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天之歌

第5章

深沉的夜色中,四个人正站在一处高楼的屋顶上方,“去吧”为首的金色人影这么说着。

伊瑟尔脚下使劲,轻轻一跃便是跳出了十几米远,落在了下方的某处街角,他摘下兜帽,漏出了一张略显青涩的脸庞,淡褐色的眼睛露出不通世事的眼神,光洁的皮肤在昏黄色灯光隐隐泛光,像是从家里偷跑出来的贵公子,要体验下社会的暗面。

他大步前行,拐过几个弯到了一间小旅馆门前,正当他要走进去之时,门卫将一只手横在他面前,“抱歉,这位客人,我们已经歇业了”

“已经歇业?那你为什么还守在这里呢”伊瑟尔掀开风衣,让守卫能清晰的看见别在内里的那张鎏金的请柬,略显稚嫩的声音不高不低的说着:“弱者死而强者生,我愿与魔鬼交易,用灵魂扣开地狱之门,让那些伤害辜负我的,得到应有的报应”

低沉沙哑的声音响起,本来只是正常的对暗号,可那孩子说那些话的时候仿佛真有什么东西从地狱里逃了出来,毒蛇在他耳边吐信,让他的身体不由得一颤,“暗号正确,请进。”

“呼”伊瑟尔暗松一口气,踏步走了进去,这间小旅馆比他想象的大一点,他所持有的门票自然是从别人那里“借”来的,上面的数字203是所对应的房间号,他慢慢的走上二楼,楼梯显然已经很久没人修缮过了,上楼的时候嘎吱嘎吱响。

203号房间是左起的第二间,这里没有偶数房间,他把请柬挂在门把手上,那封信专门留下了一根细线,推门而进,现在他只需要等待就好了。

“他应该已经顺利进去了”库勒说着,“再等十分钟,诃息你就能正面突进了,那时亚伯罕会在一楼大厅,至于米迦勒,我没看到你在现场,你如果想去哪里自己决定吧。”

“自由行动吗,或者说,堕天使不止一个”米迦勒远远的望着下方的旅馆,他又仔细地感知了下,看向旅馆三楼的某处,眼神冷冽。不出意外的话,就在那里吧。

库勒的能力能让他看见未来自己经历过的事,这次行动的任务分配很大程度上是由他来计划的,这种未卜先知的能力让他们占据很大优势。虽然他不能看见他自己没有“亲历”过的事,叙事也是碎片化不连续的,但也是很重要的情报来源。

十分钟的等待并不漫长,漆黑的雾气不知不觉中已经弥漫在了周围,诃息已经将自己的领域展开,本就昏暗的灯光在他的影响下显得更加雾蒙蒙了。

“叮”两声清脆的声音在夜里同时的出现,这是库勒一早调好的两个钟表,他们会在今天晚上某一时间点响起。诃息拔出长剑向正门疾驰,他淡灰色的眼眸已经完全被黑色覆盖,那些身强力壮的守卫都像被剪断了长线的木偶,瘫软在地,战斗一开始便是一边倒,旅馆里的伊瑟尔也冲出了房门,他正与大厅中的那个紫色人影对视,他将长剑横置身前,能力断罪被激发。

“我以前没见过你,你就是那个新任命的命运吗?让我看看你的实力如何。”厅堂中的亚伯罕先出声,紫色瞳孔里看不出任何情绪,和诃息的冷不同,那是漠然,仿佛他面对的只是摆摆手就能弄死的蚂蚁,微不足道。

他从背后握住剑柄,剑匣里传来齿轮啮合转动的声音,一道道锁被解开,他拔出了一把几乎和他等高的一米八的重剑,剑上的束缚被完全解开时,那一刻如同巨龙苏醒,亚伯罕瞬间就跳上了二楼,出现在伊瑟尔身前,那柄重剑在亚伯罕的驱使下迅疾如风,沉重的剑身携带着无比的力量,巨剑挥动间,空气都发出呜呜的声音,像是不堪重负的悲鸣,带着无匹的气势朝着伊瑟尔头顶落来。

伊瑟尔持剑格挡,咬牙坚持,也只是将将挡住,全身的肌肉都紧张起来,尽可能的挤出每一分力量。沉重的力量压垮了旅馆脆弱的地板,伊瑟尔被打入了一楼,溅起一地烟尘,“果然和诃息预想的一样,咳咳。”

伊瑟尔差点被那一剑压的喘不过气来,即使诃息已经沉默了对方的能力,即使他提前知道亚伯罕会直接欺身进攻,但他依然一个照面就差点落败,他们之间的力量差距比他想象的要大。但一次预测也已经成功,他深吸一口气,调整着身体的状态,他的血液正以超过平时十倍速的速度高速循环,将力量带到身体的每一个细胞,淡金色的羽翼在他身后若隐若现,头上青筋暴起,这次是伊瑟尔向亚伯罕发起冲锋。

亚伯罕击出那一剑后只是站在楼梯上方,他不屑于对刚长出利爪的小兽穷追不舍,更何况还有凶狼在背后盯着他,他看向大厅中的那道人影,水蓝色的长剑,淡灰色的眼睛,还有那张永远苦大仇深的脸,眉间好像永远都有化不去的坚冰,以及那个只装得下教廷,教皇那有限几个词汇的脑子,紫色的堕天使张开翅膀,嘴角带着充满嘲讽的笑:“好久不见啊,诃息。”

作家EPwZcv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