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运农女有空间

福运农女有空间
上QQ阅读APP,新人免费读10天
新人需设备和账号都为新

第6章 治水痘

领头的一般是这个逃荒队伍里面说话有分量,做事都令大家心服口服的人。

“把她抬到没人的地方放着吧!生死就看她自己的命了。”人群中人甲道。

“对,千万不能把她往我们人群里放,否则我们大家被染了瘟疫,就真的只有死路一条了。”人乙道。

对于胡三娘的症状,浑身起水泡似的疹子,不能用力挤压,否则就会灌脓。

提起瘟疫,在场的每个人都心有余悸。

他们逃难可以,可别把命搭在路上。

天干加逃难再加上瘟疫,他们流离失所,国破家亡。

这些逃难的大多都是京城外的百姓,也有不少边关地带逃过来,逃着逃着,几股人群就混在了一起,但还是有各自的领头人。

胡三娘的脸上,脖子处,手上都是水痘一样大小的红疹,嘴唇没有血色。

水痘千万不能用手指去抠,不然就容易发炎肿起来,流出的脓血也具有传染性。

这逃难队伍也没有个大夫,就算有大夫,没有草药,四周跟和尚的脑袋,光秃得发亮,哪里能采草药?

他们是自私冷漠无情!

可是现在是困难时期,谁不想自己活着?

人不为己天诛地灭!

颜姣走向胡三娘,“这是谁家的丫头?她想要干什么?”人甲问。

“不要过去,会传染,是会死人的。”人乙大声提醒道。

众人都以为颜姣年纪小,还不知道胡三娘得的是什么病,也不懂瘟疫的严重性。

颜姣充耳不闻,径直走到胡三娘面前蹲下,查看了她的水痘痘。

长痘的地方发红,这水痘呈浅黄色,如黄豆一般。

只要隔离措施做得好,就不会感染。

“我能治。”少女的声音铿锵有力,无一丝少女的羞怯。

显然,众人并不看好她。

“小姑娘,这个瘟疫许多老大夫都没有办法根治,就凭你?”最聒噪的人甲嗤之以鼻道。

“这小姑娘胡言乱语!”人乙附和道。

颜珏走到颜姣面前:“姣姣,别胡闹,不该管的事别管。”

颜姣故作听不见,蹲下就查看起来。

在这医学并不发达的古代,疱疹自然也就成了疑难杂症。

众人离胡三娘远远的,胡三娘口干舌燥,想要喝水,无人敢上前递口水。

“你这丫头听不懂人话是不是?捣什么乱?”人乙略带怒气。

“这是谁家的小姑娘?这么没规矩。”人丙道。

说了还不听,这可真是不把他们放在眼里呀!

定要好好收拾一番,不然就不知道天高地厚了。

“姣姣,我们还是别管了,别人的事我们管不着。”钱柳花道。

颜姣没有搭理,查看完胡三娘的症状后,就对众人说:“她得的是水痘,传染性极强,不过没有瘟疫那么严重,也不是不能治疗的。”

“你这丫头胡说八道,我见过瘟疫,死了很多人,一个黄毛丫头,知道什么?你把人治死了要是来找你索命可怪不得我们。”人丁道。

颜姣悄悄地点开了系统,系统涵盖全面,购物商城,药房,农场。

颜姣点开药房,咨询客服。

客服发来一个口服液链接,买一盒口服液,发来药片的链接,叮嘱颜姣怎么服用,一日擦三次,药片,每日三次,一次两片,饭后服用,不过这一切都是在众人没看到的情况下。

她知道口服药液是抗病毒口服液,药片是阿昔洛韦片。

接下来的饮食还要清淡,要休息好。

胡三娘昏昏沉沉地醒了,“哥,麻烦你去端点水过来吧!”颜姣道。

颜珏立马照做,将自己的水壶拿过来。

颜姣将抗病毒口服液的小铁片撬开,扶起胡三娘,将抗病毒口服液喂了进去。

“姑娘,谢谢你……救了我!”胡三娘的身体很虚弱,需要吃东西来消耗一些体力。

“水来了!”颜珏端来水,颜姣给胡三娘把水喂下了,然后又让颜珏将胡三娘挪移至阴凉处,不能在太阳底下暴晒。

“不用谢,你的家人呢?”颜姣见四周没有一个胡三娘的亲人,非常诧异吃惊。

“爹娘都走了,兄弟姐妹都……都容不下我,大嫂要将我嫁给一个一个赌徒,我不想嫁,于是我就逃出来了。”胡三娘道。

一个弱女子,爹娘去世也就算了,兄弟姐妹都靠不住,日子过得也相当凄苦无依。

都说长嫂如母,这个时代,如果父母双亡,大嫂就有资格决定小叔子或小姑子今后的生活。

碰到一个明事理贤惠的大嫂,日子就不会难过,如果大嫂为人斤斤计较,日子基本不会太好过。

别人家的事,颜姣也不便问太多。

过了一小会儿,颜姣给她喂了药片,让她躺下好好睡一觉。

西药吃了容易打瞌睡,胡三娘感觉肚子有些闷,昏昏沉沉地睡了过去。

“哥,你的伤怎么样了?上次我忘了给你擦药了。”颜姣这时才想起颜珏的身上和脸上有伤,因为没有药,就必须硬抗着。

反正系统已经打开了,就顺便买点擦伤药吧!

“还好!”

随即颜姣就递给颜珏一瓶擦伤药,“这个药是治你脸上的伤的。”

颜珏看了看胡三娘,再看了看手中的药,疑惑不解,“姣姣,你什么时候学会医术了?”

颜姣取出一根口罩戴着,“自己学的。”

自学成才?

“姣姣,下次别这么胡闹了,治病救人不是闹着玩儿的,你要是把人治死了,落了牢狱之灾,那你这一辈子就毁了。”

“总得学门手艺好吃饭吧?”颜姣一脸的云淡风轻。

“以后哥哥养你。”颜珏拍拍胸脯道。

他就这一个妹妹,他这个当哥哥的,养妹妹他又不是养不起。

“哥,以后你还要养自己的家,你不可能一辈子都养着我吧?再说我想靠的是自己自食其力。”颜姣道。

兄妹俩的话一字不落地被周扬听进耳中,周扬对此蹙眉不赞成,颜珏说得没错,身为女儿家,实在不应该抛头露面。

在家里相夫教子多好!

颜姣救胡三娘的场景周扬也都看在眼里。

农家女什么时候会医术的?

过了小半天,胡三娘才睡醒,脑袋感觉昏昏沉沉的,这一觉她睡得很沉,好久都没有睡过这么好的觉了。

她现在感觉身上不再像之前那么火辣辣地疼了,这些水痘水泡感觉怏怏的,不再鼓了。

北夜翎琅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