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宠盛夏:撒旦总裁别想逃

第122章 幸福泡沫

“你就这样宠他。”苏盛夏牵出一抹温柔的笑,恍惚间,一种一家人的温暖在心中弥漫开来,只是这个男人不是自己想要的那个,李锐不以为然的笑道:“小孩子嘛,当然要宠了。”他本来就很喜欢小孩,尤其是遇到小诺这样聪明又乖巧的天才儿童,哪能让他不喜欢?

苏恋诺立即不满的嘟起了嘴,“人家哪里小了?”李锐立即心甘情愿的回话,“好好好,不小。”望着这和睦温馨极似一家人的一幕,欧奕澄心里醋意翻滚,此时,他反倒成了一个局外人。

欧奕澄暗暗告诉自己,不能就这样上去发脾气,如果这样的话,盛夏恐怕一辈子都不会再理自己,所以,要做的就是淡定,静观其变。

然而,苏盛夏根本就没当他存在,径自跟李锐说说笑笑的走了,李锐看到了欧奕澄,却不做声,因为盛夏没理,他也没有打招呼的理由。

欧奕澄看他们想要离开,立即追了上去,拉住苏盛夏的胳膊,眼神很是受伤,“盛夏,你为什么还是这样对我?”他实在不明白,现在已经证明了他的清白,为什么盛夏还是对他很冷漠,他们可是夫妻耶!

苏盛夏不留痕迹的甩开他的手,礼貌的反问,“欧总,您还有什么事吗?”欧奕澄一时不知说什么,情急之下说道:“我是清白的。”苏盛夏微微一笑,“我知道。”

“那……”欧奕澄不知道她什么意思,知道了他是清白的,还要这样对他吗?苏盛夏非常礼貌的表示,“对不起欧总,我要回去了,明天我会按时上班。”

欧奕澄急了,连忙说道:“我不是这个意思。”每次他们的谈话都要被盛夏误会,他不知道该如何表达自己的真实心意,难道是他们的沟通出了问题吗?苏盛夏不等他解释,已经和儿子跟李锐走了,欧奕澄连忙跟上,却换来一句,“欧总,请留步。”

“叫我欧奕澄。”欧奕澄实在是受够了她叫自己“欧总”,那样只会无端的拉远他们之间的距离,他们曾经是那么相爱的恋人,现在却连普通的陌生人都不如,剩下的只有无尽的冷漠和误会。

苏盛夏没像以往那般直接回绝,只是温婉的问道:“这样不太好吧?”毕竟还有李锐在场,她不想让他太过难堪。

“叫我欧奕澄。”欧奕澄再次重申,令苏盛夏很不高兴,“欧总,请你不要逼我。”都已经很给他面子了,他竟然不知好歹,只见欧奕澄神色中满是失望,他们之间就到了这种连个称呼都是相逼的地步吗?

苏盛夏没再理他,拉了小诺和李锐就过了马路。

欧奕澄怔怔的盯着他们三个人的背影,眼神中充满了嫉妒,失落和不干。此时,他似乎能够体会到韩琴的那种心情,她看不惯他一家三口的样子,而他,也看不惯眼前这充满温馨和幸福的画面。

尤其是当他看到这一切而又无能为力的时候,他就抓狂的想要杀人。

苏盛夏陪儿子坐在后面,一言不发,李锐在这片沉默里有些尴尬,但也没有开口,车子一直开进了苏盛夏的公寓,将苏盛夏母子两人接下了车,在院子中站定,李锐欲言又止,“盛夏。”

“小诺,你夏姨在家,你先回去。”苏盛夏一拍儿子的肩膀,让他先回去,否则李锐欲言又止的话肯定说不出来。

“李叔叔再见。”苏恋诺很乖巧的跟李锐告别,心中暗暗猜想,他跟妈咪会说些什么,恐怕又要表白心意了吧?笨蛋爹地这下惨了。

“再见。”望着苏恋诺的背影,李锐轻声开口,“盛夏,或许你不该那么对他。”说出这句话,他不知道自己是出于什么心理,但是他清楚的是,不想看到盛夏这样消极低沉。

苏盛夏没有回答,她以为李锐叫自己是又想说那些表明心意的话,这才叫儿子先回去,没想到他竟是为欧奕澄说话,就听李锐又说道:“毕竟他是小诺的爹地。”

“他冤枉过你是绑匪,你还为他说话?”苏盛夏淡淡的问道,不带一丝情绪,作为一个演员,她已经可以将自己的真实情绪掩藏在这张脸之后,除非和自己最亲近的人在一起才会恢复本性,比如夏令令,和儿子。

李锐脸上依然是那抹温和,“我只是说明事实。”苏盛夏望向李锐,这是两个截然不同的男人,一个小肚鸡肠,自己利益熏心,却总认为别人商人奸诈。虽然他是小诺的爹地,但是他们也是不可能的。

猛然间,韩琴望充满愤怒的脸庞又浮现在眼前,所以,为了小诺,她也不会跟欧奕澄再有任何牵扯,拍完这一年的广告,还是和夏令令商量商量,和欧氏企业撇清关系,舆论的力量她已经见识了。

“你公司的事情顺利了吗?”苏盛夏扯开了话题,李锐如实答道:“还好,已经没那么急迫。”正是因为公司的事情没有那么急迫,他才能腾出手来找朋友调查小诺被绑架的事情。

苏盛夏点了点头,“那就好。”两人无话,陷入了沉默,李锐便找了个由头离开了。

这天晚上,突然就下了一场暴雨,似乎要洗涤尽世间的一切尘埃和不能让人直视的污秽,强力的冲刷着一切,也就是这天晚上,苏盛夏突然发起了高烧,许是连日来因为苏恋诺被绑架,她茶饭不思身体的抵抗力下降,遇到天气突变,才重病不起。

夏令令连夜将她送到了医院,苏恋诺也只是个五岁的孩子,见妈咪高烧不退,自然担心不已,“妈咪,你不要有事。”

“小诺,你去睡觉,这里有我守着。”夏令令揉了揉眼睛,她已经很困了,不过办完手续看那小鬼还在这里陪他妈咪,就有些感动,但是他毕竟是个孩子,这样一夜不睡,会影响身体健康的。

苏恋诺摇头,“不要,我要陪妈咪。”在他小小的心里,妈咪是他在这个世界上唯一的亲人,他宁愿没有爹地,也不能没有妈咪,见他如此固执,夏令令冷了脸色,拉他的胳膊,“听话,去睡觉!”

“不要!”苏恋诺使劲甩开了夏令令的手掌,将身子挪到了妈咪的病床旁边,这让夏令令大为生气,低声喝道:“我再说一遍!”

苏恋诺毫不退让,“我也再说一遍,我要陪着妈咪。”夏令令无奈,“好吧,随你。”随即去给自己冲了一杯咖啡,看来今晚她得看着两个人了。

好吧,谁让苏盛夏是她认定的朋友呢!

到了后半夜的时候,苏恋诺终于抵不住困意,趴在病床旁边睡着了,夏令令无奈的摇摇头,把他的小身子摆平了,又帮他盖上被子,让这母子俩能好好睡一觉,这才打着哈欠在旁边的病床上浅浅睡去。

当黎明的曙光划破天空,清晨微弱的阳光透过窗户照在病床上的时候,苏盛夏感知到光明的召唤,缓缓睁开了眼睛,望着这一片白色的环境,她心里非常疑惑,难道自己在医院?

“妈咪,你醒了。”苏恋诺开心的叫道,要知道妈咪可是昏睡了一整夜,害他睡着了还担心妈咪,做了一夜的噩梦。

“小诺,我怎么会在医院?”苏盛夏感觉到脑袋沉沉的,好像发生过什么,却浑浑噩噩的一时想不起来,夏令令拎着早点走了过来,“盛夏,你昨晚发高烧,所以现在在医院。”

苏盛夏立即紧张了起来,“没人知道吧?”她怕很多人知道,一方面是娱乐记者们,另一方面是李锐,要是被他知道,肯定又各种探望,还有欧奕澄,这两个男人就别想让她过几天安静日子。

看出了她的担忧,夏令令爽快的笑道:“放心,没人知道。”

“好。”苏盛夏点了点头,过了一会儿又抬起头问道:“今天该去拍最后一支广告了吧?”小诺被绑架的事情已经告一段落,现在应该把剩下的那支广告拍完,就能清静些日子了。

夏令令不禁想要扶额,当即否决,“不行,你必须再调养两天。”敬业也不至于要敬业成这样的程度吧?不过转念一想就明白了,盛夏肯定是想赶快拍完尽早跟欧奕澄摆脱关系,不过,也不能这样拼命。

“去公司。”苏盛夏坚持,然而夏令令更坚持,“不行,你必须住院调养。”刚才看盛夏的样子,根本就没什么精神,还想着要去公司,简直就是不要命了。

“我不喜欢住院。”苏盛夏皱起了眉头,住院太引人耳目,那些鼻子敏锐的娱乐记者们不可能不会嗅到,而且这医院的消毒水味道真心不好闻,再住下去,她可真受不了,以后恐怕病了连医院进都不会进。

苏恋诺站在了夏令令这边,“那回家也行,总之就是不能现在就去公司。”看妈咪额头上的细汗就知道她现在还很虚弱,要是去了公司拍不到一半晕倒还得送医院,那不是瞎折腾吗?

在苏恋诺的共同劝说之下,苏盛夏选择了投降,“好吧,那我选择回家。”

“我去办手续。”夏令令立即就转身出了病房,因为苏盛夏妥协是很不容易的,她要在她改变主意之前将一切手续办好,到时候也由不得苏盛夏反悔,因为她最亲近的儿子现在都站在了她夏令令这边。

烟花蝶舞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