诡记江湖:开局九剑闯射雕

第46章 剑刺兽身

他长啸一声,身形快上了数分,极速的向着江面冲去。

“二弟三妹,某来助也!”

途中,他解下背后的斩马剑抛给辛秸。

“辛兄弟,这怪物体型庞大,需要兵器相对。”

辛秸微微点头,李歌知他会使斩马剑法,甚至比自己使的还要强上许多,因此将斩马剑抛给他后便不再理会,自己纵身飞到江面上,拔出腰上的长剑,一招破气式朝着水中攻去。

“大哥小心!”

“大哥,这怪物狡猾的紧,不可深入!”

俩道提醒传来,后者来自黄榕,前者来自洪七公,但都对他的行动没能造成甚么影响,因为剑已经刺出去了,他现今内力不够,无法做到收放如意,凭借独孤九剑的威力本也无碍——但奈何在面对这种非人形的敌手时,威势便会下降许多,甚至不如最基础的剑法。

只见那些本来速度极慢的触手状物事,在察觉到李歌使剑来攻之时,便忽地变得极快,顺着剑身缠绕而来,李歌心道不妙,但此时已经来不及了,若他此时站在平地之上,自然可以撤剑落地,但他现在在水面上,整个身体的重量都压在了剑上,以此增加破气式威力。

这么做的后果便是,他无法撤剑,若是此时撤剑,此时便会径直落入水中,正好给那触手机会。

他只能一往无前的出剑。

洪七公和黄榕见此情形,皆想赶过来将李歌解救而出,但眼看这二人离他都有些距离,怕是赶不到了。

这一剑刺出,李歌的心下却是一沉。

他的剑刺空了,剑尖只有破开水体的毫无阻碍之感,而无刺中实体的感觉。

但是,怎可能?他看准了这怪物的本体所在才出剑,明明那些缠绕上来的触手都未有甚么异常的波动迹象,这一剑怎地会空?

李歌心下一冷,心中大呼上当,他使剑左右一移,想藉着剑将缠绕过来的触手尽数斩断,脚上却传来了一股扭转乾坤的力量,将他的整个人从水底拉起,同时他看到剑光一闪,几根伸出水面追赶的触手便被他切断,扭曲的浮在水面上。

李歌定睛一看,不由得犯怵,只见那黑漆漆的触手上遍布着青色的吸盘,而吸盘中间零散的镶嵌着些猩红的眼珠,即使触手剧烈的挣扎着,蜷缩着,那猩红的眼珠子也牢牢的盯着他,其中有着疯狂的意味,偏偏又很漠然,俩种风格形成剧烈的反差。

待李歌站稳,却发现是辛秸支着一叶扁舟过来,将他从水中拉进了船中,顺便用手中斩马剑将那些追击的触手切断。

李歌甩了甩脸上的水,正准备说话道谢,余光却正见一根触手自辛秸背后升起,悄无声息的朝着二人袭来,当下来不及解释,手中剑招便出来了,立时将这根偷袭的触手切成俩半。

二人相视,皆笑了起来,黄榕和洪七公也松了口气。

然而,这口气还未松完,场中变故又生。

“小心!”

顷刻,李歌只觉得有一股巨力自脚底的船板传来,立时将他和辛秸震起半丈多。

他心下一惊,奈何身在空中,勉强的将轻功发挥出来,看准一块木板碎片便落了上去,而后双足一顿,身形飞起,这下终于是稳住了身形,李氏步法中金雁功部分的精妙发挥出来,他便飘然的到了黄榕洪七公那边。

此时他才看得明白,原来这二人能保持身形不坠,是因为他们身下踩着一头漆黑的怪物,一柄铁枪正牢牢的钉在上面,使得这怪物再也动弹不得。

他足下收敛,也踩在了这怪物身上,便算是安稳了下来。

反观辛秸,此时正找到一截木板站在上面调息片刻,而后仓促的跃起,却不料发力少了,力尽时离这怪物身上还有一段距离,眼看就要落进水中。

李歌眼疾手快,一把将其拉住,而后将他拉上了这怪物身上。

蓦然多了俩个人的重量,这怪物似乎有些不安分了,原先还只是用触手去试图制服站在它身上的二人,而现在它剧烈的颤抖起来,黑漆漆的恶心触手尽数破水而出,朝着它身上拍去。

同时,李歌察觉到这怪物正在缓缓沉入水中,知道它承受不住这几人的重量了,不由得焦急起来。

“弱点在哪?!”

李歌焦急喊到,手中剑刃连斩,斩下周围数根触手来,然而更多的触手从这些触手底下冒了出来,仍然朝着几人而来。

“我们刚刚用铁枪定住了它,猜测只需要在它身上戳出几个通透的窟窿便可击破它了!”

黄榕的声音响起,洪七公的声音也跟着响了起来,为李歌解释了一些。

“这怪物皮糙肉厚,叫花的掌力穿透不了,若是我等合力将铁枪击打进去,自然可以破去。”

洪七公的话音刚落,辛秸便大喝一声。

“让我来试一试它的深浅!”

说罢,跳起一剑便刺向脚下,却是效仿了李歌的破气式姿势,将全身重量皆加在了剑上,这样一剑刺出,便是全力以赴。

“不可!”

“快些住手!”

黄榕和洪七公惊呼,同时出声想要让辛秸停下,却是未曾考虑到李歌带来的这人太过莽撞,居然即可便要出手。

三人离辛秸都较远,此时想要出手阻拦,已经是来不及了。

只听见刺啦一声响,异于常剑的斩马剑已经尽数没入这怪物身躯,这怪物立时哀嚎一声,响彻沅江,待辛秸站定,将斩马剑拔了出来,便带出冲天的黑色血泉。

“快走!”

洪七公和黄榕异口同声的大喊,二人一齐飞身而起,剑刃和拳掌挥舞,誓要杀出一条血路。

李歌也不落人后,看到这场景心下已有不详预感,但看到辛秸仍然有些不知所措的站在原地,挥舞着斩马剑斩断周围的触手;一身白净的袍子几乎给血染成玄衣,心下无奈叹了一口气,暗道一声子孙不孝,便一步飞起到他身旁,拉起他手臂,体内九阳录内力分润了一丝进去,好在辛秸并未反抗,他当下大喝一声。

“辛兄弟,和我一同运气!”

他似乎才醒转过来,立时察觉到李歌分润的那一丝内力,此时正按着特殊的方式运转在窍穴之中,又听到李歌声音,立时照做。

二人飞身而起,靠着手中剑刃开出了一条血路。

逆行水舟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下载QQ阅读APP,抽取角色卡牌>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