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贼的正义骄阳

第11章 尾声

事件已经结束,一老一少暂时选择待在狩猎岛上,一方面是两人多多少少有点伤势,行动不便;另一方面则是查理还有些人没见,还有些事情没有解决。

到了登岛的第三天黄昏,他的目标总算出现了,一个个步履阑珊面黄肌瘦的身影出现,面带疑惑,回到了最开始登陆的地方。

查理拄着拐棍等着,身边是一旁站着淡定抽烟的弗尔博。他们大概等了一个多小时,确定所有活人都已经出来,才开始说明情况。

“那帮贵族似乎是因为出了某些状况,率先离开了,但他们委托我来处理接下来的状况。”

查理扫视了一圈,发现人只剩下大概三分之一了,那个最开始和他闲聊的中年男人也能没活下来。死去的三分之二中有一部分被贵族猎杀,另一部分是状态太差,没能撑过三天。

“那我们的奖励怎么办?加入五国成为公民的事情。”平民们没太过纠结贵族的离开,他们更关心自己切身利益。

“当然是没希望了,贵族们有事离开了,我又没权利替他们做主,”查理摆了摆手,“不过现在你们有两个选择,一是由我们将你们送还到原来的家园,二则是哪也不去,就此在狩猎岛生活。”

说是两种选择,其实这些人既没亲人朋友在外,又无钱财生活物资,回到原来的地方干嘛,挨饿吗?所以他们只能选择就在这里。当然,这也是查理想让他们选的道路。狩猎岛物产丰富,无危险野兽,无贵族压迫,且位置偏僻,绝对不在伟大航路七条常规通道上,知道此地的贵族们也全部死亡…这里简直可以算得上海贼世界的世外桃源。

因此他接着说:“当然,选择在这里生活的我也不会不管你们,会给你们提供生活物资和帮助你们建设家园。”

平民们思索着,一一给出了自己的答案。

“外面我也没地方可去了,既然没办法成为王国的公民,不如就选择在这里生活下来吧。”

“回原来的地方干嘛,饿肚子吗?”

“我要留在这里,这里起码能吃饱饭!”

大多数人都给出了查理想要的回答,只是有几道声音的主人带着踌躇,选择了另一条道路。

“大人,如果可能的,能不能将我们送回家乡?我们在那里可还有亲人啊。”

还有亲人?查理不由的感到诧异,不由问道:“亲人?你们的家在哪里?”

“埃奇里!”几个人异口同声的给出了相同的答案。

埃奇里…查理和弗尔博相视了一眼,要是他们没记错的话,这应该是那个布局良久却突然暴毙的“贤君”凡耳思的国家。

是因为参加狩猎的人数不够,所以把自己的国民给强制送了过来,呵呵呵呵,什么所谓的贤君,不过是个野心家罢了。

查理心中冷笑,表面上却不动声色,打量了一下这些人,发现相比于其他人饿死鬼的样子,他们确实状态好很多,只是眼眶有些黑,看上去颇为疲惫。

“好,之后会送你们回撒丁岛的。”男孩点了点头,眼前的这几个男人便露出了欢喜的笑容。

他倒不担心这几个人回去之后暴露狩猎岛的坐标,据弗尔博所说这里距离五国起码有十几天的航程,除非是专业的航海家,否则记不住路线。

而要是专业的航海家,那个“惜才”的凡耳思绝不会把他们送到这里来。

安排好了这些人的去留问题,查理便如临大敌般的看了一眼弗尔博,对方同样庄重的点了点头,随后身影消失了一会,再出现时身后多了个大包裹,他将其打开,暴露出储存在五国船只上的食物。

“食物!”

“吃的,我要吃!”

“别当在我面前,快走开!”

见到这些散发着致命香气的玩意,平民们双眼发红,不要命的朝前冲去。弗尔博让开了位置,但并没有走远,只是在一旁看着,这些人可不知道节制,要是没人在旁边制止,恐怕这仅剩的三十来号人会活活撑死。

……

一个月过去,查理修养好了身体,不用在杵着拐棍走路。一座座简单的木制小屋也拔地而起,里面有着虽然简陋却较为齐全的小家具。

平民们也逐渐修养过来,气色逐渐好转,肚子缩了回去,就连笑容都重新出现在了脸上。这些人其实很好满足,只是需要一个遮风挡雨的住所,足够温饱的食物和衣服。

在修养的这段时间内,查理也没有闲着,他费劲的从贵族们的遗物中翻出了一些书籍和往期的报纸,由老海贼指导着学习这个世界的文字,弗尔博的水平虽不高,可指导他是绰绰有余了。

说起来,知识如此重要的东西,却在这个世界根本不被看重,就他知道原著中的几个主要角色,几乎都是文盲和半文盲,要不是有个“奥哈拉之子”,都可以被称为“文盲海贼团“了。

其他人不重视文化也就算了,蒙奇 D 多拉格可是革命军首领,被五老星誉为思想最危险的男人,绝对是有文化的,这样的人居然都不关注自己下一代的成长,不仅让路飞成长为单细胞生物,还让他被香克斯拐跑当了海贼。

乍一想似乎显得不是很奇怪,可要是换个背景,完全相当于蓝星上一个政权的最高领袖的儿子是个不那么混的二世祖,梦想是想要成为最出名的流寇。

想不明白,搞不清,弄不懂,不过要是有机会的话,查理决定一定要亲自和多拉格聊聊。

“你怎么一直在摇头?我承认自己水平确实一般,你在学习这方面也的确天赋异禀,可你也只不过学了二十多天,不至于将我的东西全学会了吧?”弗尔博高声道,打破了查理的思路。

“老爷子,”他指了指文章上的一个字,“它明显是‘往期’而不是‘近期’的意思,你看报纸上出现了三次,要真是按你的说法,那卡普和罗杰击败洛克斯都是最近的事情了……”

“哈哈哈哈,这个嘛,是人总是有犯错的时候,查理你的确很有天赋,老夫没有看错人,你已经毕业了,我没什么能教你的了。”弗尔博老脸有些挂不住,连忙转移话题。

是因为世界政府的原因吗?禁止知识的传播,那空白的一百年到底发生了什么?哎…查理深深为这个畸形的世界而叹息。

“那今天就到这里吧老爷子,我想要出去走走。”他摇了摇头,站起身来。

“行,这些天你应该都憋坏了,透支使用见闻色霸气对现在的你来说还是太勉强了,而且它似乎还有某种诡异的效果……好好的去转转吧,毕竟我们明天就要走了。”

没错,查理在之前那种感受到世间万物的能力的确是见闻色霸气,他的精神毕竟是个成年人,生死危机之下觉醒也不足为奇。

相对于武装色霸气,这东西更偏向精神、灵魂。

不同寻常的是他那种“必中”的感觉,就连弗尔博听了都想不出原因,只能猜测是一种特殊能力的见闻色霸气,并给出了一个代表人物——红伯爵,莱德菲尔德。

他的见闻色霸气具有读取人心声和记忆的能力。

查理没再说多余的话,只是摆了摆手,便转身出门,走了一段路,来到了连成一片已经颇具规模的村子,不时有路过的人跟他打招呼,他都一一回应。

“查理大人好!”

“大人好啊,你的身体已经没问题了吗?”

“……”

虽是其乐融融的一幕,却让查理皱了皱眉头,这些人虽然在他强烈要求下没有再做出下跪这种行为,可终究是非常生分,一定要叫他大人而不愿意改口。

不过想想也释然了,他们经历了近一年的天灾人慌,不愿逆来顺受的早就出海或是上山为贼,剩下的都是些没有反抗精神的。

这也正是查理当初要撒谎的原因,告诉这些人他们把海贼和贵族都杀了?发生这种打破世界观的事情,饥民们保不齐一个激动就直接猝死了!

再者,即使贵族们再不是人,也是被这些人所承认的。

查理继续顺着小道往前走,直到路的尽头,跨过绿色的杂草,步入密林,过了大概半个小时,豁然开朗,来到了一片空地,这里有着几个突起的明显人为痕迹的土包。

这是贵族、士兵和海贼们的坟场,在这样炎热的季节中,不早早入土起瘟疫的可能性很高。

查理不是空手来的,他手中拿着木板和尖锐的石头,来到明显个头较小的两个土包中间。这是两个单独的人的坟墓,一人是拉斐尔,零一人则是无名的年轻海贼。

是的,他是来给这两个人作墓志铭的,这是他“前世“留下来的习惯,每当有战友和朋友牺牲,他都会以这种独特的方式来缅怀和纪念对方。

这两人,姑且也能算是朋友吧。

“刷刷刷“的声音响起,两块木板上便浮现出了字迹:

“有情有义却饲身恶狼沦为帮凶之人”,“身受灾难奋起反抗却过为已甚之人。”

查理想了想,又重新把两行好不容易刻上去的字抹平,这两句话用来概括他们还是有些片面了。他顿了顿,左右渡了两步,点燃一只香烟,重新雕刻,不同于之前这次仅仅用了两个字:

“士”和“民”。

他将带有“士”、“民”的牌子分别插在拉斐尔和年轻海贼的墓前,并用石头牢牢固定住。

拉斐尔为人有情有义,明善恶,却因为老国王的恩情而为虎作伥,不正是蓝星古代春秋战国时期的士吗?年轻海贼受贵族压迫,被迫出海,成为海贼,以一条错误的道路反抗暴政,不正是民吗?

两者都不算有错,可在机缘巧合下却成为了对立面。

随后,查理再转头扫视过士兵和海贼的团葬墓,想到了之前战斗的光景,这些拼死想要为拉斐尔杀出一条生路的四国军,又何尝不是士?那些凶残恶煞似乎已经完全泯灭人性的海贼,谁知道从前是不是也有良知?

这里只是伟大航路前段的一个偏僻岛屿,其他地方估计情况大差不差,等到罗杰开启大海贼时代之后呢?估计情况就更加糟糕了。

“这个世界,它病了。”

海圆历1498年,位于枝茂繁密的狩猎岛上,刚来到这个世界仅仅一个月的查理,在烟雾的弥漫中,发出了自己的一声哀叹。

淮右青衿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