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造大唐荣耀

第8章 先内再外,先近后远

李晔收回思绪,看着面白无须却英武逼人的张承业,这位自己未来设想中的股肱之臣,语气和煦:“讲。”

张承业感受到了天子语气里的善意,微微一愣。

他很清楚自己眼下的处境,上头的内贵中官们早已抛弃了他,绝不会在天子跟前提及自己,既如此,他又如何得到了天子的善待?

凭着张承业的聪明才智,他很快又联想到……莫非,今日天子是专程来见我?

张承业忽然觉得有些紧张了。

喉咙里干得厉害。

但他向来又不是怕事的人,因而心一横,干脆把横亘心中多日的话说了出来。

“臣要说的是讨伐河东之事。”

不待李晔开口允许,张承业已滔滔不绝地论述起来:

“依臣之见,万万不可用兵河东。

“凡言用兵者,皆是乱国贼子,虽万死不足谢其罪!

“先前草贼乱天下,河东李氏响应王师,奉诏出兵剿贼,论功列诸藩帅第一,于社稷有再造之大功。后虽因河中盐利与朝廷争执,但那纯是田令孜一意挑衅而致,过不在李克用,且李克用沙苑大败神策军后,勒兵不前,兵马不入潼关,可见他虽有跋扈之态,然心中君臣礼仪未灭。今朝廷因其新败而讨伐,贸然进犯有功之臣,不义;

“今朝纲萎靡,王师羸弱,军备不整,神策军空有十万之数,但其中多为空饷,供各级将领贪污克扣之用,实际人数不过半。其中又多是京城商户、浪荡子弟,借用军籍敛聚威势、逃避朝廷赋敛,常驻军营的兵戈之士再减一半。而再除去老弱病残、贪生怕死者,其中真正算得能战之士、死战之士,又剩几何?以这样一支军队,去与纵横河东、河南、河北鲜有败绩的沙陀铁骑比试沙场,一决高下,不武;

“今天下四分五裂,大大小小藩镇数十,再算上不服管教的州县、拥众自立的豪强,可以百计数,这些势力之间,或交好、或功伐、或纵、或横,但无不遵循同一个原则,远交近攻,卧榻之侧、绝不容他人鼾睡。朱全忠与秦宗权缠斗不休,解决掉秦宗权后又毅然拿结义兄弟朱瑄、朱瑾兄弟下手,李克用与赫连铎、李可举世代为死敌,杨行愍与孙儒激战淮南,等等,都是这个道理。反观大唐国建都长安,立足关中,视关中的李茂贞、王行瑜、韩建等藩镇不断坐大于无睹,不谋求关中的安定,反而去插足关东事务,舍近求远,不智;

“古语有云:凡欲攘外者,必先安内。如今朝廷内政不修,内官擅权,门阀垄断,朝堂上党同伐异,朱门内歌舞糜烂,政令不通,尊卑失序。如此情形下,不先谋修内政,整肃纲纪,反欲诉战事,谋求外功,不明。

“不义、不武、不智、不明,有此四条,万不可轻言用兵。

“臣知,臣身份卑贱,僭越言事,有失尊卑,当受斧钺之刑,可当臣听闻朝廷竟要兴兵河东时,蝇虫噬心之疼,直比死了还难受;又听闻圣上圣明圣裁,最终未朱批用兵诏令时,欣喜若狂之状,难以言表……上天垂怜,臣今日得见圣颜,故冒死也要劝谏圣上坚定罢兵意。臣一人死不足惜,社稷已危如累卵,可是再也承受不了丝毫疏忽。呕心沥血之言,望圣上明鉴。”

说罢,张承业直直跪下,伏地请罪。

“张卿快起。”

李晔忙扶起了他。

所谓深居陋巷却能运筹天下、抬头可见千里之外,说得便是张承业这种人。

若非考虑到自己的天子身份,不能有过度夸张的情绪,不能轻易示人恩威,李晔会毫不吝啬他能想到的所有夸赞的话语。

最后,他给了他能用的最高的评价:“张卿所言,句句乃朕之肺腑。”

张承业知道这句话的分量,止不住身体激动得微微颤抖,当即又想跪倒言恩,却被李晔把住了双臂未松。

被天子亲密地握着手臂,这是这位三十多岁的以忠心事主为至高信仰的宦官做梦也没想到。

他只觉得神志恍惚,如飘在云端,哪里还说得出什么话?

他就这样傻傻地被李晔牵着,来到一处软塌上坐下。

再看着年轻天子在他眼前缓缓踱步。

他还看见,天子的头微微垂着,似在思索什么事情;眉头微微皱起,似乎正为什么而困扰……他只恨不得自己粉身碎骨,只要能为天子分担些许忧虑……

李晔停步了。

问向张承志道:“方才张卿说,先安内,而后攘外。那张卿以为,这‘内’,又如何着手?”

张承业立即从榻上弹起来,躬身答道:“臣以为,重症须下猛药。”

李晔再问:“药在何处?”

张承业再答:“强兵即是药,兵强而四海晏,兵强而天下服。”

李晔在脑袋里搜索一番,道:“张濬也对我说过同样的话,可他却主张对河东用兵,而你却反对用兵,为何?”

张承业紧随李晔身后,弯腰回道:“既是圣上所问,臣唯有秉直而答。臣以为,张相公好大言,失之急躁,只看到了河东乃天下强藩所向,一举而败,便能立即重振朝廷之威严,可却忽略了先内再外、先近后远、徐徐而进的道理。”

“先内再外,先近后远……”

李晔念叨着这句话,试探着问道,

“依张卿之意,最近的地方,是何处?”

张承业毫不犹豫地答道:“便是这禁内。”

听闻此言,李晔不自觉地停住了脚步。

自小在充斥着权谋心机的禁宫内长大的张承业很清楚,他直接说出这句话乃是犯了大忌,也很容易引起天子对他的意图的猜忌。

可他更清楚,天子被众人围在最里层,每时每刻都会接触到各式各样的“忠心”,听到各式各样的“忠言”,最是反复无常,他必须得趁着天子此刻对他表露出来的信任,将他的话全部吐露出来。

“先内再外,这‘内’便首先得是禁内;先近后远,对圣上而言,也再没有比禁内更近的地方了。奴才斗胆直言,纯是一片赤诚,望圣上明鉴。”

张承业唯有再次表露忠心,希望能进一步获取天子对他的信任。

快跑啊小泥鳅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