捕快女大人

第14章 寺庙怪声(7)

宋清荷被男子这番神操作吓得直往后退,差点一个脚步不稳与地面来个亲密接触。

伶韫赶紧扶住宋清荷,拿过她手里的茶具放在一旁的石桌上。

宋清荷惊魂未定,只觉得面前这个男子是个登徒子。

“婉秋,你们今日干嘛去了?”

此话一出,三人傻傻愣住。

梁煜:“婉秋?是谁?”

刘赢捧腹大笑,“婉秋?没想到伶捕快男儿身竟喜欢……喜欢这种女子闺名,哈哈。”

伶韫恶狠狠地朝刘赢瞪了一眼,只是她却莫名发觉背后发凉,似乎有一双充满怨气的眼神盯着自己。不用想也知道,定是她家那位大人。

她赶紧捂住宋清荷的嘴巴,心虚地解释道,“我说这是误会,你们会信吗?其实,宋姑娘唤的是晚秋了,是吧?宋姑娘?其实你想说晚秋快来了,让我们多注意保暖,好好好,多谢姑娘好意。”

宋清荷一头雾水,搞不明白这皇妹究竟在搞什么幺蛾子,毕竟宋婉秋在宫中时,就张牙舞爪的,天不怕地不怕的样子,除了皇上,谁也奈何不住他。可是在这里,她竟然在隐瞒自己的身份,甚至,她在看向梁煜时,眼里多了些暧昧。

但无论怎样,宋清荷相信伶韫这样做,定有她的理由,而自己需要做的,就是配合她演完这场戏。

“刚刚是小女子失态了,是小女子考虑不周,一时嘴快,说错了话,真是抱歉,伶捕快。”

伶韫这会巴不得找个地洞钻进去,她都能想象出自己的脸能有多不争气,她皇姐的这番说词,别说梁煜了,连她都不相信,没办法,只好先找个借口离开。

她挽起宋清荷的胳膊,笑言道,“宋姑娘不是说有事想问我吗,正好本捕快现在就有时间,走,我们去你房中。”

内等宋清荷反应,就抢着拉她离开,剩下两个男人大眼瞪小眼。

刘赢望着二人离去的身影,感慨地发问,“大人,您信吗?”

梁煜只宠溺地说了几个字,“她开心就好。”

刘赢看那背影越觉得奇怪,不免双手交叉,像是一副破案的样子,“大人,你不觉得,他们二人的身型,有点相似吗?这么细看,伶捕快的腰肢纤细,一点也没有男人的那种粗犷,反而有些白面书生的感觉,大人,你说伶捕快他,会不会是女儿身?”

梁煜忽视刘赢,自顾自地朝自己禅房走,刘赢紧跟身后。

“大人,你还没告诉我呢?伶捕快她是女儿身,你是不是早就知道了?还有刚刚那位姑娘年芳几何啊?”

梁煜却满脑子想的是刘赢莫名其妙的出现,他忽地一下停住脚步,将身后人撞个满怀。

还没等刘赢站稳,他直接用不容置疑的姿态问道。

“刘赢,你到底是为何来到这芩敬寺?为何偏偏是几日前,还赖在这里不走,以你的力气和才干,在临安随处都可以谋一个合适的营生,然后攒够银两离开这,可是你并没有,你身上最大的疑点就是,这后山一直都有你一个人,而那土又是翻新过的,所以我有理由怀疑,你早就知道这埋有尸骨,并设计引我们前来。刘赢,话说到这里,你不觉得你欠本官一个解释?”

刘赢倒是处事不惊,面不改色,只是认同似的直拍手。

“不愧是鼎鼎有名的断案奇才,四品提刑司,或者我应该唤您,锦衣卫指挥使梁讼梁大人呢。不得不说,您很会推理,不过,堂堂的指挥使,向来是凭证据来抓人,您既然这么问,说明你并没有证据,你不妨有了证据再与我当年对峙?本小爷恭候您的大驾。”

见刘赢不肯承认,他也不强求,只是从嘴里吐出几个字。

“总有一天,我会弄清楚一切。包括,你是谁?毕竟知道我真实身份的人,并不多,怕我的人,也不多。”

“能被梁指挥使赏识,是本小爷的荣幸。”

二人虽未舞刀弄剑,空气中却都弥漫着硝烟的味道,一番唇枪舌战下来,谁也不肯罢休。

另一边宋清荷房内

宋清荷将伶韫拉到榻上坐下,准备像审犯人一样,开始唠叨。

“婉秋,你告诉我,你怎么会成了临安的捕快,你不是要去寻找王妃她老人家的下落吗?可寻到线索?”

提到王妃,仿佛戳中伶韫最柔软的部分,一股失落之感顿上心头。她无奈摇头,说话都带了些沙哑。

“皇姐,我至今不知道,母后她为何会留下一纸书信就弃我而去,明知道皇宫内有重重关卡,她到底有什么必须离开的理由。我知道,我必须解开这个迷惑。当时我听宫内曾侍候过母后的老奴无意提起,母后在宫内时,不止一次地提过临安县,我想这会是一个线索,便改名换姓,来到了这。”

宋清荷的脑里突然闪过一个画面,她抿住嘴唇,一副激动的样子,狠狠地拽住伶韫的胳膊。她接下来说的话,将伶韫的心突然拉到冰窟。

“婉秋,你要留意你身边的人。”

“皇姐这是何意?”

“十日前,郡马爷病重,听闻宫里有新进贡的火灵芝,我便带着郡马爷,向皇上求药,后来虽然拿到了火灵芝,可郡马依旧没能救下来。我去向皇上辞别时,听到他提到你,好像说什么,十三年前的事,绝不能让你知道,说什么要派人暗中跟踪你,具体我也没听清楚,总之你得小心。”

伶韫听完直接从榻上弹起来,说什么她都无法相信,最疼爱她的皇兄,另有一个十三年的秘密,竟然还与她有关。

“皇姐,你可愿为你今日说的话负责?”

宋清荷突然有些怯懦,“这……我当时在门外无意听到这些的,也许我听错了。”

“皇姐,我信你,当时我为了出宫寻找母后,在大殿前跪了一夜,次日他才肯答应让我出宫,现在想来,也许他本无意放我出宫,他根本不想让我寻到母后,说不定,母后的失踪与十三年前的事情有关,不行,我必须查清楚。”

宋清荷刚想阻止她,却被伶韫抢先开口,“皇姐,你也看到了,芩敬寺发生了命案,我无法保证你的安全,一会我便让大人放你离寺。对了,皇姐你可知朝廷有没有四品提刑司这号人?”

温汝沁

作家的话
求评论~~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你有一张卡牌待抽取>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