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千千劫

第53章 自作多情(二)

谁知,这位已到而立之年、尚未婚娶的叶先生,知道孩子家长看出他用意,反唇相讥,但得知是一位靓丽姐姐代答,非但不恼怒,还想入非非,试试这位才情不俗的小美人之心,便再出—上联:

“园内好花,蝴蝶无心亦欲采;”

林成茂只好又带回来,林诗韵看后,知是淫邀艳约之词,想到叶先生可能有误会,就对下联:

“画中佳果,猿猴有意却难寻。”

情迷心窍的叶先生,弄不准这位姐姐,对他究竟有没有意思?还是试探他的诚意?他想投石问路,含蓄地出一联:

“天寒地冻,今晚定能成霜;”

林诗韵看出有问题来,这个“霜”字,不就是“双”的谐音?想不到这个叶先生,还是不肯罢休!马上回了下联:

“月冷星稀,此夕断然无雨。”

叶先生看出“雨”,乃“语”的谐音,她见我才华横溢,怎么会无语?人家毕竟是大姑娘,明明是心里喜欢,却故意嘴里否认,或者不好意思,表现得衿持点而已,他认为追女孩,应该主动点,于是步步相逼,心急于与小姐见面定情,干脆直截了当,又写个上联:

“风紧林密,问樵夫何处下手?”

林诗韵见叶先生欲迷心窍,艳心不死,死缠烂打,便断然拒绝他,于是回答:

“山高水深,劝渔翁及早回头。”

叶先生看后认为,我有爱你的权利,大胆爱你没商量,只要我不放弃,契而不舍,即使姑娘的心是坚冰,也会被我融化,于是又写一联:

“桃梅李杏,这些花哪时开放?”

林诗韵见此先生还不死心,如牛皮灯笼,无法点明,故意相激地答以下联:

“稻麦黍稷,此杂种是何先生!”

叶先生看后,才知自己是自作多情,白白浪费了自己的一片痴情,对天长叹一声,只好作罢。

不久,温碧柔生了一对双胞胎,满月设宴,夏府高朋满座,夏擎天讲究排场,连八姨太弟弟的老师都请来作客。

当温碧柔抱着双胞胎出来,宾客纷纷上前贺喜,叶先生趁机挤上前去,想借问两个婴儿哪个先出生?占这位漂亮妈妈的口头便宜,故意一语双关地问:

“请问哪个是‘先生’的?”

温碧柔听出弦外之音,她反唇相讥说:

“不管哪一个?‘先生’是我的儿子,‘后生’也是我的儿子。”

那位叶先生闻言,狼狈不堪,无地自容,悄悄溜走。

宾客们也明白,是什么一回事?登时爆出热烈的掌声……

夏擎天听说儿媳妇少女时,已冰雪聪明,十六岁时温碧柔,在家乡的增和桥下洗衣服。

一个穿着盗来僧衣的秃汉正过桥,秃汉看看桥名,又往桥下望望,娇美艳绝的温碧柔后,出言调戏,他摇头晃脑地吟道:

“有土是个增,没土是个曾,去土添人变作僧。僧人若还俗,定要娶媳妇。桥下洗衣女,应许不应许?”

同路一个秀才模样之人闻言后,望望桥下洗衣的温碧柔,也咬文嚼字地吟道:

“有口是个和,没口是个禾,去口添斗变作科。科举一才郎,金榜把名扬。桥下洗衣女,嫁我入洞房。”

温碧柔没想到两人借诗调戏,存心轻薄,心里暗骂一句“下流”。

她抬头望望桥名后,微微一笑,随口反击,朱唇轻启,道:

“有木是个桥,没木是个乔,去木添女变成娇。娇女上桥来,见到两蠢才。秃驴不知耻,娃娃骂奶奶。”

温碧柔吟完,端盆笑眯眯地走了,被骂得体无完肤的秃汉与秀才,大眼瞪小眼看着她走。

贤通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上QQ阅读APP看书,有角色卡牌掉落>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