拾起晨昏记忆

第5章

信纸停留在了杨夏房间的书架上,永远。

无人知晓。

雨季,时常下雨,阴晴不定。

张锐琳周末会在一家叫“Solitude”的咖啡馆里兼职,刚帮客人点完单,手机响了起来。

她拿出手机,接通电话,“姐,快要过清明了,妈这几天准备祭祖的事,你能回来吗?”

张锐琳抬了表,三月下旬,对方的声音放低,“你已经很久没有回家了。”

“我知道了,过两天我就回来。”

“好。”

夜晚,张锐琳躺在床上,才想起白天的事情,准备提前订了一张轻轨票,收到了胡俊轩的讯息:“清明你回去吗?”

“我回K市。”

“一起吧?”

“好啊。”

三天后,张锐琳托着行李箱从轻轨站里走了出来,人流量大,胡俊轩的脚步稍微变小。

张锐琳的手机响了起来。

“锐琳啊,小愿告诉我今天M市到K市的轻轨只有这个点,你下轻轨了没有,需不需要我们接你啊?”

“妈?”张锐琳疑惑,看了一下手机里的备注,是张愿没错啊。她又把手机怼到耳边,隐隐听见对面的声音也有些喧腾。

对方的手机像是被夺来夺去,发出的“咔咔”声有些刺耳。

最终对面的环境清净下来,张锐琳才开口,“你们不用过来,我已经在回家的路上了。”言毕,胡俊轩的手掌扣了上来,她的心有些砰动,另一只在耳边的手僵住,抬眼看了一下他。

“怎么了?”胡俊轩低着头。

张锐琳缓缓的摇了摇头,“没事。”

两个人安静的走出站点,张锐琳怔怔的看着他,“那个……我先回家了。”

胡俊轩这才松开手,“我们再联系吧。”

回家的路上,岁月的犁铧劈开泥土板结的记忆,轻快的足音摇醒春风沉醉的梦境。她踏着春的足迹,捡起春姑娘丢在河边的画稿,漫步春天的田头,寻觅春姑娘遗落的诗行。春天的脚步是这样轻盈,春天的绿纱巾是这样撩人心神。踩在春天的沃土上,一股清甜的味道浸透她的灵魂。

小区附近的有一片江河,还来不及储存一个冬天的记忆,欢快的江水就已经浸染了春天的诗意,春风得意,便能吹开江边任一朵含羞的蓓蕾。

是很久都没有回来看过了,K市变化万千,小区旁的便利店还开着,便利店的老板娘一眼就认得自己,赠了一瓶矿泉水给她。

搬着行李箱走上六楼,门锁还是两年前的那一个,家还是原来的家,家中的设计、物品的放置一样都没有变过。

饭桌上的菜是热腾腾的,林叶从厨房里端来了一锅汤,见张锐琳杵在客厅,敞开笑颜,“哎哟,终于舍得回来了?”

“最近忙着考编制呢。”

林叶放好锅,摘下防热手套放一边,“你才这么年轻,我也不会逼你什么的。”

张锐琳把行李箱托回房间,里面的东西没变,但地上多了两个储物箱,她留意了一下,都是张愿高考要用的书籍。

她拉上房门时,张愿同时也出来了。张锐琳远迈一步,张愿见状,叫唤了她,“姐。”

张愿上前,“我知道这么多年你都不接受我,可是事情总归要过去的。”

“麻烦把你的东西从我房间里扔掉,谢谢。”

两个人装作什么事也没发生一样,坐在餐桌前有鱼有味的吃起午餐,张锐琳夹了一颗西兰菜在碗里,林叶启齿,“小愿的老师告诉我,她可能会有保送的名额,当时听得我,可喜了。”

张锐琳把西兰菜塞入口中,细嚼慢咽,默不作声的看着碗里的白米饭。

林叶不满意地看着张锐琳,“你这是什么态度啊?”

张锐琳镇定自若的回答,“我这个人,从来就看不上通过非正常手段得到特殊机会的人,就算是她有这个能力。”

张愿的心忽地抽动一下,恼羞成怒的视着她,“姐,你这话是什么意思,刚回来就要把大家都弄得不好看吗?”

张锐琳睐了一眼两人,什么话也没说。

弓长南徘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上QQ阅读APP看书,有角色卡牌掉落>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