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五所群穿记

四五所群穿记
上QQ阅读APP,新人免费读10天
新人需设备和账号都为新

第18章 虚幻与真实

暗月秘林。

凄清的大殿之内,黯淡的烛光明昧不定。

纤细修长的玉指轻轻抚过书籍上暗金色的花纹,拂去了细碎的尘埃。

墨尔缔斯缓缓打开尘封已久的书籍,泛黄的纸页上书写着古老的文字。

“他惊措,他彷徨,他心神不定。”

“他畏怯,他恐惧,他迷昧无知。”

“血月的光辉覆笼苍穹,奔逃的男子赴往秘林。”

“他将在真实的虚幻中窥见虚幻的真实。”

她轻轻将书籍合拢。

……

无人的幻境中。

滕家瑞行尸走肉般前行着。

他已经走了数月,他以为他会饿死,但他好像又从未消耗过一丝能量。

他耳畔萦绕着无数的呓语:

“什么是真实,什么是虚幻?”

“真实是印象中的虚幻,虚幻是遗忘了的真实。”

“你记忆中都是真实,又都是虚幻。”

“那什么是真实,什么是虚幻?”

滕家瑞被耳畔这些迷乱的呓语弄得神志恍惚,他明明不想去听,但脑中却又止不住的思考。

慢慢的,持续数月的呓语声终于停了下来。

他甩了甩混沌的脑袋,看向了面前的秘林。

他经过了坍圮的小镇,跨过了破败的石桥。

他穿梭于秘林之中,抵达了秘林的中央,那里有着一口幽深的古井。

滕家瑞被某种力量驱使着,一步跨入了古井内。

没有想象中的落水声,只有持续的下坠感。

兀的,那种下坠感停了下来,他却没有摔伤分毫。

滕家瑞抬起头,看向坐在大殿主座之上的墨尔缔斯。

墨尔缔斯也看向他,轻轻笑道:”初次见面,吾名:墨尔缔斯·呓语。”

滕家瑞瞳孔骤缩:“什么?”

“我知道你很惊讶,滕家瑞。”

“这里是哪里?为什么我明明之前见过你,你却说和我是初次见面,而又知道我的名字?”

“为什么这个地方一个人也没有?为什么我只能走过记忆中的地方?”

“为什么我耳朵边一直有话语声?我该怎么回去?”

滕家瑞问出了一连串的问题。

墨尔缔斯笑了笑,耐心解释:“这里,是你的记忆啊。”

“我的记忆,那为什么没有……”滕家瑞说到一半,止住了话头。

“为什么没有你穿越前记忆中的地方,是吗?”

滕家瑞一脸惊骇:“你怎么知道!”

“别惊讶,小家伙。还有,对自己的神明说话要用您,知道了吗?”墨尔缔斯还是笑眯眯的。

滕家瑞改口道:“那请问您知道这是怎么回事吗?”

“首先,你真的去过记忆中穿越前的那些地方吗?”

滕家瑞突然感觉脊背发凉:“怎么会没去过?”

“那我再问你一个问题,你是谁?”

滕家瑞竟然有些犹豫:“我是……滕家瑞。”

“真的吗,那为什么这里没有你穿越之前的地方呢?穿越到这里来的,真的是滕家瑞吗?或者说,滕家瑞真的穿越了吗?这会不会是一个梦呢?”

滕家瑞声音有些颤抖:“我……我不知道。难道我只是一个承载了‘滕家瑞’记忆的载体,还是说……我在做梦?”

他双手抱头,显得有些痛苦:“那为什么这一切都这么真实?”

“也许你醒来之后就会忘记了呢?”

滕家瑞嘴唇发白:“那我到底是谁?”

“你是‘你’。”

“我是‘我’?”他又问道,“所以这一切是梦吗?”

“你怎么知道你认为的现实是不是梦,你认为的梦是不是现实?只要你认为现实是现实,它便是现实;只要你认为现实是梦,它就是梦,反之亦然。”

“所以……”滕家瑞突然明白了一点,“梦或者现实只不过是我给它的界定,我是谁也不重要,我便是‘我’。”

“那我之前记忆中的东西呢?”

“你想有,那便有。包括你之前无法进入的地方也是一样,一方面是信息的缺失,但最重要的原因还是——你在心里给它们上了锁。”

墨尔缔斯话音刚落,秘林附近突然耸立起无数幢高耸的摩天大楼。

“我明白了,谢谢您。”滕家瑞只感觉心中一片清明。

“至于说初次见面,这个我自然是第一次与你见面。”

“这个您?”

墨尔缔斯反问道:“难道你只做过一个梦吗?”

滕家瑞还想细问,但墨尔缔斯摆了摆手:“现在知道这些,对你无益。”

“至于为什么空无一人,因为你的记忆里还没有他人。”

“不可能!我认识那么多朋友,怎么能说我的记忆里没有他人?”

“你认为他们是真实的吗?”

“我认为……是的。”滕家瑞说完,周遭便浮现出了数人,但却都是一脸的呆滞木讷。

“嗯,你倒还不算太傻。”

“可是为什么就只有几个人?他们还这么面无表情?那为什么您又能直接存在于此?”

“因为他们几人与你羁绊最深,故能显现。但又因为你的能力不足和他们生命层次太低,所以他们就只能像是人偶一样立在那里。”

“至于我,我的存在是‘绝对真实’,所以会直接存在在这里。”

“绝对真实?”

“其实从某种角度来说,没能接触到‘奇诡’的众生,都是虚假的。而只有接触到‘奇诡’,才能窥见所谓的‘真实’。”

“真实与虚假难道不是相对的吗?就像静止与运动一样。”

“所以说你现在还处在‘虚假’的生命层次,虽然你作为我的使徒,可以被称作‘伪虚假’生命,但还是无法理解这些。”

“就像井蛙无以谈天,夏虫不可语冰。”

滕家瑞陷入了深深的沉思。

“那‘奇诡’又是什么,先前我耳畔的那些呓语又是什么?”

“奇诡是一种法则层次,只不过你现在连最基本的法则还没接触到。”

“至于那些呓语,是你成为呓语使徒后潜意识里的一种守护,能够不断提醒你认清虚幻,只不过平常不会具象化出来罢了。”

“那我该如何出去,出去之后又如何进来?”滕家瑞问道。

“你想出去,便能出去。至于能否再进来,便看你自己的造化了。”

“多谢您的指点。”滕家瑞深深一礼。

“嗯。”

“对了,在你出去之前,我问你一个问题。”

“这个问题你可以想很久很久,甚至直到你想出了你所认为的答案,也要继续思考下去。”

“在你们的世界,有一个著名的思想实验叫做‘薛定谔的猫’。”

“它是指将一只猫关在装有少量镭和氰化物的密闭容器里。镭的衰变存在几率,如果镭发生衰变,会触发机关打碎装有氰化物的瓶子,猫就会死;如果镭不发生衰变,猫就存活。根据量子力学理论,由于放射性的镭处于衰变和没有衰变两种状态的叠加,猫就理应处于死猫和活猫的叠加状态。”

“只有当你进行观测,你才能知道猫的死活。”

“那么如果除了你以外还有一名观测者,他观测到了猫的状态,但他并没有告诉你,但你可以观测到他。”

“那么,猫处于什么状态?”

……

滕家瑞恍然惊醒,冰凉的湖水舔舐着他的脚腕。

他感受了一下,发现身体中的能量跃升了数十倍。

【目前使徒修为:神道(呓语)六境-屠维】

“卧槽,我竟然一下这么强了!”

滕家瑞感觉周遭的世界都更加明晰了,不仅有物理层面上的,还有精神层面上的。

他看向序列上显示的时间,与他离开时分毫不差。

他看着这时间,突然想道:“为什么异界也是一年三百六十五天,一共十二个月?难道我现在所处的星球自转与公转都与穿越前星球的周期一样?”

他感觉脊背有些发寒。

“序列,你知道他们都去哪里了吗?”

【湖底】

“果然已经下去了。”滕家瑞赶忙纵身跃入水中,“可别淹死了啊。”

入水后,湖底却不是之前那五光十色的鹅卵石,而是一个泛着粼粼微光的镜面。

“这是什么?”滕家瑞没有发现其他人的踪迹,便朝着那镜面游去。

“噗通。”滕家瑞从水面探出头来,看着这昏黄的废墟世界,“原来他们到这来了。”

“王嘉毅——”“李博成——”“李奕含——”

他喊着伙伴们的姓名,却只有幽幽的回声答复着他。

“不应该啊,我看时间并没有随着我去那个空无一人的记忆空间而改变,他们应该就在附近的才对。”

滕家瑞抬头看天,却只看见了昏黄的云层形成的无数巨大漩涡。

“还以为能看见久违的太阳。”

滕家瑞游上岸,用灵气将衣服烘干。

“镜面世界吗?”他看着呓语序列的面板,“看来要找的东西就在这了。”

“趁着做任务,好好找找陈昊男他们吧。”

……

另一边。

随着众人的行进,一条条墙壁上的信息被汇总起来,拼凑出了一个残缺的过往。

“这个世界曾经繁荣昌盛,世界上的生灵都信奉某种神明,他们的社会以神明的存在为基础。”

“而有一天,世界末日降临了。天火坠地,海啸万丈,大地皲裂。”

“他们的神明砍倒了世界中心的巨树,将它制成了象征希望的虚舟。”

“神明的虚舟只能带走一部分人,剩下的信徒就成为了弃徒。”

“他们中有些人期望神明能回来救赎他们,而有些人已经开始了自救。”

“剩下的人失去了神明的庇佑,也失去了神明赐予的力量。”

“他们变得脆弱不堪,先前的社会制度也随着神明的离开而分崩离析。”

“他们好像获得了某样东西和某个势力的帮助,开始与天灾做斗争。”

“他们建立起了无数根巨大的青铜柱,又在高空将它们彼此连接。”

“他们在青铜柱上苟延残喘了一段时期,等到了大潮消退,大地不再崩裂的时候。”

“他们返回了地表,开始休养生息。”

“然而却总有奇异的生物从各种各样的地方出现,打搅他们的生存。”

“那些外来的生物,就被当地的土著称作‘异客’。”

……

“看来通往这个镜像世界的通道不少,以前也有人来过。”杨华衡说道。

张妍妍耸耸肩:“可能就是不太友好,还害得我们也成了原住民的假想敌。”

王嘉毅:“我推测这个地方可能就是镜像文明的神庙遗址。”

“嗯,有道理。”于心洁点了点头,“如果那个帮助他们渡过难关的东西就是我们要找的东西的话,按照墙上说的,它应该被放在最大的青铜柱的顶层。”

“没想到一个皇后失踪案能牵扯出来这么多的东西。”吴佳玉感慨道。

苏紫萱:“话说皇后是不是来过这个空间?”

“不知道,那个林苑旁的大汉不是说皇后回城途中才失踪的吗?”李奕含随口说。

李博成:“万一真的是在这里面失踪的呢?”

李奕含:“嘶——那人搞我们?”

“等等。”龚琦超问道,“你刚刚说林苑旁什么大汉?”

“就是那个蓄着长髯的大汉……卧槽?我怎么可以记起来那人长相了?”

“因为镜像世界的特殊性?”

“应该是吧。”

于心洁:“那我赶紧将他画下来,免得回头忘记了。”

……

滕家瑞走在废墟之中。

突然,他感受到一缕气机锁定了他。

滕家瑞装作不知,神识感受着迷雾中的波动。

“嗖!”两支长箭破空而来。

类人生物看到滕家瑞躲闪不及,两个心房都被贯穿,倒在了血泊之中。

他微微愣了下,又放出了几箭,将滕家瑞身上插满了箭矢。

然后头也不回地走了。

“卧槽?这他妈怎么就走了,不要战利品了吗?”

“按照套路我不应该是被带到老巢,然后直捣黄龙的吗?”

滕家瑞从地上坐起,地上的血迹开始消失,原先插在他身上的箭矢也变成了被握在手中。

“白瞎了我的一番幻象。”

……

而弓手离开后,来到那处祭坛。

激活祭坛后,他开口道:“击杀一名异客,请求派人进行收容。”

通报完后,他回到塔楼处,然后看向原先滕家瑞所在的地方:“???”

……

四五所执笔人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