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落故国

第25章 有缘再重逢

大明湖畔的酒楼,真真看到台上的杂耍,很是高兴。

“辛大哥,虽然你的话让完颜长松走了,也不能怪你,他是金人又有啥法子呢,我敬你一杯。”

二人都是一饮而尽,一旁的楚流风默默的喝了口茶,看着刚刚下去的老者又走到了台上。

“这老者是闻名天下的说书人白老头,我看他没那么简单啊。”辛铁丹摇了摇头。

“前几日金人的铁骑刚到了德州,就被打跑了,老夫我高兴,再给大家说上一段。”台上的白老头坐了下来。

“话说熊督师十万铁骑过了大凌河,解了凌源城之围,十万铁骑也死伤了两三万人,剩下的军兵们护拥着凌源城十几万百姓,还没走到宁远,阿济格的两万铁骑就拦住了去路。”

“各位看官,阿济格是谁啊,想必大伙都不知道,他就是老汗王努尔哈赤和大妃阿巴亥的第一个儿子,阿济格勇猛善战,在边关所向披靡。熊督师看到情况不妙,让人绕路把十几万百姓送到了宁远城。等他再分兵对敌,后面的皇太极几万大军也追了上来。”

“前有阿济格,后面是皇太极。可怜我大明几万健儿都死在了大凌河两岸,最后常有火拼死保护着熊督师到了宁远城下,宁远总兵袁崇焕出来接应他们进城,熊督师的十万人马只剩下几千人了。”

白老头说完,潸然泪下,台下的酒客们都是群情激愤,有的已经哭泣起来。

楚流风红肿了眼睛,静静听着。

“常有火是谁?就是江南明月山庄白莲教主的第二个徒弟,他死命护着熊督师到了宁远城。剩下的事情,大家伙慢慢想吧,熊督师丢了大凌河一线,边关更加危急,我看他回到京师也是活不成了。”白老头说完,长叹一声走下台去。

——————————

“一路东来,赤地千里,明年春天这老百姓吃什么啊,还是啃着树皮,挖草根啊。”

刚刚走进来坐在旁边的一个女子说着,和她一起的一人,目光如炬,只是不停的喝着酒。

“兴!百姓苦。亡!百姓亦苦。只是这金人太可恨了,待我喝了这杯酒,就去边关杀敌。”辛铁丹泪流满面,又是一口喝了下去。

“你这就叫做借酒消愁愁更愁啊,现在国家内忧外患,不知道金陵那个江山令还有没有意义,没搞出来什么名堂也被金人搅黄了,还要再等到明年端午。”真真说完,旁边那桌的男子放下酒杯看了过来。

楚流风看去,竟是在金陵得月楼救了钱谦益的那二人柳星月和高怜怜,只是当时自己和真真被困在索无常的铁车里面。

“你看什么看,也是个只知道会喝酒吃肉的酒囊饭袋。”真真看到男子的眼神有些不舒服,她是忘记了,还是又在没事找事。

“你不也是个酒鬼,女人只晓得喝酒,也不会安分到哪里去。”那女子怜怜忍不住回道。

真真站起身来就要发作,这时飞纵过来一个黑影闪电般的击向了阳西真,楚流风手上的茶杯已经打了过去,真真也被他护在了身后。

嘭的一声,楚流风退了两步。

“小女娃儿,让你坏了我的好事,他放了你,我再把你捉了回去就是。”

来人竟是黑水老怪索无常。

索无常说完,又是一掌拍出,却是辛铁丹接了过来。

忽的,漫天剑影笼罩了楚流风和辛铁丹。

“留下那个女娃,剩下的都杀掉。”黑水老怪索无常已经站在了一旁,看着热闹。

剑势如虹,楚流风和辛铁丹空手对敌,有些被动。

瞬间就是几十招过去了,使剑的灰衣人,只看到他眼里面杀气越来越浓。

旁边的索无常一脸坏笑,阳西真很是着急,想去找兵刃,忽然看到旁边那桌的柳星月面前放着一把宝剑。

真真冲了过去,这时剑已经出鞘,柳星月挥剑刺向了和楚流风二人打斗的灰衣人,灰衣人措不及防,几乎吃了亏,哼了一声,转身迫开楚流风和辛铁丹,正要击向柳星月,忽然看到酒楼墙上三个血红大字“江山令”。

灰衣人的眼神再也没有杀气和光芒,和黑水老怪索无常飞一般的出了酒楼而去。

又是“江山令”,又是血红的“江山令”,竟然能够让黑水老怪索无常和功力更高的灰衣人不战而退。

这“江山令”如此神奇,威力如此之大。

阳西真已经走了过去,端着酒杯喝了下去。

“大恩不言谢,我这杯酒敬贤伉俪。”

“他是我师兄,别弄错了。”怜怜咯咯笑着,辛铁丹也走了过去。

“兄台英武之气逼人,剑术一定也是海内名家所传。辛铁丹再敬你一杯。”

“柳星月和师妹高怜怜一路东来,万千气象,感慨良多,结识三位英雄,也是人生幸事。”

柳星月从西边来的?半个多月之前还在金陵现身,楚流风没有做声。

“你从西边来的,和我也是半个老乡啊,这倒是缘分,楚流风,你别在那里不做声。”看着楚流风一动不动,真真有些不耐烦了。

“我喝一口茶吧,柳兄台!”楚流风站了起来。

五个人已经坐在了一桌。

“这江山令是什么?应该是那使剑的灰衣人看到了江山令,才走了的。”辛铁丹凝视着血红的大字,觉得不可思议。

“武林盟主慕容江山的天下第一令,武林人士无有不从,要不然你就有麻烦在身,这倒是和我那神衣飞甲有的一比。你这锦衣卫大人还不知道,亏了你这份身手。”真真显然是喝多了,已经说出了神衣飞甲。

辛铁丹很是惊讶。

“明年端午,陕北风云谷,你也要去的,我们五个人谁也跑不掉。”真真又是说到。

柳星月和师妹平静的很,一个在吃酒,一个慢条斯理的夹着菜。

外面风雪这时大了起来,又传来了哭笑之声,却是震得人浑身不自在。

“是她?她武功如此之高,真是疯了吗?她究竟是何人。”

楚流风想到了那个尼姑,那首悲凉沧桑的诗句虽说记不清楚了,听到她的哭笑声还是让人压抑,这个人又是什么样的人生?是苦难还是刺激,让她变成了如此。

真真还在大口喝着酒,仿佛这天地之中,除了酒,她就没有更快乐的事了。

游走的枯木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上QQ阅读APP看书,有角色卡牌掉落>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