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局入狱:我能衍化天道

第11章 命案

“齐大人,你找我?”

穿过一排班房,秦仪来到了齐海所在的正堂。

三巡司共有六名紫衣,都有属于自己的堂室。

“秦仪啊,来,坐。”齐海见秦仪进来,放下了手上正在处理的公文。

突然他眼睛一亮,“你突破四重了?”

秦仪点点头,道:“也是近几日刚突破。”

“也好,那你以后就编入我的下属吧。”齐海后躺在椅子上,笑眯眯说道。

秦仪一愣,不过很快就明白了齐海的意思。

三巡司里,化元三重以下算是新人,一般是做一些文书职作,平时巡巡街。只有达到化元四重,才能直属于紫衣,之后“出任务”,出去查案。

一般到了这个阶段,也会将墨衣分成几人的小队,培养默契,能够提高破案效率。

不过他之前一直跟着董正,董正又是赵全的属下,按理来说他的顶头上司也应该是赵全才对。

察觉到秦仪略带疑惑的目光,齐海笑而不语,颇有些得意。

赵全那大老粗,几坛好酒下去,心甘情愿就把秦仪让了出来。

他私下里打探了一番秦仪的底细,人品秉性都不错,并且特殊天赋在身,未来很可能就是一方强者,能与这样的人有一番交情,别说几坛酒,几百坛他也笑嘻嘻推给赵全。

“大人,还有一事,我已经加入天牧司了。”秦仪本来就打算找机会向上司报告此事。

“哦,他们动作还挺快,”齐海微微挑眉,说道,“不过这对你也是好事。”

虽然嘴上不承认,但谁都看得出来,现在的三巡司确实和天牧司“亲如一家”,三巡司的好苗子,也基本都会去天牧司发展。

像齐海,也是能够去郡城,加入天牧司的。不过他对自己看的清楚,此生到头也不过轮脉境,那么其实在哪都一样,在青元小城里反而落得舒服。

而能够在实力尚且低微的化元前几重就得到天牧司的认可和招揽,也足以见他天资非凡。

“对了,你此前查明案情有功,稍后去司丞那里领赏吧。”齐海想起此事,开口说道。

“好了,那你便下去吧,好好修行,早日进天牧司,那里又是一番新天地。”

“多谢大人。”秦仪行了一礼,转身离开。

出了正堂,他穿过长廊,进入了一处大厅。

这里是平日处理司内杂事,论功行赏的地方,平时也由一位紫衣值守,秦仪没来过几次这里。

“司丞。”秦仪朝面前的紫衣拱手。

“秦仪?”这名紫衣也听说过秦仪破了元丹强者手段的事,不由得多看了他两眼,“所立之功折合元石二十枚,你可要兑换其他资源?”

秦仪闻言一喜,他之前每月的俸禄里,有三枚元石,这一次功劳所获,就抵的上他半年收入了。果然,靠死工资是不太行的。

与元丹境有关的案子,按理立功得到的元石肯定要比这多,但毕竟秦仪只是看破了对方的手段,没有让董正死的不明不白。对方的身份、目的、下落都一无所知,也很难查起,所以也只有这些奖赏。

“都换成元石吧。”秦仪暂时没有兑换资源的想法。

紫衣点出一些元石,却又察觉到了什么,看了看秦仪,又加进去了一枚。

“晋升四重,之后每月可以领四颗元石。”

拿着二十四枚元石,秦仪喜滋滋地出了门,他还是第一次身上带有这么多元石。

按照齐海的吩咐,他没有回之前的班房,而是到了一个新的班房。

这里比以前呆的地方小一点,不过却是他们小队的专属,算下来活动空间反倒变大了。

进去之后,两名青年正坐在一起说话。

两人都是二十左右年纪,一人长发翩翩,剑眉星目,另一人同样是气宇轩昂,一头短发中隐隐有金光泛出。

不过此刻两人都是一脸严肃,似乎在争论着什么,很是投入,甚至没有发现秦仪的到来。

“毕兄,我看还是那鼎丰楼的梅林肉,味醇汁浓,肥而不腻,当是这青元府菜肴之冠。”

“非也非也,那泰和楼的江鲟才是一绝,可谓极尽鲜美。”

“江鲟本身肉质便是上乘,烹饪技巧泰和楼怎比得上鼎丰楼?”

“能够将上等材料处理好,也是本事,不然那鼎丰楼为何不也做几道江鲟出来?”

“你这是强词夺理!”

“你何尝不是无理取闹?”

“哼,我不与你这般浅陋之人争论!”

秦仪一脸黑线,看这两人投入的样子,还以为不是在讨论公务就是在交流修炼上的事,不曾想竟是两个吃货。

“这位兄弟,来,你说说,是鼎丰楼的菜好吃还是泰和楼的菜好吃?”两人这才注意到秦仪。

秦仪撇了撇嘴角,“我两家都没吃过……”

原主没什么口腹之欲,自然没去过这两家花销不菲的酒楼。

“哈哈,日后一起去吃。”短发男子站起身,对秦仪道:“汪川。”

另一名男子自我介绍:“毕云。”

秦仪朝两人抱抱拳,“在下秦仪。”

他之前结识的墨衣,基本都是赵全手下的,和两人并不认识。不过一段时间后,三人很快变得熟悉起来。

汪川和毕云两人,都是化元五重的修为,并且天资都不错。他们也是齐海手下最有潜力的一队,正因此齐海才将秦仪放到了这一队。

本来这一队也是三人,不过不久前另外一位何元兴辞了三巡司的差事,回家继承家业去了。

“汪兄,你这头发?”秦仪看着他的淡金色发色好奇问道,这年头又没什么染发技术。不过他倒是知道,实力强大之后,倒是有可能在功法的影响下发色有所改变。

“是血脉之力,可能是我祖上出过什么大人物吧。”汪川回答道。

秦仪恍然,顶级强者可以将他们的修为之力烙印在血脉中传承下去,不过像汪川这种不知传了多少代,连祖上是谁都不清楚的,血脉之力淡薄地几近于无。

也许就只剩下能影响发色了。

三人正聊着,一个化元一重的墨衣走了进来。

“三位,齐大人请你们过去一趟。”

“走吧,有案子了。”毕云起身,随口问道:“可知是什么案子?”

“命案!”

几人脸色纷纷严肃起来。

知板

作家的话
新章发布,主线开启!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叮~你有一张卡牌待签收>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