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混进了妖王群

我混进了妖王群
上QQ阅读APP,新人免费读10天
新人需设备和账号都为新

第13章 虫,虫!

锦毛鼠跟着余数回到了他们小区,一路上,它头顶的那撮黄毛就没放下来过。

这是锦毛鼠的特性,它一旦遇到危险,头顶的那撮黄毛就会竖起来,就像是斗鸡遇到在战斗的时候会炸毛一样。

关键它不知道余数要带它去哪儿,去干什么,所以心里一直打鼓。

而且它什么也不敢问,深怕惹怒了这位强大的捉妖师,现在它这一条小命都在人家手上。

等余数把它带到屋里之后,黑怕忽然跳了出来,“恭迎师尊回来。”

余数点点头,又指着锦毛鼠:“刚才路上遇到的,给逮了回来,暂时没想到怎么处理,你给看管着。”

“呦呵,一只小老鼠。”黑怕笑眯眯地走到了锦毛鼠的身边,绕着圈打量它。

锦毛鼠站在地上,一动也不敢动。

虽然他不是普通老鼠,但是面前这个也不是普通猫啊。

完了完了,它不会把自己给吃了吧。

看到锦毛鼠浑身都在颤抖,黑怕哈哈一笑:“瞧把你给吓的,你放心,师尊不发话,我是不会动你的。”

“谢谢大仙,谢谢大仙。”锦毛鼠连忙道谢。

“谢就不用了,在师尊手下,可没有吃干饭的,以后家里的家务活就归你了。”

“家务活?”

“怎么,你有意见?”

“没有,没有,不过大仙,小的一直在外面流浪,没干过家务活,担心干得不好。”

“干不好,不会学么?天底下没有任何一只妖天生就会干家务的,就像我,刚开始也是一点都不会,但是经过磨练,已然成为了一个家务小能手。你呀,还有的学呢。”黑怕颇为自豪地说道。

锦毛鼠连连点头:“是是是,我一定好好学习。”

看到黑怕,锦毛鼠虽然心里害怕,但同时也放下心来,那个捉妖师大人既然能够容得下一只猫妖,自然也就可能容得下一只鼠妖,只要他好好听话,未必不能活下去。

当然,他也有疑问,“猫大仙,你为什么叫捉妖师大人师尊啊?你是的他徒弟么?咱们妖还能成为捉妖师的徒弟么?”

“当然。”黑怕拍了拍胸脯,忽然又想到了什么,眼睛一眯,说道:“这是你该问的么?我先带你去洗个澡,然后教你拖地。”

……

半个小时后,黑怕卧在沙发上,看着拿块抹布在地上擦地的锦毛鼠,舒坦地伸了个懒腰。

有个小弟就是好啊,以后家务活就可以交给这家伙了。

虽然给师尊干家务,黑怕是心甘情愿的,但是真地很累啊。

“墙脚那里不能忘了,你这抹布太小,要经常去揉洗,不然擦了也没用。”

“猫大仙,桌子要擦么?”

黑怕摆摆手,“桌子你就别擦了,还有,没有师尊允许,他的房间你也不能进,知道么?”

“知道,知道。”

中途余数从屋里出来拿水喝,见到一猫一鼠和谐相处的画面,也不禁笑了笑。

不过看到它俩,余数也在想,是不是要换个大房子。

他现在住的这个地方,一室一厅,地方比较小,虽然黑怕跟锦毛鼠不怎么占地方,但是余数也不想每次来客厅都能看到它们俩。而且黑怕天天睡地板也不是个事情。

或许找个大一点的房子,给它们俩也搞个房间,要方便很多。

而且以后说不定还会收留其他妖。

……

第二天,余数就在网上找了个房子。

找了半天,没找到合适,倒是最后看到郊区有一个大独栋挺好的。

是个大院子,有不少房间,装修差了点,地方也比较偏。

余数打电话过去的时候,房主还挺意外的。

房主也知道这院子不好租,面积大,地方偏,他们又只接受整租,拒绝二房东,一般人还真不愿意来租。

别看地方偏,装修旧,但是因为面积大,一个月的租金也要六千多。

余数去看过后,很快就拍板了。

这院子其实很不错,两进的院子,周围也没什么人家。

前面视野开阔,房间又多。

虽然地方偏了点,但是余数现在不上班,所以偏一点对他来说完全不是问题。

房东见余数这么快就拍板,也非常意外,一直打听余数是不是要拿房子干别的事情,余数解释了半天,房东才跟他签了合同。

这边签了合同之后,余数就把原来的房子退了。

之前的房东老大爷人挺好,没扣余数押金,还把剩下的租金都退了。

老大爷误会了余数搬家的原因,临走的时候唉声叹气地跟余数说:“王大姐这人嘴确实坏,也爱管闲事,你要走,我能理解。”

余数听到这话,便知道那王大妈在老大爷面前嚼过舌根。

搬到新家之后,余数又花了十几万买了辆代步车,方便以后去市区。

简单的收拾了一下,余数站在院子门口伸了伸懒腰。

住在这里比他想象的还要好,院子后面有一片荒地,房东跟他说这地是他们家的,平时没人管,余数平时可以种点菜。

前面不远处有一个小池塘,里面有鱼,应该不多,但闲暇时去钓钓鱼应该没问题。

就这样,一人一猫一鼠就在这郊区的老宅中安顿了下来。

余数平时还是像往常一样,修炼法术,学习《妖怪百科全书》,偶尔也在天都群里跟九尾他们哈哈牛逼,不时地给他们传一点视频过去,给他们解解闷。

他在郊区住下的第三天,接到了林欣儿的电话。

得知余数搬到了郊区,她执意要过来看看,余数便开车过去把她接到了老宅这里。

到了地方,林欣儿惊奇道:“这地方好唉,风景好,房子也大,怪不得余数哥哥你要搬来呢。”

余数笑了笑,这就是林欣儿的思维方式。

如果换成袁依依,恐怕会说这房子离市区太远,用电用气都不方便,更别说上下班那超长的通勤时间了。

没有谁对谁错,这是他们从小到大生活的环境造成的差别。

林欣儿是个富家千金,脑袋里哪有什么柴米油盐酱醋茶,她只是觉得这地方跟她从小住的地方很不一样,所以比较新奇。

其实,真让她住一段时间,或许她又不会这么想了。

林欣儿第一天来,感觉哪哪儿都有意思,见到老式的那种大锅灶,得知是用来做饭做菜的,非要余数中午给她演示如何使用。

等余数演示完了之后,她又撸起袖子要亲自上。

“你会做饭?”

看着林欣儿一身的名牌和细嫩的手指,余数对此表示怀疑。

林欣儿却拍了拍胸脯:“余数哥哥你别忘了,我家可是做餐饮的。”

“那行,你试试。”

半个小时后,余数就后悔了。

他看着锅里黑乎乎的一团,眉头皱成一个川字。

半个小时前,锅里黑乎乎的这一团还是一块漂亮的五花肉。

林欣儿说要做她的拿手菜——红烧肉给余数吃。

余数看她胸有成竹的样子,还以为她真会,没想到做出了这个玩意。

“余数哥哥,这个灶我第一次用,没控制好火候。”林欣儿可怜巴巴地为自己找借口。

余数叹了口气,这何止是没控制好火候……

“算了,还是我来吧,不然中午这饭吃不成了。”

“哦。”

林欣儿乖乖地退到了一边。

她虽然做饭不行,但绝对是个一流的捧场王。

“余数哥哥你好厉害。”

“余数哥哥你以前是大厨吧。”

“这菜比我家厨师做得还要香。”

虽然林欣儿说得非常夸张,但是这么个大美女在旁边捧场,余数也有些飘飘然了。

吃过饭后,余数拿着一个出头在院子里面锄草,林欣儿弄了个簸萁在旁边要帮忙。

“你还是去坐着休息会儿吧,这里草比较深,你又穿着裙子,别被茅草剌了腿,回头痒得受不了。”

林欣儿把下巴一扬:“你别把我想得那么娇贵。”

“这里指不定有什么毛毛虫,蜈蚣之类的,你不害怕?”

听到毛毛虫和蜈蚣,林欣儿明显有些紧张,不过还是强装镇定道:“我不怕。”

余数点点头,由她去了。

院子里面的草并不算多,只不过角落这一片长得比较旺盛,余数想着把这一片给清理干净,以后在这里种一点花花草草,给院子增加一点色彩。

林欣儿拿着簸萁,帮着余数装草,一边装一边帮余数出谋划策:“这个地方可以种一棵月季或者栀子花……种向日葵好像不太好,不过可以种点郁金香——”

说着说着,这丫头忽然不吱声了。

余数听她没动静了,扭头看去,却见她站在原地,死死地盯着地上,一张小脸已经没血色了。

“怎么了?”

余数刚问了一句,林欣儿忽然跳到了他身上,像个八爪鱼一样死死地抱住他。

她穿着裙子,腿不好张开,就不好借力,开始往下滑,她哭喊着说:“余数哥哥,不要把我放下去了啊。”

但是余数也不知道怎么才能不把她放下去,手也没地方放,总不能托着她屁股吧。

“到底怎么了?”

“虫,虫!”林欣儿大叫道。

余数没办法,只能屈着腿,让林欣儿的膝盖顶在他大腿上,防止再往下滑,然后他艰难地扭动身体,朝底下看,随后无语地叹了口气。

他还以为是什么毒虫,原来只不过是一个蚯蚓,只是这蚯蚓长得比较粗还黑黢黢的。

“蚯蚓而已,没关系的。”

“我不干,好恶心。”

余数摊着手,无奈道:“那现在怎么办?”

“余数哥哥,你带我去空地那里。”

林欣儿把头埋在余数肩膀里,看都不敢看地面。

林欣儿不下来,余数只能屈着腿,慢慢往前走。

要不是余数修炼了妖力,身体异于常人,这样被林欣儿膝盖顶着大腿,想做这个动作还真难。

等他们走到空地之后,余数拍了拍林欣儿的后背,“欣儿,安全了。”

林欣儿睁开眼睛,确定已经离开了草丛,忽然松了口气,从余数身上下来了。

刚才她把余数搂得很死,这会儿下来了,她脸倒红了。

“我去给你倒点水。”

似乎是感觉在这儿比较尴尬,林欣儿红着脸跑开了。

一整个下午,两人之间的气氛都比较微妙。本来余数想着,事情过去了,但是林欣儿一会儿脸就红一下。

她脸一红,余数就忍不住想起之前的事情。

到了晚上,余数开车把林欣儿送回家。

下车之后,林欣儿红着脸说:“余数哥哥,要不要进去坐坐,我爸妈今晚不在家。”

随后她又忽然意识到这话有点歧义,又连忙补充道:“我是说,我爸妈不在家,你进去坐坐,没人发现……”

坏了,越描越黑了。

余数笑了笑,“不了,天色不早了,你回去休息吧。”

“嗯,余数哥哥再见。”

看着林欣儿进了门,余数发动汽车往郊区赶。

不过他刚出林欣儿家小区没多久,就发现后面有一辆红色的跑车跟着。

一开始,余数以为那辆跑车只是碰巧在他后面,但是过了好一会儿,他已经拐了好几个弯,那辆跑车却还跟在后面,他就知道,那辆跑车是跟着他的。

不用多想,这辆跑车之所以跟着他,肯定是跟林欣儿有关了。

余数透过后视镜看着那辆跑车,嘴角勾起一丝笑容,“反正没事,陪你玩玩。”

十几万的车,想要在速度上拼过跑车,那完全是天方夜谭。

但是跑车也不是没缺点。

它底盘低啊!

余数一开始都是正常行驶,到了一个路口忽然一拐,忽然转进了一条黑漆麻乌小路。

那辆跑车也连忙跟了过来,但是刚把弯转过来,却是哐当一声,底盘被狠狠地刮了一下。

余数看着后面慢慢停下来的跑车,放肆地笑了起来。

这个小路转弯的有一道比较深的坑,一般的汽车过去的时候,一个不小心都容易被刮到底盘,更不用说是这种跑车了。

余数在车里都听到后面跑车被刮得声音,可见这下肯定刮得不轻。

蜀山原住民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