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汉芳华

第28章 御赐金牌

刘彻吩咐人在桶中注入温水,把脚放在里面。

刘据道,“父皇可以试着用脚移动木辊。”

刘彻试了一下,呵呵笑道,“果然有趣!”

李婷妃道,“当真吗?皇上,臣妾也想试一试!”

刘彻呵呵笑道,“回去再用吧。”

李婷妃问道,“太子殿下,此物出自何处?”

刘据笑道,“母妃,这是儿臣自创的,没有出处。”

李婷妃道,“皇上,您看到了吧,臣妾没有说错,殿下奇思妙想多为自创,我大汉再聪慧的工匠怕也做不出来吧?”

刘彻道,“那是自然!”

刘据明白这位李夫人要说什么了。

果然,李婷妃道,“所以呀,皇上,您就不要为难李适了。”

刘彻道,“是朕为难他吗?他差一点就要了胥儿的命!”

刘据道,“父皇,母妃说得对,溺水假死本就难以判断,御医没见过,不知如何处理实属正常。”

李婷妃也道,“对呀!皇上若是不放心,以后不让他为别人诊病就是。”

刘彻不悦道,“为朕的爱妃乱诊更不行!”

李婷妃道,“皇上!不管怎么说她也臣妾身边人,臣妾只信他!”

刘彻宠溺地看着她,“既然太子这样说了,朕留下他就是。”

李婷妃喜道,“多谢皇上!李适,还不快来谢恩!”

那御医李适从门外跑进来,扑通跪倒,“臣谢皇上不弃之恩!”

刘彻道,“是你的主子不愿意弃你,不用谢我!”

李婷妃笑道,“太子殿下为你求情,快谢过太子殿下!”

李适转身给刘据磕头,“臣谢过太子殿下!”

刘据忙把他扶起,笑道,“好好伺候母妃就是!”

李适起身,感激涕零,“臣遵命!”

李婷妃起身道,“皇上,臣妾还要小睡一会儿,臣妾告退!”

刘彻点头,待李婷妃和李适退下后,他和声道,“朕已命郭昌护送你们回京。据儿,临朝理政之事不必太过紧张,多听听老臣们的意见。”

刘据躬身应喏,心里却腹黑不已。

这位皇帝老子真是能折腾,大老远的跑过来,就住一晚再折腾回去……

“旦儿和胥儿不日就会到封地就番,你替朕送送他们吧。”

刘据一愣,嘴上答应,可是回头看一眼还是大男孩的刘旦和刘胥,心说这么小就给发配走了……?

这也是没办法的事,谁也改变不了。

刘据又道:“旦儿,胥儿,你们到殿外等候!”

刘旦和刘胥谢过圣恩,退出大殿。

刘彻目光灼灼注视着刘据,“据儿,你是否还有话对朕讲?”

刘据一愣,“儿臣想说的话都对父皇讲过了。”

刘彻点点头,“你的用意父皇明白,朕给你一道特旨,以后什么时候想跟朕说话便来找朕,不用经过任何人。”说着取出一块明黄金牌递给他。

刘据大感意外,忙跪倒接过金牌,“儿臣谢父皇!”

刘彻面带微笑,“去吧!”

从上阳殿出来,郭昌早已在甘泉宫外等候,刘据只想早点回去,所以弃马车不用,改为骑马。

刘旦和刘胥觉得骑马更好玩,也不坐车,跟在后面不停欢呼。

两个皇子就象出笼的小鸟一样欢快自在,与平常百姓人家的孩子并没有什么分别。

郭昌感叹道,“两位小王爷还真是可爱。”

刘据想的却是另外一回事。

皇子们平日里管束得越紧,一旦放飞之后可能会更放纵,经常会做出一些超出常人理解范围之外的事情来,这可能就是分封诸王荒诞不经者居多的原因吧。

“郭将军在哪里任职?”

两人几乎是并辔而行,郭昌故意拉下半个马头以示尊敬。

“回殿下的话,末将……一言难尽!”

刘据笑道,“将军还有什么话不方便对本宫讲吗?”

郭昌忙道,“殿下误会了。末将去年领命攻打昆明,未曾建功,如今罢印赋闲,只在北营任个闲职。”

刘据奇道,“既是如此,郭将军如何在甘泉宫出现?”

郭昌道,“皇上召末将前来问了一些南粤之事。”

刘据没有再问。

一行人打马疾奔,一个时辰之后便已走出一半路程,刘旦和刘胥兄弟俩已经没有最初的兴奋,坐在马背上开始叫苦。

刘据也感觉两腿发麻,再这么跑下去大腿恐怕要受伤,便把刘旦刘胥兄弟叫上马车,不再骑马。

即使如此,回程也比来时快了一倍不止,天还没黑便已经到了长安洛城门。

郭昌带着手下返回北营,刘据亲自把两位皇子送回府上,准备回太子宫时,气喘吁吁的太监于其追了上来。

“殿下,皇后娘娘请您过去!”

刘据知道,卫子夫肯定已经得知昨天上林苑发生的事,召他去想必是要问个究竟。

果然,卫子夫一见他归来,紧张地把他前后左右好一番打量,确认没事之后,泪水夺眶而出。

“据儿,你可吓死为娘了!”

刘据只能好言安慰,“母后,儿臣这不是平安归来了吗?”

卫子夫气道,“这叫什么话?非要出什么事才好吗?你若有个长短,为娘可怎么活?”

刘据笑道,“让母后担忧,都是儿臣的错!”

卫子夫拭去眼角泪珠,颤声问道,“听人讲……你徒手捉蛇,可是真的吗?”

刘据早就想好说辞,闻言道,“是!儿臣当时也不知是怎么了,一想到有人要谋害父皇,一下子就不怕了。”

卫子夫欣慰道,“如此甚好!据儿长大了,知道保护你父皇了。”

刘据正色道,“儿臣不但要保护父皇,更要保护母后!”

卫子夫破涕为笑,“母后暂不用你保护,照顾好自己就比什么都强。”

“另外……你父皇让你临朝代政,此事也是真的吗?”

刘据点点头,“是父皇亲口对我讲的。”

“好!”卫子夫接连说了几个好,眼中泪光再现,“你父皇终于认可你了。”

刘据心说距离认可两个字还有一段距离呢!但是他不能当着卫子夫的面说出来,以免再让她担心。

“据儿,临朝代政大意不得,如有不决之事,多问一下公孙贺和石丞相。”

刘据道,“母后请放心,父皇已经交代过了。”

玉面仙狐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你有一张卡牌待抽取>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