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宠盛夏:撒旦总裁别想逃

第12章 女人不可狂妄

“这个文件是怎么回事儿?”欧奕澄扫视了一眼众人,淡淡的问道。

“这……这是秘书处分给给苏盛夏的工作任务。”还是胖子小米胆儿大,果然是人长得大,心脏也大。

“昕薇,你是我的特助,你说说你的想法。”欧奕澄将目光落在了一旁脸红的昕薇身上,昕薇颤颤巍巍的回答着:“欧总,我们错了。”

看来他们的欧总裁真的很在意那个苏盛夏,这次他们三个……唉,果然红颜祸水,萧姐看来还是太自信了。

公司里的员工们谁都知道,他们的欧总裁要么不发脾气,要么发起脾气来暴躁的不像话。但是他们都知道,他们的欧总裁是有资本发脾气的!他动一动就可以摇晃整座城市的经济命脉,这样的人谁敢去招惹?

“总裁,秘书处每人各司其职,苏盛夏既然是秘书处的人员,就要好好工作,我不觉得我们有什么错。”萧姐站起来,很平静的叙述道。

苏盛夏听着她们的对话,内心波涛汹涌。

欧奕澄,他到底是什么意思?是在乎?为了她在责怪她们?

“萧姐,你也是老员工了,这份合作策划书,是本月公司的重头戏之一,而苏盛夏是一个连实习期都没有度过的秘书,你觉得她现在就有资格接触这样机密的文件?萧姐,你的这个决定,要我质疑你的专业水准了!”欧奕澄淡然扯了扯嘴角,萧姐脸色剧变,没错,她的确忽略了这点,就是因为这份文件的机密性,所以……字体才这样小,交到秘书处,本应该她亲自来做的。

苏盛夏的脸唰的惨白,手紧紧的握着笔,果然什么都是她想多了,但是,欧奕澄也不用这样诋毁她的自尊啊,他那意思?是说怕她偷盗机密文件?

“盛夏,我来吧!”萧姐连忙拿过策划书。

欧奕澄走回总裁办公室,轻轻地靠在了他的宝座上,眉毛微微的舒展开来……伸出大手揉了揉眉心,从苏盛夏出现的那一刻开始,他的一颗心就再也没有安分过。

这房间里似乎还弥漫着苏盛夏的香气,他是怎么了?难道还没有被那个女人欺骗够么?她有什么好的?这个问题,他不知道在心里问了多少次,可终究都没有一个答案。

爱上一个人,说不清楚她哪里好,可就是哪里都好。

闭上眼,仿佛五年前的一切都回来了……

“欧奕澄,你快点儿。”苏盛夏撒娇的口吻,两只小手不停的捶打在欧奕澄坚实的后背上。

“盛夏我已经很用力气在骑车了,可今天的风特别的大。”

“不行不行!风再大雨再大,你都要载着我回家。”苏盛夏任性的像极了一直张牙舞爪的小母老虎,可那时的她,却又是那么的让人怀念。

五年了!人的一生的能够有多少五年?在漫长的人生时光中,苏盛夏占据了他大部分的青春……可在最后却甩手离开,哪怕她说不喜欢他也好,说不再爱着他也好,可偏偏就是那个世俗的理由——他没钱没资格!

而在之后的几年里,苏盛夏当年分手时说的话,就像是一个魔咒一样无时无刻不笼罩着他,他拼尽了力气,耗费了所有的力量,现在终于坐在了欧氏集团总裁的位置上,可为什么他的一颗心却空空荡荡的,再也没有年少时狂妄的欣喜?

“欧总!”苏盛夏鼓起勇气,敲响欧奕澄的门。

“进来吧。”欧奕澄淡淡的回应着,但眼眸中却是异常的责怪之情,苏盛夏!你就那么想死?不愿意留在我的公司就算了,还这么不珍惜自己的身体!

苏盛夏悠悠的走进了欧奕澄的办公室,站在了欧奕澄的面前,她看起来身子还是那么虚弱,仿佛窗口不经意的一缕风都可以将她吹起来。

欧奕澄低着头看桌子上的文件,佯装不想去理会苏盛夏,这个小妖精来找他做什么?他又不是什么医生更不是什么专家,能治疗的好她的病么?还不快回医院里呆着……欧奕澄在心里暗自的想着。

可时间就在这沉默的气氛中慢慢的流逝着,苏盛夏也没有说半句话。他变了!变得那么冷酷无情,就连她病怏怏的站在他的面前,他连看一眼都不愿意看!是她苏盛夏太天真了,男人和女人相爱,最先受伤的总是女人,因为女人是感性动物而男人是血腥的理性动物。

苏盛夏一双明亮的眸子,慢慢的黯淡了下去,仿佛下一秒她就要陷入那无边无际的回忆里。

“苏小姐,进来没事说?那就出去工作!上班时间可不是用来含情脉脉的看我的。”欧奕澄深邃的眼眸抬头看着苏盛夏,冷冷的说道。这女人来了也不讲话,那来这里做什么?扰得他也心神不安。

“欧总,我想辞退了我的工作。”苏盛夏努力地控制她的情绪,曾经烟云过往,哪怕五年过去了,却好像就在昨天刚刚发生过一样。那个明媚春光里的男孩子,告诉她,会一辈子守护她,会做她一辈子的奴仆,要她做高高在上的公主!

可是现在……难道真是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吗?

“苏盛夏,你想走?”欧奕澄的深邃的眸子里增添了几分凌厉的目光,你想走?没那么容易!我疯了一样的寻找了你五年,五年的光景在你眼中却什么都不是,过去我没资格我没地位,现在我有足够的资本要了你!

苏盛夏,你这辈子注定是我的女人!

欧奕澄微微颔首,眉头紧紧的皱在一起。他相信苏盛夏不会有那个胆量的,因为苏盛夏很看重朋友之间的情谊。她走了,那她酒店的那个朋友,同样也得卷铺盖走人!

当年他甚至都希望他只是她的一个简单的朋友,那样至少可以一直的拥有她,没必要在回忆中有那些惨痛的回忆和伤害。

“是,如果欧总愿意高抬贵手,我会很感激你!”苏盛夏低着头,卸下骄傲。

“不愿!”欧奕澄冷冷的看着苏盛夏,“我不想高抬贵手,苏盛夏,要不要我提醒你,酒店……”

“住口!”苏盛夏阻止欧奕澄接下去的话,他明白了,这个男人,他不会放手的,他会一直威胁她,他恨她,他想保护她,他想用他现在的权势,告诉她,当年的苏盛夏鼠目寸光,有眼不识金镶玉。

念诺……呵!她以为自己怀念的是这个男人,现在看来,她念及的不过是那段青春里的爱情而已,看着他布满铜臭味道的一张脸,记忆中的那个人,淡了……

“苏盛夏,我爱你,你是我最美丽的风景线。”

“欧奕澄,你会永远只对我好么?”

“当然,我就是麦田的守望着,而你就是我欧奕澄这一生的麦田。”回忆中的两个人那么甜蜜的依靠在一起。

那个时候,天那么蓝、云朵那么白,一切的一切仿佛都布满了花朵的味道,就连那青草,似乎闻起来都是香香的,而这一切只因为欧奕澄在她的身边。

“住口?苏盛夏,别忘记你现在是什么身份!你不过是我公司的一个员工而已,打着潜规则的旗号进来的一个家伙而已,你有什么资格和我大呼小叫?”欧奕澄迈着大步走到了苏盛夏的面前,捏着盛夏小巧的下巴说道。

这一段长长的话语,让苏盛夏从刚才的思绪中走出来。苏盛夏!时光已经走远了,欧奕澄也已经不在了。地球都每天在转,更何况是一个男人呢?

苏盛夏冷冷的笑了,嘴角边上是嗜血一样的漠然:“你既然那么高高在上,就不要带着那些不干净的女人在酒店里进进出出!随便的男人很有资格么?”苏盛夏在这一刻实在是无法控制住她心里乱了的情绪。

欧奕澄一愣……她居然这么数落他?他变成了现在这样,还不是她造成的么?这些年他无时无刻不在寻找她,可那强烈的思念让他只好寻找那些和她长得相似的女人,她们不过是她的

替代品而已,可苏盛夏却以为他是一个随便的男人了?

“你这样的女人恐怕要么不随便,要么随便起来就不是人了吧?你忘记了那天你扑在我怀里的场景了么?”欧奕澄宠溺的伸出大手狠狠的捏住了苏盛夏的下巴,戏弄的说。

那天,她明明是痛经难受,才一不小心跌倒在了他的怀里,以前他那么温柔的对待她每个月要来的“亲戚”,现在却……苏盛夏不敢再继续想下去了。

欧奕澄的总裁办公室里,两个人就那么沉默着,周边弥漫着一股属于爱情的厮杀气息,可为什么两个人的心都那么痛那么殇……

次日的清晨,阳光铺面,偌大的欧家别墅里,欧奕澄正一脸欣赏的看着水晶桌子上摆放着的一大束蓝色妖姬。

“少爷,这花儿真美,不知道少爷是送给……”一旁的仆人小心翼翼的问着,她在欧家工作的这些年没见过他们欧少爷给谁买过花,而且还是这么一大束的蓝色妖姬。

欧奕澄沉默着,仆人打了个寒颤,她这是多什么嘴?不知道少爷一向冷淡吗?她怎么会因为今天少爷买了束花,所以……仆人抿了抿嘴,不敢说话。

烟花蝶舞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上QQ阅读APP看书,有角色卡牌掉落>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