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尸倒计时

行尸倒计时
上QQ阅读APP,新人免费读10天
新人需设备和账号都为新

第20章 天台悖难

第五层,

众人把遮布放下,

天空盘旋的一只只丧鸟接连鸣叫,转瞬飞来,

似乎在它们眼中只有入口和目标,

随着一只落在特地为它们准备好的入口,其它皆是不断飞涌进来,它们鸣叫时把自己长硬的鸟喙张开着,让人感觉三个人头都能被一起夹裂,

舌根上面激烈抖动的悬雍垂清晰可见,像是没固定稳固的发动机一样凶猛。

大家拿着火把根本不怕。各往商场里面狂奔,上方一个个重物开始砸中丧鸟,

这还不够,

人们均有在走廊上活动,丧鸟们跟着冲进了中部空旷的空间,又落在围栏上,停在电梯上,

或在人头上追飞着,

一只只还在不断飞进宽敞的内部,

数分钟后已经四五十只在商场里了。

众人是分成几个小队,各引于不同店内,

队里部分人用火把与其它燃物封围,部分迅速用武器捅刺,

或用制好的陷阱,满满布置于店内上方,都是掉落重物砸中。

为了幸存下去,所有人准备的充分,这样干掉了一百多只才安静下来。

看着一只只鸟尸,众人心情激动到了极点。

“我就说,它们本来就不是人类的对手。”洋晨自语。他认为赵卫宁说的非常正确,只是数量多而已。而现在就算是数量庞大,不也干得很漂亮吗。

一旁人们正在补刀,洋晨满意地点了点头,转身离开之际,忽一只丧鸟爬了起来,眼看长长的喙就要夹爆到一人脑袋,是握着砍刀的李志猛然迅速戳进它血盆大口。

人们惊得失色,而李志此刻神勇异常,是正面把砍刀捅了进去,就相当于把自己往嘴里送,丧鸟倒了下来,着实惊呆一双双眼睛。

洋晨也是讶然,李志竟忽然这么勇猛无双起来了,那毕竟当过兵,看来没有生锈,觉悟了?

李志面无波澜,似乎对自己出现的举动,认为是应当做的,一件小事不足挂齿,抽刀等动作有条不紊,带头补刀了。

事后,

当李志淡然走过洋晨旁边,甚至还带些风。

“你又活了?”洋晨转身说。

李志保持着背面,是一种相提并论的语气,道:“如果你认为能打倒我,或者我不能站起来,那你就失算了。我是不会被击垮的。”

这给洋晨的感觉是重新站了起来,而且与以往很不一样,难清是好是坏,随后去跟肖恩交谈。

“他的事也有我的过错。我检查不力,我没有想到自己的管理如此不到位。

对于家园,我实在是未当好管理的角色。

就连身为岛主的你都没有接待好。但我无比感谢你。在同意周成带走你的那次,你给我的提醒很对。

好在也没有留下你。否则不会从地铁逃生了。

他虽然行事有不为人知的一面,毕竟是得力干将,再怎么不济,还是有一定能耐的,这就是目前需要的。在目前过于紧张当下,难听话就像废物利用一样。事实证明,他刚才还是表现很强力。”肖恩带着沉重繁多心绪。

“我敬重你的举动。”

“你是一个岛主,现今人在这里。有很多的事确实超出旁人想象,包括我。你就是我们家园的一员。”肖恩彻底改变了对洋晨的态度,接着说,

“既然李志真想为大家做什么,那我便命令他,听你的吩咐。”

“这……”洋晨略感为难。

“那除非他不是真的想为家园做什么,或者根本没有想清楚。”

“那就这样吧。”洋晨点了点头,“贾雯,你们是怎么遇到她的,她是要非常小心的人。”

肖恩手苦恼得插入头发,把事情道来:

“她和赵卫宁逃出岛之后,确实是苦命的经历,不然我也不会同情她了……”

当洋晨听到赵卫宁的变异是为她死了的时候,一度讶然。

“他知道家园的位置。虽然路上遇到了我们的人,可惜他这样的大人物没多久就变异了。

我们人遇到他时,他其实已经被咬伤了,断了自己手臂,可惜还是没能幸存多久。”肖恩叹然。

听着,洋晨露出复杂的心绪,可以想象得出末世皇帝的最终凄苦,

逃出生天后这样的落寞与以往截然相反,

不但没有实现疯狂的梦想,最终还是变异了。

“大家都在准备武器和陷阱,事后你打算从地铁轨道往哪里走?”肖恩说。

洋晨眼神坚定,已经准备好了路径,回道:“往西边!离开A市!否则我们恐怕都会死!”

肖恩极肯定地点了点头,此外担忧:

“那些行尸,我也真不想再攻击了,我总感觉窗户纸要被捅破了。”

洋晨以埋在废墟里的几只重尸为例:

“它们不了解人类文明,所以成了废墟一部分。能从地上拿掉下来的店广告牌,却不能从店门上把牌取下来,拿着汽车门,却不是从车直接卸下来拿着,

所以我说还是病毒,

只是病毒的复杂传播而已。”

肖恩心里惊疑,一度谨慎、远见的洋晨,他竟然犯自己提醒别人的问题了吗?

一旁,从服装店出来的肖月儿过来,穿着白色背心加黑皮革外套黑裤,戴着黑色半指手套,反而更显洁白亮丽与干脆利落。

肖恩对肖月儿沉声:“你工具呢?这样太危险了。时刻带着会很有安全感,更防止随时可能出现的危险。”不过她觉得这太苛刻了,难道丧尸能瞬间移动。

肖恩严厉:“我不管!总之你就要这么做!”

洋晨略感惊诧,肖恩变化很大,现在仿佛比他还要谨慎小心了,当然,肖月儿是其唯一的亲人了。

五楼,

大家最后是要从先前窗户拆掉的位置逃走,一根根绳子还有堵物等,不久后都准备好了。

众人把商场内的东西拆掉并点燃,向地铁口方向那面外扔了出去,也就是北面。

点燃的东西落到地上后,丧尸就被逼开一些。此刻字典里不需要节省两个字,尽量尽情扔,不久后这面已经没有丧尸了。

过程中洋晨发觉李志不在,立刻就找。

终于在最高层,洋晨盯着问:“你怎么在最高层,你在干嘛?”

“没有,我只是看看而已。”李志略尬笑道。

“真的没有吗?”

“真没有!我只是觉信号得用沙发才行,既重,而且在最高层,能很好传播开。”

洋晨看了少许,才移开目光说:“你不要有其它想法,做事就好。”

最高层以一张沙发掉落动静为信号。众人同时把门打开,都往高层跑去,丧尸们被吸引进来也往高层追逐,

这时候东西两边接近北边的位置,把服装等易燃物扔出去,还有点燃的火把,进一步封死它们往北的可能。

很快一楼全都是丧尸了,众人一起在走廊奔跑,吸引它们占满空间。

丧群中一只高大重尸被发现!正在从电梯上来!众人感到大事不妙,这只看着怎么有点像拖红绿灯杆、被他们砸死的那个!

大家进入第五楼后,利索地把电梯堵好,所有人低着身子到了之前丧鸟飞进来的窗口,准备一个个下去。

但肖月儿与贾雯不见了。

洋晨诧异,一直光盯李志,没注意肖月儿。

“她们人呢?去哪里去了!”肖恩急成热锅上的蚂蚁。

众人全都没有看见。

“李志呢!”肖恩急道,居然也不在。可忽然李志从走廊过来,神色慌里慌张。

“你怎么回事!跑哪里去了!看到肖月儿了吗?贾雯怎么也不见了?”肖恩问他。

“我收拾东西…没有看见。”李志回答,但隐隐有种拖拉、不是干脆果断离开的味道,好像落了什么。

有人说:“我们千万不要出声的好!我们已经做好了视野阻挡,就悄悄顺着绳子下去,迅速往地铁口跑去!”

刚才……

“你在吗?”楼顶天台,肖月儿呼唤。

看来贾雯不在楼上,叫自己来做什么,忽然她幽寒声音传来:“这里大商场就如当初那儿的一样,同样都是商场,真像命运一样。也很讨厌。”

“你在这里!”肖月儿惊讶,不过还没发现贾雯身影,仿佛心怀不轨一样。

“快走吧,在这里观察的吗,在动身去地铁口前要引动丧尸很危险,我们不要多待一刻。”肖月儿好心说。

“哪里不危险。现在就很危险。我们一直很危险,至少我是这样。”贾雯寒霜一样声音,还有些嫉妒。

肖月儿马上就意识不对劲,问道:“你为什么要这么做呢。”

五只丧尸忽然出现,她不敢相信,贾雯竟然真是在害自己。

“别!我知道了你有苦衷,你的肚子……”肖月儿话还没说完,丧尸就近身过来了。

她握着武器已经进入战斗状态,

在门的位置贾雯忽然露出身影,说:

“我的秘密不能被人发现,谁让你夺走了我的东西,夺走了我的安然。

你就待在这里吧,就像当初困在商场里的我一样。”

话闭转身离开,门一打开惊叫一声,楼梯中竟然丧尸快速涌进来把她扑倒!

贾雯死命往后爬!拼命踹着抓着脚的丧尸!这是在短时间内发生的,其它几只就要涌上,她连爬带滚起来直往一边躲。

丧尸出现的那一刻,肖月儿迅速反应借助设施躲避视野并绕着悄然靠近门,迅捷准确地把门关上!

而八只丧尸把贾雯逼到天台边缘,肖月儿在后面冲上去挥动武器,几只丧尸转身咬她。

贾雯被群丧尸挤得身子往后仰,两只手各推按着一只丧尸,使不能咬到自己,其它丧尸在后面伸着死亡之手,她越来越要掉下去。

往地面看,三十米左右的高度,人都会发瘆打颤。

肖月儿身姿矫健,是第一时间处理丧尸,但就剩下贾雯面前的三只时,贾雯就不幸掉了下去。

这一幕让肖月儿惊慌到心底,处理掉转向她的三只,赶忙到天台边往下看,贾雯的背包挂在大logo一角上,人因此还没有掉下去。

“千万别动!我用绳子救你!”她连忙大声安抚贾雯不要害怕,一边赶快把绳子往下递一边提醒,“动作幅度千万不要大!快把绳子小心地牢固在腰部,我把你拉上来!”

肖月儿马上左右看,没有好固定的东西,就把绳子己端绑在自己的腰上。

当好了的时候,她赶紧把绳子往上拉,有些重,门那边却传来嘶吼!而且是重尸的声音!

两人脸色瞬间变了又变,几乎没拉多少,重尸及手里的工具把门一下子破开了!

工具向肖月儿飞来,瞬间就被砸中!天台边身体不稳,绳子一松,受贾雯的重量,她也掉了下去。

第五层洋晨急切寻找,按理说她们不可能这个时候人不见了,但重尸似乎往楼顶去了!他也慌忙跑去,在不远处侦查判断。

离得楼梯不远,听到重尸声就知道完了!

重尸从楼顶楼梯下去!整个很迅速!身后跟着丧尸!

它在天台只会有一件事,离开却是一副奔忙样子,就像有什么事!

洋晨趁时进入天台,四处没有任何人!

肖月儿在哪里!他万分焦急,四周根本没有人,猛然赶到边缘往下看,两个人正在被吊着。

“你果然还是出现了。”抬着头的贾雯望着他,仿佛预见好了在等他。

此刻肖月儿昏晕了过去,她们被同一根绳子的两端缠固着,绳子中间惊险挂在logo上,两人都被吊着。

洋晨看到的一瞬间是怒视贾雯,一定是她干的,他急忙取绳子,忽然重尸的嘶吼传来,在哪里,贾雯向窗内看去。

洋晨此刻神色辛苦,咬牙把绳子往下放。

这样的绝境,贾雯异常平静,说道:

“我知道你会救谁。坏人和好人,你会救谁呢,当然是好人。”

洋晨神色露出了痛苦,即便贾雯对自己、又到今天地步,

他也露出了对她以往自己那感情才会有的剧烈痛苦,

下去的绳子在发抖,

心里道:「当我听到你说我什么时候给你父母打电话的,我心里何等震惊,

你父母告诉我,已经把我说的通知到你了。你为什么不承认呢?

我还是为你死!如同没有听到!你却为赵卫宁捅我一刀!

你还想祸害肖月儿!你这个坏人,我应该救她,不是救你。」

滑钩勾住了肖月儿,往上提拉,重尸明显是出现在了贾雯那位置楼内不远处。

贾雯说:“洋晨。我逃离商城的时候你还没来救我,之后我被人救了下来,那个人后来侮辱了我,我不知道你在哪里,这种感觉太痛苦了,仿佛世界只有我一个人,我也在找你的下落,

后来遇到赵卫宁时,我发现自己有了身孕,他救了我,也不嫌弃我。”

霎时间洋晨心神皆震,贾雯那端绳子松开了,重尸扔出的景观盆没有击中,她掉了下去,一直望着洋晨,就在他眼前摔在了地面。

洋晨手忽地松了一下,肖月儿往下掉了些,恍然又抓住,并把她拉了上来。

大商场内,

洋晨背着肖月儿直躲直逃。那只重尸没有打到贾雯就往下跑去了。

他用绳子把肖月儿绑自己背上,在给丧鸟的入口处,握住两根下去的绳子,到了地面全速往地铁口方向。

到了黑暗地铁内,已经跟一人汇合的众人看清是活人是洋晨,本来很多人是提议走的。

肖恩一见昏厥下的妹妹,而且好像受了重伤,痛彻心扉下面相森然。

李志顿时问洋晨:

“还有贾雯呢!?发生了什么!”

洋晨脏乱的头发遮挡了眼睛,表情都看不见,他蹲着不说话。

“看你都做了什么!又死了人,你却还活着,你……”李志急得要上前揪住他。

周成及时推开了李志,站在中间警告:

“你最好别伤害他。我们现在都需要他,你要是敢再动手,我保证不会管什么原则,一定不客气。”

李志气恼站开,样子万分急躁,又对墙一阵拳打脚踢。

肖恩背着肖月儿,对大家说:“现在就按洋晨说的路线走,一路往西。”

众人顺着车轨走,封闭的感觉很不好受,到了下一站点,又跟剩下两人汇合了。

再相继过去三个站点,这肯定早早远离了母体位置。

当前行时,总会派人先在前面探路,有情况就两个手电筒一起向回打着。

经过站点也有去附近搜寻食物的必要。

众人这样又过了四个站点,才彻彻底底安心离开地铁轨道的前行。

每个人才发觉,外面的寒冷。

现在中午,在附近高楼顶观察,丧尸不密集也不多,众人仍然继续商议往后该怎么办。

一边肖月儿醒来了,很快到窗边失魂落魄的洋晨身旁,说:

“她怀孕了,偷吃食物是为了腹中胎儿。她隐瞒,是怕影响到自己幸存。

我想了想,一个女流之辈,在末世想要幸存下去,真的一点不容易。而我,是因为有哥哥。

她真是太苦了。

当时我想告诉她,我们都会帮助她,不用害怕,可是没有用。

洋晨,我尽力去帮了。

那是两条人命……

洋晨呆呆望着窗外。

当时只能二选一,最终却是一尸两命。贾雯算是自杀了,选择不被重尸杀死,他根本不能明白她是什么意思。

她绝望,也不希望孩子来到世上吗?

她不想被重尸杀死,选择为了肖月儿尽快被救下而牺牲了自己吗?

她掉下去时头发遮挡,仿佛露出了异变前对他的笑容,是说明一直都心系着他,放在心底,为了他好吗?

没有她,赵卫宁是不是早杀死了他?

是不是为了他能幸存下去?

她放手前说的话,是说明她觉得自己不配再跟他在一起了吗?

又会不会是到了赵卫宁岛上变异事件的发生,才导致误会他了?

明明她的父母回复说已经通知到她,她还否认,这都是为什么……

她是好还是坏?什么是好人什么是坏人?

在她心里,他自己到底是不是被她一直说的那样子,可是现在没机会了。

………

他极其痛苦,心已空了。

肖月儿知道他此刻痛,但大家都想他说话,她问道:“我们该怎么办?”

“我…我不知道……”洋晨咬不清字。他转过脸,只有两道泪痕,失去活力的眼睛,没有办法,充满了无助无望……

举杯明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