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逢时节续写

相逢时节续写
上QQ阅读APP,新人免费读10天
新人需设备和账号都为新

第7章

田景野叹了口气,心里暗骂自己一句,还真他妈的是屁股决定立场。自己当初是简宏成的朋友,便一门心思觉得简宏成有理,宁恕该打。后来站在宁宥那儿,又觉得宁家可怜,简家霸道。现在了解了宁恕,又觉得宁恕才是最无辜的受害者。

人呢!真是个复杂的玩意儿!

宁恕呆呆地坐在那里,也不知道是在想着什么,还是喝多了。

田景野歪过头看了他许久,突然问道:

“宁恕,你还恨简家吗?”

宁恕恍惚了一阵儿,似乎刚被田景野叫醒一般,想了片刻才说道:

“不知道!不过现在就是恨,也没力气了。恨,太累了!我现在只想过平静的日子!”

说完,宁恕把头靠在沙发上,闭上了眼睛,像是睡着了似的。

田景野看着他,笑着说:

“不过你小子也挺行的,没啥靠山,没啥资本,硬是坑了简宏成九千万。”

宁恕知道田景野这话没啥恶意,也不睁开眼睛,只是一撇嘴,满不在乎的说:

“还行吧!”

说完,他自己都乐了。

简宏成公司这边的事情也算是解决了。刘董还是出让了他持有的股份,只是好在他的股份不多,简宏成出资购买了下来。这对公司来说,算是最小的损失。只是让简宏成焦躁的是,他始终没能弄明白,刘董突然抛售股份并撤资的缘由。他担心背后有更大的陷阱再等着他。

不过他此时也没空想这些了,宁宥的预产期越来越近,作为丈夫,他必须陪在她身边才行。所以这几天他都围在宁宥的身前身后,做一个称职的丈夫。这也让宁宥很是满足,即便是受苦受累,也都值得了。

宁宥有些困倦。自从怀孕以来,她总是昏昏沉沉的困倦不已。可又睡不踏实,所以总是精神不济的模样。此时正想小睡一会儿,简宏成的电话却响了起来。

简宏成赶紧拿出来,瞥了一眼屏幕上的“宏图”两个字,赶紧一边接听,一边走了出去。

“喂!”

“哥,你赶紧回来一趟!”对面传来了简宏图焦急的声音。

简宏成一愣,皱了皱眉头问道:

“怎么了?”

“大姐!大姐跟着人家一起赌石,被人忽悠了。赔进去一千两百万,这会儿正闹着上吊呢!”

简宏成一时之间被气得喘不过气来。

“赌石?她……”

“哥,先别说这个了。姐这钱有一大半是赊的,现在人家来要钱了。我又没那么多。你快回来吧!”

简宏成也懒得再听下去了,答应了一声便挂断了电话。然后让秘书订了一张最近的机票。

田景野给宁恕打了个电话,说是简宏成回来了,他得去机场接他,跟宁恕打声招呼,店里让他多盯着点。

宁恕答应着,但也皱起了眉头。

姐姐的预产期就在这段时间,简宏成怎么不陪着姐姐,跑到临水来了。

想到这里,宁恕赶紧拨打了姐姐宁宥的电话。

“姐,还好吗?”

“挺好的!”

宁宥的声音中充满了疲惫,宁恕更觉得不对劲儿了。不过他太了解姐姐的性格,直白的问,她总是会假装自己都挺好的。

“预产期快到了,简宏成有照顾好你吗?”宁恕故意问道。

“……都挺好的!简宏成……他这几天都陪着我呢。”

宁宥的袒护让宁恕有些生气,干脆直接略带强硬的说道:

“那你让他接电话!”

宁宥愣了愣,支吾着说道:

“啊……他出去买点东西,现在不在!”

“他来临水买东西吗?”

宁恕气极反问,随后又担心姐姐现在身体不好,不应该对她发火。又叹了口气,柔声问道:

“唉!姐,我是你弟弟。别瞒我行吗?”

宁宥似乎是因为怀孕的关系,情绪控制方面大不如前,面对自己的弟弟关切的询问,实在忍不住了,小声地哭了起来。

但理智告诉她,不能让家人担心,更不能让家人对简宏成有更大的不满。所以嘴上仍是说道:

“他家里有急事,所以不得不赶回去!我没事的!”

只是她这句“我没事”在哽咽之中显得是如此的言不符实。

宁恕实在不想听宁宥替简宏成的开脱,更不想在宁宥伤口上撒盐,只是低声说道:

“姐,别哭了。对身子不好。我跟妈这就过去。陪你几天。我这就订票!”

宁宥不想让他们太操劳,可是此时的她实在是太脆弱了,越发的想念家人。所以也并没有拒绝。

宁恕挂了电话,便订了最近的车票去深圳。

简宏成一脑门子的火气从接机口走了出来。田景野本来还想着给这个好久不见的好友一个热情的拥抱,看着他黑着的脸,也就缩了回去。

“怎么了这是?”田景野开着车,实在忍不住的问道。

“别提了!我姐又作妖呗!”

“又怎么了?”

“宏图给我打的电话,说是我姐被人骗了去赌石。结果亏了一千两百万!”简宏成烦的不得了。

“姐哪来的这么多现钱?”田景野对于简家姐弟的资金流还是多少了解一些的。

“她跟人家赊了八百万!人家这不是找上门来了吗?她在那哭天抹泪的闹着上吊呢!”

简宏成对于他这个姐姐也是彻底无语了。从刚知道消息时的震怒,已经开始慢慢变成了无奈。

“你姐可真行!”田景野对于简敏敏的作,也是深有感触的。

简宏成没答腔,寻思了片刻突然问道:

“宁恕最近干嘛呢?”

田景野先是一愣,接着心里莫名的有点别扭,状似随意的答道:

“没干嘛啊!这不你回来了吗?宁恕刚给我发的微信,他跟他妈下午去深圳看他姐去。”

随即田景野有些为宁宥打抱不平道:

“你这儿把要生了的宁宥一个人扔深圳了,人家弟弟肯定放心不下啊!”

“是,是对不住宁宥。可我也没办法啊!我是简家长男,也不能看着我姐真上了吊啊!”

简宏成长吁短叹,田景野瞥了他一眼,没再往下说。

六月初一的妖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