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宠盛夏:撒旦总裁别想逃

独宠盛夏:撒旦总裁别想逃
上QQ阅读APP,新人免费读10天
新人需设备和账号都为新

第218章 乱棍打出

得到肯定的答复,司机高兴的说道:“苏盛夏小姐,我是你的粉丝,你能帮我签个名吗?”这大概就是所谓的“有缘千里来相会”吧,运气真是太好了,但愿她不会拒绝自己才好!

“当然可以。”苏盛夏微笑着点点头,没想到出租车司机中也有她的粉丝,而且在这种情况下,他还索要自己的签名,说明他也是一个忠实的粉丝,能有这样的粉丝,真的很幸运。

出租车司机连忙翻出纸笔,递给后座,夏令令一边接纸笔一边说道:“司机大哥,你专心开车,一会儿签好了给你。”这一边握着方向盘一边找东西也有点太吓人了,安全第一,她可不想途中遇到个交通事故。

司机不好意思的说道:“不好意思,我这是见到偶像给高兴坏了,你们放心,我一定专心开车。”然后他就专注的开着车,一直到达目的地,才说道:“好咧,到咧。”

夏令令听到付款提示后,掏了一张一百块的给司机,“师傅,给你钱。”

谁知他死活不肯收,“不行,这钱我不能收,你要是一定要给我的话,就是看不起我。”他怎么可能收自己偶像的钱呢?能够遇到高兴都高兴不过来了,怎么可能会收钱?

苏盛夏摇摇头,拒绝道:“这怎么可以?”司机大哥拉出租也不容易,怎么可以不给钱?她苏盛夏不是爱占小便宜的人。

司机笑着说道:“能够拉到您,是我的福气,我不收钱不为别的,只为表示我对你的支持。”他知道苏盛夏现在正在经历风浪,他要以他的方式表示支持。

“这……”苏盛夏迟疑了,她真的觉得这样很不好,只要在心中默默支持她,她就很感动了,怎么能不给人家钱?

夏令令打断了她,“好了盛夏,今天还有事,就不要纠结这个了。”说着就要拉着苏盛夏下了车,往人群聚集的地方走去。

司机冲着她们的背影叫道:“我在这等着你们,一会儿再送你们回去。”难得遇上这样的机会,他怎么能够错过?葬礼应该不会逗留很久,他当然要等着她们出来了。

夏令令回头笑着说了声“谢谢”就拉着苏盛夏朝灵堂的方向走去。

虽然苏盛夏一定坚持要来这里,但是到了之后,感觉特别的压抑,或者是因为觉得自己是害死李老夫人的罪魁祸首吧,才会有这样的感觉。夏令令感觉到了苏盛夏的不自在,拉紧了她的手,幸好李家不允许记者拍照采访,他们觉得那样做是对死者的不敬,所以也没有什么记者围上来。

欧奕澄在角落里看到苏盛夏来了,四下看了一眼,见到有花店员工在不停的往灵堂里送花篮,想了一下,掏了两百块钱给那个员工,说道:“把你的花篮给我,我帮你送。”随即提着两个花篮往灵堂里摆放花篮的地方走去,放下手上的花篮后,返身出去又拿了两个进来。

花店的员工没有想到,竟然会遇到这样的好事,高兴的同意了,“好吧。”说着就把花篮都卸了下来,自己离开了葬礼现场,任由欧奕澄去搬运。

谁也没有料到欧奕澄会扮成花店员工搬花篮,也不可能有人会注意到一个花店员工,所以一切进行的很顺利。

苏盛夏进了灵堂后,还没走到灵前就被李翔看到了,李翔愤怒的吼道:“把这个妖女赶出去!”真没想到苏盛夏居然会来拜祭奶奶,她的胆子还真不小,但是他是不会给她这个机会的,他就是要让李锐难堪,让他内疚。

妖女?苏盛夏心下冷笑,但是终究是自己的错,只道:“我没有其他意思,只是要来拜祭一下奶奶。”她没有想到李翔见到她,会是这样的反应,本来想着最多就是责怪吧,却不知竟然会遇到这么粗鲁的事情,一时间竟然有些害怕了起来。

看她这般柔弱,李翔便不怕她,冷声叫道:“你来拜祭奶奶?奶奶就是被你们气死的,你还有脸来?奶奶如果活着的话,见到你只怕会再气死一次,你给我滚出去!”其实他这是吼给李锐听的,他要让所有的亲朋好友都知道,奶奶是被李锐给活活气死的,看他还有什么脸接手李氏集团。

夏令令闻言,有些不悦的说道:“盛夏她没有恶意。”这个李翔还真是不讲理,欧奕澄人呢?他不是说会保护盛夏的吗?到哪里去了?怎么连个人影都没有,别告诉她忘了时间了,要是忘了的话,看她不劈死他!

李翔上前一把推开了夏令令,朝边上几个五大三粗的人吼道:“把她们赶出去,她们是来捣乱灵堂的,是来让奶奶不得安生的!”几个大汉闻声就上来推搡苏盛夏和夏令令。李锐看到了这一幕,虽然着急,但还是一言不发的跪在灵前,一动都不动,嘴都没有张一下。

大哥的话太毒,他无可辩驳,更无法帮盛夏。

欧奕澄刚刚返身出去拿花篮了,回来看到这一幕赶紧丢掉手中的花篮,对那几个大汉大叫道:“你们住手!怎么有脸对两个女人动手?”一边说着,一边就冲了过去,护着苏盛夏和夏令令往外走去。

那几个大汉见欧奕澄冲了过来,一把把他推到在地,喝道:“那就对你动手好了。”说罢不由分说的打了欧奕澄一顿,欧奕澄哪里是他们的对手,不一会儿,就被打得鼻青脸肿。

等在灵堂外面的记者,纷纷冲了过来,虽然他们知道李家是不允许他们采访的,但是发生了这么劲爆的事情,怎么也不能错过了,冲过来就对着欧奕澄他们拍个不停,几个大汉见状放开了欧奕澄,去驱赶记者。

那些记者不死心,依然往前推搡着,各种问题纷至沓来:

“苏小姐,你来拜祭李老夫人是因为问心有愧吗?”

“欧总,您是陪着夫人一起来赎罪的吗?”

……

没有一个记者有离开的意思,那几个大汉眼看着场面控制不住了,抢了一个记者的相机直接摔了,那些记者才不得不后退了几步,他们可不想把刚刚到手的劲爆照片给丢了。

欧奕澄他们三人趁机赶紧逃走了,出租车司机看到了这一幕,立刻就发动了引擎,对他们叫道:“快上车!”苏盛夏和夏令令认识那个司机,连忙上了车。欧奕澄为了不让人认出来,也没有开车来,所以就和他们一起上了这辆车。

在回去的路上,夏令令担忧的询问道:“欧奕澄,你没事吧?”刚刚他为了不让她们受伤,拼命的护着她们,好像挨了好几下,那些大汉看起来就很有劲,不知道他受伤了没有?

欧奕澄笑着摇头道:“没事,只要你们没有受伤就好了。”怎么可能不疼,那几个大汉下手真狠,当时疼得他差点没晕过去,不过盛夏和令令没事就好了,他一个大男人挨几下没什么大不了的,小时候调皮捣蛋的时候,还不是一样会打架挨揍。

夏令令点了点头,继续说道:“这些大汉都动手了,这个李锐居然还能一动不动,可真行。”她看到李锐的那个样子,恨不得上去揍他。

“他的压力也特别大,你就不要责怪他了。”苏盛夏无力的分辩着,在那样的情况下,他要怎么开口?本来他大哥就已经想要弄死他了,再开口,那不是找死吗?今天真是不应该去,这样一来不仅让欧奕澄受伤了,还害得李锐被他哥哥弄得异常尴尬。

听了这话,夏令令立刻闭了嘴,不再说什么。

出租车在苏盛夏家大门口停了下来,欧奕澄下了车,保安看到欧总来了,赶紧迎了上来,才发现欧总受伤了,询问道:“欧总,您怎么受伤了?”

欧总怎么会受伤?他抬头一看,看到了苏盛夏和夏令令,便知道是怎么回事了,必然是苏盛夏和夏令令去了葬礼的现场,欧总是为了保护她们才受伤的,他可真是笨,要是跟着一起去,欧总就不会受伤了。

欧奕澄看到保安一副夸张的表情,不禁皱着眉头说道:“没事,不要大惊小怪。”刚刚令令在车上问他的时候,他可是说没事的,被他这么大惊小怪的一叫,搞得好像受了多重的伤一样,真是没眼风!摇着头朝屋里走去,苏盛夏和夏令令也默默的跟在后面,进屋去了。

另一个保安看着欧奕澄他们进去后,悄悄的对刚刚大惊小怪的保安说道:“你呀,真是没眼风,这叫英雄救美,知道不?”就他这么愣头愣脑的,可得好好改改才行。

苏恋诺自从妈咪出门,就一直关心着外面的动静,盼着妈咪可以早点回来,所以一听到动静,就赶紧跑到窗户跟前往外看,看到爹地跟妈咪一起回来了,就开心的跑去开门,他们能一起回来真好。

等爹地进来后,苏恋诺才发现他受了伤,焦急的询问道:“爹地,你怎么了?”怎么就受伤了呢?难道李叔叔那里的人还动粗了不成?

欧奕澄看到儿子关切的眼神,笑着说道:“小诺,爹地没事,走路不小心摔了。”受这点伤算得了什么?能看到儿子这个眼神就高兴的不得了了,连疼都忘记了。

烟花蝶舞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