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天之歌

第15章

城墙处

看着面前的黑色巨大拳头,伊瑟尔不禁笑了,他们会借着这份动能直接冲出耶布斯,他们会在短时间内跨越几座城池,教会根本来不及抓住他们,只要出了圣城,别人根本挡不住他。

即使他感觉到有好几股强大的气机,但他们离得还远,他还有时间。

巨大的金色羽翼向内收拢,变成球状将伊瑟尔稳稳的护在内部,被瓦耶打的变形,又以一个变态的速度朝着某处飞去,伊瑟尔从未觉得自己的翅膀如此有力,它以一种神奇的状态保留了瓦耶全力一击的所有动能。金色翅膀的翼展长达七米,扇动间,在夜空中留下两道白色的弧线,后面炮火纷飞却追不上天使的脚步。

苏月华已经爬上了高塔钟楼的顶端,狂风带得她的衣裙左右摆动,可她纤细的身体直的像是旗杆,那气势又像是巨树,任烈风狂舞,我自岿然不动。

城墙护卫队跟着伊瑟尔的轨迹看,当然注意到了苏月华,一身白裙在夜色里格外显眼,各类炮火齐射像那个高塔,要将他们一起埋葬,四面八方都有炮弹飞来,照的世界有如白昼,又如漫天火蛇飞舞,苏月华却只是盯着那个越来越近的天使,金色的翅膀在夜色里很显眼,火光也无法掩盖他的光芒,那男孩向她张开双臂。

“果然是,货真价实的天使啊”那身影仿若来自比无尽高处更高的天国,下凡来拯救受炮火所扰的人们,苏月华也张开双臂。拥抱那个男孩。

周围炮火轰鸣,不断有火光从他们身边擦过,却无法伤他们分毫,像是有个无形的领域,驱逐一切靠近他们的危险,长长的流光划过天际,后面跟着成群火光,像是场盛大的流星雨。

教皇厅

“打开穹顶,加百列,将圣枪——昆古尼尔带来。”教皇看着教堂上方,缓缓下令,又留下一声沉重的叹息,天使的秘密果然该永远埋藏,老人想起从前,想起那个叫路西法的孩子,现在是暗黑教团的领袖,对于不听话的孩子,果然还是,不能放纵。苍老的面容不再慈祥,反而有一股久经沙场才能养成的凌厉气势。

纯白色的天使无声离开,如果伊瑟尔在这里,他肯定能认出这是那个天启图书馆三层里的人。

明亮的大灯从四面八方把大堂照得通透,老人赤裸着上身,可怖的白色蒸汽从他背后不断飘出,一个看不清面貌的白色身影在雾里若隐若现。

加百列很快就回来了,带回的与其说是枪不如说是树枝,银色枪身略显弯曲,从物理法则的角度来讲,这实在称不上一杆枪,扭曲的外形又怎么能持续高速飞行,刺进猎物的心脏。

教皇拿起了昆古尼尔,金色的纹路从他背后生长,游走到手臂上,又经由手心缠绕到了那柄银色的枪身上,那柄枪突然不住颤抖起来,像是恶龙挣扎着震动翅膀,想要挣脱教皇对它的控制,这波动足足持续了半分钟才平静下来。

“呼”老人深深吐出一口气,他已经不比年轻时候,连这把武器都险些控制不住。他望着天空,做出后撤步,将圣枪置于身后,纯白色的灵力缠绕他周身,他的身体年老但不显疲态,肌肉隆起,他模拟着伊瑟尔的气机,将猎物的气息传达给那柄枪,他向前加速跑了几步,右手连着背部的肌肉一同使劲,将昆古尼尔送了出去,那把武器奇特的造型并没有影响它的速度,化作一道光向着伊瑟尔离开的方向追去。

加百列为那位老人又披上衣袍,“去找米迦勒,让他把阿姆拉带回来。”

“是”

在伊瑟尔不停飞行下,从瓦耶那里借来的动能快要耗尽,可他不能停,耶布斯的追兵很快就会到,他奋力扇动翅膀,尽可能在他力竭前离那些对他们有威胁的人远一点。

他们正在一座森林上方低飞,伊瑟尔却突然有了汗毛乍起的感觉,让他如芒在背,来不及多想,他把苏月华向一旁送了出去。

苏月华突然被伊瑟尔抛出去整个人都处于一种懵逼状态,可她依然做出了反应,拿出长鞭缠绕在一棵树上急停。

“怎么了,伊瑟尔?”她话音刚落,伊瑟尔所在的位置却出现了一道粗壮的闪电,巨大的冲击带起滚滚烟尘,把苏月华扫飞出去,撞在一棵树上,“咳咳,你还好吗,伊瑟尔”

伊瑟尔确实比她强大很多,可即便只是刚才攻击的余波就差点重伤了她,她不停地咳出血来,肚子里翻江倒海,五脏肺腑好像都偏离了本来的位置,那冲击中蕴含着特殊的规则,它甚至没有损伤周围的一草一木,但它蔓延到苏月华身上时,她却如遭重击,差点就爬不起来。伊瑟尔受到怎样的伤害可想而知。

“有点不妙。”烟尘很快就被狂风吹散了,伊瑟尔奋力地扑腾翅膀,可他挣脱不了那柄枪,甚至他连斩断自己翅膀的能力都没有,圣枪——昆古尼尔,必中之枪,命运之枪,特别的领域展开,即使那柄枪只击中了他的左翼,但他全身好像都被什么粘连在了一起,即便拿剑砍,疼痛清晰地传递到他脑海,可他的翅膀却没有被斩断,他被抓住了,连断尾求生的资格也没有。

苏月华不知什么时候跑到了伊瑟尔身后,奋力地想要拔出那柄枪。

“没用的,这是圣枪——昆古尼尔,除了得到掷出它的人的授意,或是力量能强过这把武器,不然没有办法拔出来的。”伊瑟尔说着,脸上见汗,这柄武器一直在折磨他的神经,金色电流流经他身体的每一处,若非他运转灵力尽全力控制肌肉,不然他早就失去正常行动能力了。

“看来只能走到这一步了,退开点”伊瑟尔说这话时近乎低吼,这时他想要保持理智也困难无比。他见过亚伯罕的翅膀,了解堕天使灵力的运转,他做过一点研究,了解了堕天使化的全程,但他并不是要变成堕天使,实际上就算是堕天使翅膀也是他们身体不可分割的一部分,他会在堕天过程中强行停止,在两种体系互相冲撞的过程中,那时是他与神器链接最弱的时候。

本来就算链接再弱伊瑟尔也不能截断这段关系,但是圣枪压制住了他的翅膀,伊瑟尔神性的那一部分被压缩到极限,再加上逆转灵力运行方式,他还有机会。

他从地上站起,不再依靠翅膀,灵力开始逆流,黑色纹路从他额头开始生长,侵染了金色,他的翅膀这时呈现出独特的暗金色,逐渐向纯黑色发展。

背上的皮肉被撕裂开来,折叠在他皮肤地下的骨架被扯开,他又向前走了一步,金色的血液不停地从伤口流出,落在地上又变成黑色,发出滋滋的声响,腐蚀着大地,他的翅膀与他的链接就只剩那两个骨头的节点,裸露在外,他反手抓剑,贴着后背一划,彻底斩断了他与翅膀的连接。他与翅膀分离的那一刻,也不再被圣枪认可为一个整体,那股规则之力从他身上褪去,伊瑟尔像只断线风筝被击飞出去,幸好苏月华接住了他。

转化的过程很短暂,可却让他身心俱疲,直接昏了过去。

苏月华也是不再迟疑,背着那个男孩逃离了现场。

作家EPwZcv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