到花店来看她,她虽然说跟李锐是朋友了,但是她可没有想过以后跟李锐能有点其他的什么关系,她就算是欧奕澄不爱她,她也不会在现在找其他的人。

苏盛夏还是会时不时的拿出抽屉里面的相片看看,看看欧奕澄,因为现在,她就只有这个方式能够看见他的脸了。

“宝宝,这就是你的爹地哦,不知道宝宝会长得像妈咪还是像你爹地呢?”苏盛夏摸着自己一天比一天大的肚子。

苏盛夏在期待着,期待着跟自己的宝宝见面,她一定会教育好自己的宝宝,也会倾尽一生来疼爱她的宝宝,欧奕澄留给她的,除了那念念不忘的爱情,就只有这个孩子了。

苏盛夏有些想妈妈了,可是她现在不能找妈妈,欧奕澄虽然不爱她,但是她知道欧奕澄在乎她肚子里面的那个孩子,欧奕澄会找她肯定是因为她的肚子里面的孩子。欧奕澄已经夺走了她的爱情,那么她的孩子,怎么能让欧奕澄再夺走呢?

苏盛夏是绝对不会让自己的孩子离开她的,她那么辛苦的怀着这个孩子,她所以的希望,期望!

欧奕澄做噩梦了,他梦见了苏盛夏手里拿着刀,指着他说,说他欧奕澄是杀人凶手,苏盛夏的手全部是血,她拿着的那是什么?不,那是一个孩子,一个已经成形了的孩子。欧奕澄看见苏盛夏的肚子一个个好大的洞,那里一直在流血。

欧奕澄从梦中惊醒,苏盛夏,不要,千万不要拿掉他们的孩子,那是他跟苏盛夏的爱情结晶啊。希望苏盛夏就算再恨他再不想见他,千万不要拿掉他们的孩子。

欧奕澄倒了一杯水喝了一口,苏盛夏离开了他这已经是一个不可改变的事实了,苏盛夏会不会真的像梦中那样拿掉孩子他真的不知道,但是她知道的是,如果苏盛夏要生下孩子,那就只能一个人抚养,欧奕澄有些心疼消失了的苏盛夏。

苏盛夏不知道身上的钱够不够?她当时扔了三千万的支票给他,欧奕澄担心独自在外的苏盛夏没有钱花可怎么办,他懊恼,他甚至不知道苏盛夏的卡号是多少,对了,公司有,她发工资的工资卡,可是苏盛夏会不会已经不用了?

欧奕澄决定天亮以后再去找一次苏盛夏的妈妈,她应该知道苏盛夏的卡,随便什么卡都好,欧奕澄想要给苏盛夏没给月大些钱,就算她拿掉了孩子,在外面生活不也需要花钱么。他现在什么也给不了苏盛夏,好在他能够保证苏盛夏在别处可以过得无忧无虑。

“盛夏,晚上我请你吃饭好不好?”李锐今天又到了苏盛夏的店里。

“出去吃饭?不用了,你看我,现在身子笨笨的。”苏盛夏因为卡里面多出了很多钱正在纳闷呢,知道她卡号的就只有妈妈,难道妈妈给她打的钱么?还是欧奕澄?难道欧奕澄找到了妈妈了?是补偿么?

“盛夏,你有心事啊?”李锐看着苏盛夏好看的眉头皱着。

“没有啊,李锐,你还是约别人吧,我不出去了。”苏盛夏很不喜欢挺着大肚子到处乱跑。

“可是我就是想跟你吃饭啊。”李锐都约了苏盛夏好多次了,可是苏盛夏一次次的拒绝他。

“那就以后吧,等我宝宝出生了以后吧。”估计也去不了,到时候她要照顾宝宝,更是没有办法出去,但是现在只能这样应付李锐不是么。

其实经过这段日子的相处下来,苏盛夏知道李锐是一个不错的男人,他为人风趣幽默,而且很有绅士风度,但是唯独不是苏盛夏喜欢的,为什么呢?因为她的心里只有一个人。

“好吧,对了,宝宝快要出生了吧?”李锐一直陪在苏盛夏身边,一天天的看着苏盛夏的肚子大起来,他跟苏盛夏一样期待见到这个小宝贝。

“还有二十天预产期就到了。”苏盛夏摸着自己的肚子,哥哥,如果真的是你,那么我们就要再见面了,欧奕澄,我们的孩子,还有二十天就要出生了呢,如果钱是你存的,那么我会用你的钱来好好照顾着宝宝的。

“想好叫什么名字了没有呢?”李锐拉了个凳子坐到了苏盛夏身边。

“我想了很多个名字呢,但是还不知道是男孩还是女孩嘛。”她早就开始想名字了,男孩子就叫恋诺,苏恋诺。但是如果是女孩子的话,就叫苏诺。她想要这个孩子永远记住他们的父亲。

烟花蝶舞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