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少,您夫人又跑路了

第16章 让你欺负回来

沈安安还在说着些什么,陆景深已经不想听了,低头便攫住了那张不停说话的嘴巴。她每次都把话说那么绝,不知道他也会伤心的嘛,他只是喜欢她,想把她留在身边而已。

有湿润的液体滑过脸颊,陆景深抬头深深地看着她,抓着她的手就打在了自己身上,“别哭了,让你欺负回来!”

沈安安抽噎着,轻轻笑出了声,声音发出,就又觉得不对,立刻禁了声。

“我们和好吧!”陆景深说得每一个字像是在微波炉里加热了一般,烫得她耳朵一红再红。

说得好像他们有什么误会一样。她只是...

“你不说话,我就当你原谅我了。”陆景深抬手就要帮她擦掉眼角的泪花。

沈安安一脸震惊,对方还真是脸皮厚啊。她甚至都没有开口说一句话,对方就已经把整件事盖棺定论,并给出了解决的方案。但她似乎也不怎么生气了,是怎么回事!怎么会有这么奇怪的感情,抡起拳头就往对方身上砸了过去。

“我,我就是想打人了!”沈安安说着就又狠狠往对方身上锤了几拳,对方也没有反抗,沈安安越发觉得不对劲,别扭地开口,“我没有原谅你!”

开口就发觉自己上当了,有原谅就有误会,她间接承认他们之间只是一个误会了!

“你耳朵红了”!

陆景深贴着她的耳朵说道,有些黏糊糊的温热。

沈安安刚刚燃起的一点点不知名的情绪瞬间被压了下去,五公分的小高跟想也没想就踩了下去。

“嘶-”陆景深疼得咬紧了后槽牙,“你...果然最毒妇人心!”

“呸,说谁妇人,快收回!老娘还年轻着呢,你不要胡说,行不行!我还有这样的宏伟事业要去闯荡呢!”沈安安抓狂了!

“好,你不是妇人,你是小妇人,这个总行了吧!”陆景深回应着她,不喜欢她顶嘴的样子,却又期待她反抗时露出獠牙的样子。她这样不肯吃亏的性格,睚眦必报。就是不知道她会不会憋着什么大招要报复她。

“你想死嘛?”果然沈安安的巴掌就轮了过来。陆景深早有预感,轻易就捉住了对方的手。

“我这是在夸你啊,小妇人多好啊,最好嫁给自己的心上人,富甲一方!他会疼你,爱你,宠你,你想要什么,都给你。就算是天上的月亮,也一定给你摘下来!”

沈安安不屑一顾,对方的胡话,张口就来,不知道和多少人说过同样的话呢!不知道成为多少人心中的梦中情人了。

“我呸,我才不屑于嫁给有钱人呢!嫁给有钱人有什么好的呀,那就是一个陪衬,有钱人的附属品。身在豪门,要着想的事太多了,事事都要着想,前怕狼后怕虎,那样的日子多约束。就算是小妇人,我也要做那个勇敢追求自我出国寻找真爱的那个!我要自由,像风一样!”

“那,我带你出国吧,也让你当记者,让你出版读物,让你拥有无数人的掌声,把你捧到众星之端,成为万人景仰,如何?”

沈安安抬头对上他的眸子,男人说得轻巧,似乎那是触手可及的事情,沈安安却突然笑了,“你多大了,还想着这些宏伟梦想。而且要谈理想这儿也不是一个好地方呀。”沈安安说着就伸手要去推开更衣室的门。

门打开的一瞬,沈安安和眼前的人四目相望,立刻成了木头人,一动也不会动了。

陆景深看她这般模样,疑窦丛生,扭头就看见了陆浩宇。

他穿白色衬衫,扣子扣到第一颗扣,规规矩矩,一如咖啡店时初见的模样,整个人都写着“我是好学生”的模样。

“小叔!”

陆浩宇掩下眼中的光,开口喊道。

“嗯!”陆景深低低应了声,便拥着沈安安出了更衣室。后者倒是安静,不说一词,但陆景深却不打算放过她。

“你见过的,这是你小婶婶。”陆景深扭头看着身侧面的人一眼,又看向了对面的男人,“叫人!”

陆浩宇本是从隔壁衣服店追过来,没想到在这儿跟丢了,还在想人去哪儿了,就看到两个人从更衣室里一起走出来。抬眼便看见沈安安被吻花了的口红。他扯了扯嘴角,喊着,“小婶婶好!”

沈安安僵硬地站在那儿,叫什么小婶婶,他什么时候这么听话了!虽然当时也没想和这小子有什么天长地久的感情,但这会儿属实有些理不乱的感情,话说怎么有种被捉奸的感觉!

“陆浩宇,我之前怎么不知道你这么听话,他让你叫我小婶婶,你就叫。他让你去死,你去不去啊!”

沈安安看着眼前这个男人就很生气,突然很气不过,明明那样温润如玉的男人,却要被人拿捏,还不敢反驳。她忍不住冷嘲热讽,颇有些得不到就毁掉的意味。

“怎么不说话,你小婶婶在问你话呢?”

陆景深提醒道,虽然知道沈安安在指桑骂槐,却还是决定装作不知,温柔地看向沈安安,像是在安抚。

“小婶婶教训的是,我今后一定铭记于心!不敢忘记。长辈的话大多还是要听的,毕竟于己有益。还望小婶婶不要放在心上,往事不可追!凡事还是要...”

陆浩宇解释的话还没有说完,就被陆景深打断了。

“放肆!”陆景深大呵一声,“胆子肥了,这种话也敢说,你想让她把你放在心上,你也配!”

陆景深突然的恼怒,让本来想要开口反驳的沈安安一惊。眼睁睁看着那只炸了毛的刺猬开始刺人。放狠话的陆景深可真是不容小觑。

“喂,”沈安安看不下去,那毕竟还只是个弟弟,“是你让人家回答的,人家回答了,你又不高兴了。他何其无辜,什么都没干,就平白被你数落一通,你还是他长辈呢,为老不尊说的就是你!再说了就算是有事,也是我惹出来的,有什么账,你找我算。你欺负他,算怎么回事!”不等对方反应,立刻又对陆浩宇说,“陆浩宇,你不是来逛商场的嘛,没你什么事了,你可以消失在我眼前了。”

沈安安说着就冲他摆了摆手,后者看着夸夸其谈的沈安安,眼神最终落在陆景深身上。

“没听见嘛,消失,立刻!”陆景深在暴躁的边缘疯狂试探。

米子键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