祸乱诸天,从暴揍岳不群开始

第9章 青城余矮子

松风剑法,如松之劲,如风之迅。

剑法讲究快且劲,走得是轻快迅捷的流派。

施展到极处,如松林起微风,却有风刃暗藏、松针夺命。

曾经玩《金庸群侠传》dos版某mod时,松风剑法被定义为“最菜的剑法”。

其实是有失偏颇的。

单以剑法论,松风剑法丝毫不逊于五岳剑派的基础剑法,否则余沧海也没办法在武林上有偌大声名。

但剑法有不同,人亦有不同。

以余沧海的修为施展松风剑法,和这群弟子自然天差地别。

所以,苏止毫无顾忌地冲进了人群之中。

剑如松叶,势如秋风。

弟子的剑刃直指苏止命门,下手狠辣毫不留情。

可惜,苏止如今最擅长的其实是“太极剑法”。这自龟蛇互搏悟来的剑技,最是晓得攻守之势、快慢之机。

圆融太极,阴阳合一。

无数圆环自苏止手中的长剑脱出,将众弟子的剑势搅在一处。

随后,一剑自圆中出,迅如电。

这是一招嵩山剑法,被苏止从防守中用以攻伐。

他可没忘自己的栽赃计。

此刻苏止在人群中如游鱼般自如,浑身被太极剑法笼罩得密不透风,如同一颗浑圆的太极球。

而在这球体之中,却时刻可能有夺命之剑猝然而出。

弟子们的修为确实逊色太多,内力之上也无法对苏止造成影响。

仅只一刻钟,便被苏止尽数刺倒。

“呼,”苏止站定,看着失去行为能力却尚且存活的弟子,吐了一口浊气,“本以为青城算是最弱的门派了,没想到还费了这么大力气。”

一句话,让一群弟子怒目而视。

曲小妹不由摸了摸额头,苏止这人是够厉害的,连拉仇恨也这么厉害。

“走吧,去找余沧海。”

两人大摇大摆地走进青城派大门。

“这么顺利的吗?”曲小妹看着躺了一地的青城弟子,有点无语。

青城好歹也是成名大派,这就被闯了?

苏止哪里知道,只能苦笑着摇摇头。

其实虽然之前那么说,但却也没想到能这么容易,毕竟游戏和真实不同,他也没认为真能像游戏那么砍瓜切菜地闯进去。

结果现在……

他能一口气灭了青城,其他一流高手自然也能。

青城这么弱了吗?

他自然不知道,青城本身是个大派没错,可自从长青子输给林远图、余沧海觊觎《辟邪剑谱》后就完全不同了。

走捷径不是什么好习惯,当你发现捷径的便利之处后,就会忘记自己还需要努力这件事情。

全青城都在期待辟邪剑谱给他们带来新气象,那么他们本身的修行便已经出现破绽,也就再也不会如之前一般了。

就像后世做题的时候,但凡习惯了做两道题就去看答案,那么在没有答案时便再也没了信心。

心理防线不堪一击的结果,就是无法如之前般笃定。

导致错漏百出。

闲话少叙,曲非烟和苏止缓步走入青城后堂。

一身道袍的余沧海静静地坐在那里。

“我是不是错了?”

余沧海无奈地抬起头,看着苏止苦笑了一声,似乎自言自语一般问到。

“我觉得是。”

苏止耸肩,确认到。

就像刚刚所说,若是不想走那个捷径,青城必然不会衰败地这么快。

“可现在后悔的话,是不是有点晚?”

余沧海露出阴翳的眼神,“你也不会让我后悔对吧。”

苏止再点头。

“林家多少口人的性命,也不会乐意我放过你。”

“虽然我也不是来帮他们报仇的。”

余沧海右手摸到腰间长剑,“你不是嵩山派的人吧?”

“你可以认为我是。”苏止手中长剑挽出剑花,嵩山剑法的起手式。

“我会用嵩山剑法杀你。”

“这些日子江湖上那些关于嵩山派的传言,应该都是你传出来的吧。”

苏止摇头。

“我哪有那么大能量,半真半假而已。”

之所以可信,也正因为这些情况半真半假。

“所以我今天来,也就是为了让那假的一半更真一些。”

“但不得不说,都传闻青城余矮子薄情寡义、冲动暴戾,没想到余观主却其实还是个心细如发的人。”

从苏止走进门这短短片刻,就能确定他的身份和心中所想。

果然,能在江湖上搅动风云的,从来就没有真正的草包。

“只是可惜,我必须让余观主死在这里。”

余沧海不由叹了口气,他自然清楚苏止的意思。

也正是因为想到了这一点,他才在那三个逆徒责问他辟邪剑法之事时,怒而杀人。

傻一点就算了,傻还不长眼,就该死。

豁然起立,拔剑。

“那就请赐教吧!”

他开始放弃打嘴炮的想法,对方的思路太明确了,明确到他根本不可能在这个计划里不死。

所以,他和对方只能死一个!

他没想过逃。

一来,作为青城观主,他丢不起那个人。

二来,他不知道苏止没有内力,只知道对方是个高手。一个能在翻手之间灭他青城的高手,是绝对不会给他留下逃跑门路的。

所以,误判了。

苏止很喜闻乐见这种误判。

“余观主,请赐教。”

两人双目视线对在一处,身影倏然闪动。

无声。

两人在一瞬间变化了无数剑招,但至今剑刃尚未相交。

《笑傲江湖》这一本书,是金老爷子江湖气最重的一本书。

在这本书中,内力的作用被压制到了极致,甚至一度让苏止怀疑是否武学失传让内功落寞了。

但同时,这本书里的剑技,确是所有小说中最绚丽、最奇诡的。

即使是惨为二流的余沧海余矮子,即使是他用起松风剑法,都俨然有大家风范。

也正因如此,虽然两人至今剑刃未接,却已隔空对了数招。

就这片刻的剑术变化,尽皆在出招和破招之中。

两人的神情俱都是严阵以待,剑花如卵石投入水中,激起那层层水波。

层出不穷。

但是,苏止此刻没有用太极剑法,出手是嵩山十八路。

而余沧海也没有展现他的“鹤唳九霄神功”,只是靠松风剑法与苏止对拼。

两人都想先逼对方出底牌。

按理说其实这是比较正常的想法,小说里也都会这么写。

但苏止明显不是一个喜欢磨叽的人。

他忍不住了。

“既然余观主想让我先进招,那在下就不客气了。”

“只不过我这剑法出手,可能不会给余观主还手的机会!”

逆透渊虚

作家的话
就,能不能来点小票票,说两句话之类的~球球了~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