奶爸回到乡村搞养殖

第7章 摸鱼

前面的一棵山槐开花了,白色和黄色的花序交杂在一起,在阳光下熠熠发光。

远远看去,像一把把小扇子缀在枝头。

地上有不少山槐的花,花朵落下来都散架了,一根根细丝杂乱地铺在地面上。

星星蹲下捡了几根淡黄色的细丝。

蒋非告诉她,那是山槐的花。

星星站在树下,仰头看着眼前这棵高大的树木。

一只红嘴蓝鹊飞到了树枝上,爪子勾得好几朵花掉了下来。

“那只鸟摘的花。”星星指着地上的花丝说道。

“那是红嘴蓝鹊。”

不管星星记不记得住,蒋非喜欢把看到的植物、动物都告诉她。

看得多了,重复多了,总是容易记住一些的吧!

“啊哈啊哈—”红嘴蓝鹊一边粗哑地叫着,一边飞走了。

“啊哈啊哈—”星星笑了笑,拉住爸爸的手,“我也会。”

“还可以会点别的,布谷布谷。”蒋非说道。

“啁啾—啁啾—”

“喳喳—”

......

蒋非带着星星来到小溪。

溪边有几棵高大的树木,倒映在溪水里。

星星穿着短裤,脱了鞋子便可直接下水。

她的小脚丫轻轻在水面上一点,晃起一圈圈细小的涟漪,树的倒影随之波动。

蒋非跟着走了下去,溪水清且浅,底下是细细的泥沙和大大小小的石头。

有些地方长着些水草,还有干枯的树枝和树叶横在水面上。

星星弯腰盯着水里,蒋非站了一会儿,问道:“星星,有看到小鱼吗?”

“有。”星星点点头,一群看起来很小很小的鱼刚从她的脚边游过。

可它们游得好快,一下子就钻到下面的水草丛里去了。

她抬起了头:“爸爸,小鱼儿会游,我们抓不到它们啊。”

“不抓那些游来游去的,有些鱼喜欢趴在石头下,我们翻开石头来看看。”

蒋非双手搭在一块不大的石头上,轻声告诉女儿:“翻石头的时候动作要轻要快。”

“一来不容易吓到小鱼,二来猛地一翻,容易带动底下的泥沙,搅得水都浑了,趁你看不见,鱼一下子逃之夭夭了。”

蒋非说完,用眼神示意女儿仔细看着,翻开了手下的石头。

他右手往水里一摁,感受着水流从指缝穿过,以及一条小鱼撞在掌心,试图溜走。

蒋非扣住了小鱼,手指一合拢,连鱼带水装到了塑料袋。

“哇,真的是鱼儿!”星星惊喜地喊道。

她隔着塑料袋,凑近看着里面的小鱼游啊游。

“爸爸,这是什么鱼?”

“石爬鮡,我们平时都叫它石爬子。”

这种鱼特别小只,嘴巴宽大,身体扁平扁平的,它们喜欢藏在石头底下,很好捉到。

“石爬子。”

星星重复了一遍,看着溪水,眼睛亮晶晶的,笑着说道:“鱼儿,鱼儿,我来咯。”

星星学着她爸爸的样子,轻轻翻开一块石头,什么都没有。

再翻开左边的,还是什么都没有。

星星有些沮丧,嘴角下垂。

“爸爸~,你来翻好不好?”

“嘘!”蒋非食指抵在唇边,指了指游过来的一群小鱼。

星星眼睛一眨不眨地盯着,它们游着游着,忽然往泥沙里一趴,就不动了。

“你可以走过去抓它们,抓得到的。”蒋非鼓励地拍了拍女儿的肩膀。

星星小心翼翼地走动,水波一荡,它们就摆着身子游呀游,很快又趴在那儿不动了。

她双手一捧就抓住了!

星星连着抓了好几条,捧进塑料袋里。

“爸爸,这又是什么鱼?它们好呆啊。”她好奇地问道。

小鱼只有几厘米长,身上带着棕褐色的斑纹,头大身子小。

“沙里趴,它是溪里河里的傻瓜鱼。”

要是用钓竿来钓鱼的话,沙里趴咬钩后总是不动,半天鱼浮子都没有反应的。

等到提起来后,才会看到沙里趴正吊在钩上一动不动呢。

徒手也很容易抓到它们,每次都一副笨头笨脑的样子,藏也不会好好藏。

……

蒋非和星星抓了不少鱼,都是些尾指大小、长不大的小鱼。

还看到了几只小虾米,一晃眼就藏起来了。

还有几只山螃蟹趴在石头上晒太阳。

星星坐在溪边,看山螃蟹优哉游哉地享受着阳光的温暖,时不时晃着脚丫在水里搅动。

坐在溪边晒着太阳,感觉时间都变慢了,溪水叮叮咚咚的声音、风吹树叶的沙沙声、小鸟的叫声互相应和。

准备回去的时候,星星指着溪水浅处的一滩黑色东西说道:“爸爸,我想装一些回去养着。”

“你知道那是什么吗?”蒋非带着她走了过去。

那是一大片青蛙的卵,黑色的卵跟米粒差不多大,外面裹着一层透明的膜,彼此相连,结成了一大团卵块。

“知道,那是青蛙的蛋,能孵出小蝌蚪。”

星星蹲了下来,伸出手去摸它们,滑滑的,手感像果冻。

她仰着头说道:“前几天,白露姐姐和晨晨哥哥都装了一袋子回去养,我昨天去白露姐姐家,看到小蝌蚪了。”

“行,那我们也装些回去养。”

蒋非从兜里掏出一个塑料袋,连水带卵一起兜了半袋子。

“爸爸,我来提。”

“嗯,小心点,别洒衣服上了。”

回到小木屋,蒋非拿了个红色的脸盆出来,把一团青蛙卵倒了进去。

星星搬了张小凳子,坐在脸盆边上,不时伸手进去搅动两下。

蒋非看着女儿的动作,已经预见到结局了。

无非是青蛙卵孵出了小蝌蚪,然后小蝌蚪慢慢长大成小青蛙,最后小青蛙跳出了脸盆。

他小时候也做过这样的事情,越狱出来的小青蛙藏在房子的各个角落。

每到晚上,房子里就呱呱呱地一片响,抓了几个晚上才彻底抓干净,被他爸妈说了好几顿。

蒋非倒了杯水给女儿,也给自己倒了一杯,咕噜咕噜,一口气喝下大半杯。

“爸爸,有蜘蛛来我们家做客了。”星星忽然说道。

在窗户上面,挺大一只蜘蛛静静地趴在墙壁上。

“嗯,来我们家抓蚊子了。”蒋非瞧了一眼,淡定地说道。

一只白额高脚蛛,没毒的,主要捕食蟑螂、苍蝇、蚊子等,蒋非见了,很欢迎它常来做客。

夏天的蚊子很让人厌烦,三百六十度环绕式地“嗡嗡嗡”。

花间一壶清酒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