锦衣踏山河

第26章 相相见时难别亦难

话接上回,这夏皇宁风致是听到宁十一的消息后,也是急急忙忙出宫,相见后三人一顿酒席,慢慢熟络了起来,不过,父子两人始终没有相认,不知道宁风致是有何打算,且听下文!

酒席散去,临走时,宁风致也是送给了宁十一一块令牌,说是危急时刻方可动用,

不过,这宁十一倒也没太过于在意,一个糟老头子的令牌,能有啥用处?

在其走后也是找到了左万里,问起何时才能见到赵灵儿?

现如今左万里也是如实相告,告知其伤势已经基本稳住,但是还差一位药材变可痊愈,他已派人前去寻找,之后便会有消息传来,请其放心,这见面吗?稍后就会为其安排见上一面,不要着急!听到这,宁十一也是放心了下来,你是干着急也没用,还是相信专业的人吧!

天色渐渐暗去,宁十一也是毫无困意,特地跑到院子里来练习一下自己的功法,到如今,自己还没有一个趁手的武器,想当初借来的宝剑和黑棍子,宁十一也是都用过,可是总感觉缺少了点什么,

剑,乃百兵之首,变幻莫测,锋利无比,可很难与宁十一这大开大合的打法想匹配,看起来总是不伦不类的!

黑棒子吧,又太短,而且看起来还丑不拉几的影响形象!

看着上方的月色,也是极为的无奈,干脆就这么坐在院中打坐,练**威天龙。

直到天色蒙蒙亮之际,晴儿走进院落,大老远就看到宁十一在庭院中坐着!

宁公子?

您这是在?思考人生吗?

宁十一看了看青儿,后运转内力蒸发身上的露珠,这一打坐吗?不知不觉就过了这么久,也是极其的无奈,不过到后面的后一句话,那也是满脸的黑线!

啥叫思考人生?

随后也是解释道单纯的睡不着,起来练会功,俗话说的那是好,一年之计在于春,一日之计在于晨,笨鸟先飞,早起的鸟儿有虫吃…………

停!停!停!宁公子,您可闭嘴吧!求您当个人?{只是在心里吐槽。}

看着青儿那满脸黑线,极力克制的表情,宁十一也是干净利落的,闭上了嘴巴!

说完,二人也是走回屋内,晴儿也是为其倒了杯热茶!

然后也才说到宁公子老爷这边让我来通知您,说让您收拾一下,带您去看赵姑娘!

听到这个消息,宁十一也是激动坏了!

这赵灵儿怎么说也是自己下山以来遇到的第一个至交好友!

如今,其昏迷不醒,宁十一是心急如焚,早都想去看上一眼,不过自己啥也不懂,不能贸然前去添乱,专业的事还是交给专业的人去做比较好!这宫里的御医不比自己懂得多吗?

随着宁十一洗漱完毕,穿戴整齐,和青儿二人也是向府外走去!

门外左万里派遣的马车也早已等候多时!

二人上了车也是一路颠簸,墨约走了半个钟头,马车也是停了下来!

外面的车夫也是说道,公子这边马车进不去,需要您步行前进了!

听到这零食,也是连忙走下马车,望着前面这壮观的一幕。

上好的白玉铺造的地面闪耀着温润的光芒,远方似有袅袅雾气笼罩着不真切的宫殿

,檀香木雕刻而成的飞檐上凤凰展翅欲飞,青瓦雕刻而成的浮窗玉石堆砌的墙板,

一条笔直的路的尽头一个巨大的广场随着玉石台阶缓缓下沉,中央巨大的祭台上一根笔直的柱子雕刻着栩栩如生的龙纹,与那宫殿上的凤凰遥遥相对……

随后二人也是在宫人的带领下一路前行一路

只见寝殿内云顶檀木作梁,水晶玉璧为灯,珍珠为帘幕,范金为柱础.六尺宽的沉香木阔床边悬着鲛绡宝罗帐,帐上遍绣洒珠银线海棠花,风起绡动,如坠云山幻海一般.榻上设着青玉抱香枕,铺着软纨蚕冰簟,叠着玉带叠罗衾.

殿中宝顶上悬着一颗巨大的明月珠,熠熠生光,似明月一般.地铺白玉,内嵌金珠,凿地为莲,朵朵成五茎莲花的模样,花瓣鲜活玲珑,连花蕊也细腻可辨,赤足踏上也只觉温润,竟是以蓝田暖玉凿成,直如步步生玉莲一般,堪比当年潘玉儿步步金莲之奢靡.如此穷工极丽,宁十一倒还是第一次见呢.

来着这宁十一那可真是小刀拉屁股,开了眼了,不过这里也没看到赵灵儿啊!这宫人带领宁十一入了这宫殿后也就放下宁十一不管了,就这样直接的退了出去!

待了许久也不见有人来,宁十一便四处打量了起来

推开珊瑚长窗,窗外自有一座后园,遍种奇花异草,十分鲜艳好看,知是平时游赏之处.更有花树十六株,株株挺拔俊秀,此时冬末,风动雪花落,,唯见后庭如雪初降,甚是清丽.一轮明日,划过精致的角楼,给高墙内洒下一片朦胧金辉,

皇宫里显得神秘而安静.

眺目远望!,那一座座深红的宫殿像嵌在雪地上一样.坐落在树丛中的宫殿,露出一个个琉璃瓦顶,恰似一座金色的岛屿.那华丽的楼阁被池水环绕,浮萍满地,碧绿而明净.

正红朱漆大门顶端悬着黑色金丝楠木匾额,上面龙飞凤舞地题着三个大字‘政务殿’.

收回目光,宁十一的内心也就久久不能平静!

就在这时,一道推门声响起,

宁十一也是抬头望去!

只见这个人,彩绣辉煌,恍若神妃仙子:头上戴着金丝八宝攒珠髻,绾着朝阳五凤挂珠钗,项上戴着赤金盘螭璎珞圈,裙边系着紫金宫绦,双衡比目金凤佩,身上穿着缕金百蝶穿花大红洋缎窄,外罩五彩刻丝石青金凤褂,下着翡翠撒花洋绉裙。一双丹凤三角眼,两弯柳叶吊梢眉,身量苗条,,粉面含春威不露,丹唇未起笑先闻。

不知为何,宁十一总有着一股亲切感!

想着宫里随意走动的,怕是什么大人物?也是连忙拱手拜道小子宁十一见过大人!

(我去,咋把真名说出来了,嘴瓢了!)

之前那美貌妇人双目通红,就这样仔细打量着宁十一!

宁十一这边行礼后,半天不见其反应,也是偷偷的瞅了两眼!见其盯着自己不说话,那也是极为的疑惑,

这一天天的,遇到的都是些啥人呀,怎么都喜欢盯着自己不说话呢?

前两天遇到的那怪人是这样,怎么今天遇到了这仙女也是这样啊?

看着宁十一偷偷打量自己,上官花晨也是意识到了自己的失态,连忙走上近前,把宁十一给抬了起来,

随后也是拍了拍手大门,大门被打开一群宫人也是抬着真珍食美酒走了进来,

随后,宁十一也被请到了桌前,二人相对而坐,上官花晨也是望着眼前这个孩子,五官端正,剑眉星眸,身材挺拔,温文尔雅,气质翩翩,看其样貌更是和宁风致所说一样,同自己眉眼间有着几分神似,简直就是集合了自己和陛下二人的优点所生,就是一人在外孤苦伶仃,风吹日晒的皮肤显得有些黝黑!

这上官花城的内心不由得再次疼痛了起来!强忍着不让自己落泪!还听下面的人说,这孩子前几日也是深受重伤,差点身死道消!都怪自己,当初为什么没有亲自带着他,这苦命的孩子,在外面到底吃了多少苦!天底下没有哪一个为人父母的,不希望自己孩子过的好!可以说孩子就是自己的全部!

看着一直埋头吃饭的宁十一上官花晨也是不停地给其夹菜,倒酒!

宁十一此刻也是一脸的懵逼,在这皇宫深处,这贵妇人一看就身份不凡,,此刻更是给自己不停夹菜倒酒,这要是被外人看见了,自己有几个脑袋够被砍,好不容易从纳兰千钧那老贼手里逃得一条性命,难不成在这大夏皇城里又要折了进去?

当下还是只能埋头吃饭,不敢再看这贵妇人一眼!

见到宁十一不说话,上官花晨也是主动开口说道,十一啊,身上的伤怎么样了?

听左大人说你来时经脉寸断,骨骼皆碎,这一番究竟是受了什么苦,是哪个贼人所害?我定要帮你报了此仇!诛杀此猿!

说到这一身霸气的威压,也是随之散发而来!

灵石一辈子突如其来的威压也是压的喘不过来气!

好家伙,可真是卧虎藏龙,没想到这大夏皇宫里随便一个宫人竟有如此内力,怕不是有四品之境了!

随即,上官花城也是感觉到了零十一的异样,连忙收回威压,满脸歉意的看着宁十一!

面对着这妇人突然的关心,宁十一也是受宠若惊,在威压消失过后也是连忙回答道,多谢大人的关心,小子身上这伤已经不碍大事了,公里御医那也是妙手回春!

听到这,上官花晨还是不够放心,连忙叫来宫女取来一锦盒,递到了宁十一面前,

宁十一看着面前的锦盒,也是一时之间无从下手,这?

看着宁十一这手足无措的样子,上官花城内心又是疼痛了几分,父母给孩子东西,哪里还有这种拘谨?可怜的孩子,从小就没有父母的疼爱,家中长辈的关怀!迫使他如今小心谨慎的性格。

想起了宁风致对自己的交代,上官花晨也是强忍住内心的那份冲动,开口说道,今日见你,便心中觉得有缘,这锦盒也是一小礼物罢了!不必如此拘谨。

听到这,您11也就不再推迟把锦盒收入怀中,打算回去再查看!

此刻也是忍不住的问到,这左大人说,今日带我入宫,见一见我那同伴,不知何时能见?

上官花晨听到这也是忍不住的对宁十一,问到,十一,你不过才16岁的一个孩子,难道就不怕死?明知那个人境界高深,你还不要命的去保护你那同伴,莫非他对你就这么重要?重要到连命都不要了?

听到上官花城问自己的话,宁十一也是想了想就说到,我也不知道,当时不知道为什么就是想要保护她,

可能他是我遇到的第一个朋友吧!当时是没觉得有多怕,不过事后回想起来确实还蛮害怕的,毕竟还没找到自己的亲生父母,赵叔也好久没见到了,可是如果再一次的发生,我还是会会冲在前面保护她!

真的,除了赵叔和老师外,再也没有人这样关心我了!想到这零十一的眼神,也不由得黯淡了几分!

看着面前这个孩童,上官花晨,那是再也忍不住了,连忙起身丢下宁十一,就这样转身逃也似的离去!

看着飞奔出去的上关花,曾玲11那是一脸懵逼,这是咋了?发生了什么?我说了啥?

不过就在其走后没多久,也是一宫女模样的丫鬟走了过来,带领宁十一向旁边的宫殿走去!

望着前面的宫殿,这里应该就是赵灵儿所在的位置了吧,相隔这么久宁十一终于要再一次的见到她了,内心不由得紧张了起来!

这宫女把宁十一带到后,也就躬身行了一礼,便匆匆离开,宁十一站在门前,伸手放在门上,他想要去推开门,可是害怕见到赵灵儿那昏迷的样子,心有不忍,

有相逢就有别离,可是每个人都害怕别离。大家都知道,最后一次的别离就是死亡。我们口里说“天下无不散之筵席”,心里却舍不得喝掉手中的酒!

此刻的宁十一内心也是极为的矛盾,一方面她真的很想再一次见到赵灵儿,一方面她又害怕见到后再一次的失去!他真的怪自己,为什么没有好好保护住它?自己是那么的弱!

一次是被救了回来,那下一次呢?下下一次呢?真有那么好的运气,每一次生死存亡之际,都会有人来救自己吗?自己该如何要面对她,又该如何保护她?

这个丫头身上承担了太多太多的血海深仇,而自己却无能为力!

想到这,那放在门上的手也是慢慢的抽了回来!

就这样低着头在门口,不知道想些什么!

我想请假去看花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叮~你有一张卡牌待签收>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