苍生阙

第13章 惹事

赵乾洗完澡时,夏初已经做好了一桌子大餐。赵乾挑了挑眉毛,想起昨天风卷残云的模样,根本不用担心浪费。难怪之前说包吃包住他那么开心。

这会儿赵乾真怀疑是不是他师门养不起他了才让他下山的。就夏初这样的,带他去吃自助餐,估计都能吃到自助餐厅老板怀疑人生。

“这不是刚下山嘛,多吃点好的。放心,吃不垮你的。”

看着赵乾难以置信的表情,夏初不用想也知道他在想什么。不就是看自己能吃吗。赵乾一愣,我给你六千一个月的工资我还怕你吃的垮我?

赵乾差点就拍着自己大腿对着夏初说:我,大腿,想吃啥吃啥。

话到了喉咙时又被赵乾咽了回去。他敢说,他要是把这句话说出来,明天吃的可能就不是一桌大餐而是两桌甚至是三桌了。

恍惚间,赵乾仿佛在每一道菜的上方看到了残影。然后,夏初就吃完了。看着面前的“残羹剩饭”,赵乾的嘴角抽了抽。

而造成这一切的夏初则是在赵乾的目光下“飞”进了沐浴室。

我总算是知道这货为什么一下午为什么能画那么多的符了,都是抢饭抢的吧。看着面前的“残羹剩饭”,赵乾再一次抽了抽嘴角,沉默数秒后,赵乾还是慢条斯理地吃了起来。

“那啥,你又换洗的衣服吗?”

夏初的声音从沐浴室传来。赵乾擦嘴的动作一顿。这是连自己的衣服也要开始“蹭”了。这究竟自己是保镖还是他是。

“这不行,要高领子的。”

赵乾把衣服送到沐浴室后又被夏初拿了出来。看着手上的夏季短袖体恤衫,又看了看外面似火的大太阳,赵乾挑了挑眉毛有些不确定的道:

“你确定?”

夏初肯定的声音从沐浴室传出来。赵乾默默地拿出了他准备几个月之后再穿的秋季服装。大约半个小时后,夏初终于从沐浴室走了出来。

看着上身穿着秋季服装,下身穿着夏季的夏初,赵乾摸了摸下巴:这人指不定有什么大病。赵乾想起来昨天,夏初也是这样的打扮。

夏初在前,赵乾在后,两人去服装街买衣服。不是给赵乾买,而是给夏初买。看着散披着头发的夏初,赵乾又摸了摸下巴:

这家伙,真的不是女的?

看着夏初短裤下洁白如玉的双腿,赵乾赶紧拍了拍脸,真是寡久了,看到个像女的就发神经了。

“但这是真白啊。”

“你在看什么?”

赵乾身旁传来夏初的声音。赵乾猛然回神,当即咳嗽两声:

“这地板真白啊。”

夏初狐疑地看着大理石铺成的地板,这白吗?

“东西买完了,我们走吧。”

赵乾付款时,买衣服的大妈一双老眼眯的都能夹死蚊子。大妈贼兮兮地对着赵乾笑了笑:

“小乾子,这你女朋友啊,长得可真俊啊。今天阿姨做主,给你打八折。”

说完,大妈还朝赵乾比划了一个“八”。面对熟人对自己的误会,赵乾肯定要挺身而出:

“阿姨,你说啥呢,他才不是。”

大妈又贼眯眯地看了赵乾一眼:

“那你刚才盯着人家小姑娘的腿一直看,现在不是,指不定也快了。”

赵乾还准备再解释解释,但大妈直接把赵乾推到了夏初身边老母亲一般地嘱托着:

“你可得收敛着自己的性子,可别给人家小姑娘弄走了。”

赵乾一转头,刚才的大妈又回到了躺椅上坐好,身边围着一群同龄的大妈。至于他们在说什么,用脚指头赵乾也知道了

“那个买衣服的大妈,你认识?”

“嗯,说起来我还算得上是这一块儿的大地主。我敢说,在魔都朝阳市,我说一没人敢说二。”

看着夏初询问的眼神,赵乾拍了拍胸口,语气里带着一股不容置疑的自信。赵乾自信的话语还没有维持到夏初眨眨眼睛的时间,就被打脸了。

“这哪儿来的小妞,今天晚上陪爷玩玩。”

服装街的角落里,醉汉手拿啤酒瓶对着夏初一指,色眯眯地开口。夏初戏诌地看向赵乾,狭长的凤眸弯成了两个小月亮。看着角落里的赵乾面色一沉,这货是专门出来打自己脸的吗?

还未等到赵乾动手,四处闲逛的几个青年上来就给了醉汉一巴掌。

“狗东西,也不看看你面前是谁!大哥,你说怎么处置他?”

赵乾看了看夏初,又指了指醉汉。

“你来决定。”

“原来是嫂子啊!失敬失敬。”

青年们对视一眼,把醉汉又拖到了角落里。夏初看了看角落又看了看青年,看到青年对自己疯狂眨眼。夏初大概也知道这青年早就看这醉汉不爽了。当即抱住了赵乾。

“乾宝,我好害怕啊,我们回家好不好。”

场面一度安静,不管是青年还是在大妈服装店吃瓜的大妈们。

赵乾:“......”你一个打五十人的家伙会害怕?

“快走,有个不好惹的来了。”

夏初把脑袋埋在了赵乾怀里闷闷出声。赵乾揉了揉额头:

“看这家伙也不是第一次了,断他一只手以示惩戒。别害怕了,小宝贝,我们走。”

赵乾心里暗啐了自己一口,他自己都恶心现在的自己。但还是拉着“梨花带雨”的夏初走了。还没有走出服装街,大妈的服装店就传出一阵哄笑声。

一个大妈模仿夏初趴在了另外一个大妈身上:

“乾宝,人家好怕怕欧。”

大妈拍了拍这个大妈“温柔”道:

“别怕,小宝贝,我们走。”

又是一阵哄笑声传出。此刻,正处于服装街尽头的赵乾:这尼玛,跳进黄河都洗不清了好吗?夏初拉着赵乾朝外跑去:

“赶紧走!”

然而,夏初还没有走出几步就被赵乾拉到了怀里,夏初一愣:

“你在干什么?”

在夏初背后传来了一道阴阳怪气的声音:

“这不是夏初夏天师吗?你也会趴在男人怀里寻求保护啊。”

夏初身体一僵。赵乾面无表情地看着面前穿着道袍的妖媚女人,赵乾一手将夏初的脸按在胸口,右手上,大拇指摩挲着食指上的紫黑色戒指。

“哪里来的狗,主人也不把绳子栓好了。”

初辰夕阳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你有一张卡牌待抽取>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