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弟子全都冠绝千古

第29章 敲竹杠

大概是蓝灵丸的作用吧!没想到还能透析动作,林阳心里喜悦,嘴角带着笑容。

在冥火这边看来,对方就是在嘲讽自己,于是他想再次发动攻击,可是腰部却被踹了一脚。

居然是那个没有修为的废物林阳,冥火老头也直接倒在了地上,咳嗽不已。

旁边就是刚才那名弟子,冥火老头觉得颜面无存,这是不是证明他和自己弟子能力差不多呢?

冥火老头很想要起来,但腰部传来的镇痛真的难以忍受。

那边的林阳也惊呆了,他察觉到对方还有所行动,就踢了一脚,没想到就倒在了地上。

他好像没用多大的力气,只是应激反应吧!

周围天郡宗的人忍不住拍手叫好,而那些阎火宗的弟子,觉得如坐针毡,宗门的主心骨都倒下了,他们恐怕也是插翅难逃。

“原来你就这点水平,是不是老了。”林阳忍不住问了一句,然后迈着步子过来。

冥火老头心中恐惧,对于对方的实力有点摸不清楚,恐怕就是掌门和他一起,也对抗不了这人,看着林阳过来,他就忍不住后退,每退一步,腰部就好痛。

“你不要过来,你这是欺负老人家。”冥火老头开始耍起了无赖,语气也软了下去。

从来没有看过这样的师父,其他人也不知道怎么办。

此时林阳朝着天郡宗的人使了一个眼色,大家心中杜明,就开始围住这些不速之客。

有了林阳打头阵,天郡宗的人士气满满,而阎火宗的人就乱成了一盘散沙。

“你们放开我,我们阎火宗是不会放过你们的。”这些人被捆起来了,绳结还是冷如月独家方法,他们根本就解不开。

听着他们叫喊着,林阳才晓得闹事的是这个宗门的人。

他信步走到冥火老头旁边:“对了,你是阎火宗的谁啊?”

这个老头和其他人很不一样,不仅是修为啥的,就连身上衣袍,也等级高一点。

冥火老头看着林阳,眼中都是不镇定,没想到搞了半天,对方连自己是谁都不知道。

难道他冥火长老一点名气都没有吗?想到了这里,他脾气又来了,沉默着不回答。

林阳也不懂这老头什么心思,也不是特别好奇他是谁。

“老头,你把软骨散的解药拿出来。”林阳拿着脚尖踹了踹对方。

冥火老头灵机一动:“你要是放了我,我就把解药拿出来。”

就知道对方会无赖,林阳开始搜他的身了,找到了很多的小瓶子,一下子就犯难了。

白莲心说:“要不师父,你就自己把解药练出来吧!”

“来不及的。”说着,林阳就打开一个个瓶子,闻了起来,觉得不对,就像是扔垃圾一般,看的冥火老头眼中都是心疼。

终于确定了其中一种,拿给了张烨吃下。

张烨吐了一口黑血,脸色渐渐就好多了,林阳觉得老头很可恶,于是就上前再踹了几脚,这几次也是在他的腰间。

新伤加旧痛,让冥火老头哎呦连天,白莲心走到他旁边,也补了几刀。

“师父,这些人现在怎么办?”容歌问了一句,刚才的打斗,宗门里面的朋友大都有点伤,他不想要让这些人好过。

林阳深思了一下,把脸凑到冥火老头面前。

冥火老头不知是生气,还是本身体温就比较高,林阳觉得挺热乎的。

“把他放到井水里面,凉快几天。”林阳有自己的打算,背过身去。

无涯就乐了:“早就听说,阎火宗的人,身体温度比较高,放到水里,不知道多好玩。”

断臣也补充了一些:“他们靠着火焰,来提高灵力,要是放到冰水里,恐怕修为会退。”

白莲心也觉得好玩,就拍了拍手:“我们都不知道会是什么样子,快点放进去看看。”

冥火老头觉得大事不妙,其他冥火的弟子们,都看向自己师父,希望能有什么办法。

“你们不要欺人太甚,我们阎火宗可是大宗门,你们可惹不起。”冥火老头断定自己宗门的人,会替自己出这口恶气。

林阳却来了一句:“对,不仅让阎火宗知道,还要全城的人都知道,你输给了一个年轻人。”

“对了,阎火宗还不知道你们落难了吧!”林阳想到拍卖的钱财还需要一点点。

天郡宗的人,都对林阳一阵佩服,想要知道他想干嘛。

“我会让人去告诉阎火宗的其他人的,我们可等着呢!”林阳再次居高临下的看着冥火老头。

“你不要狂妄自大,我们阎火宗不是你想的这么弱。”刚才虽然见识了林阳的实力,但冥火老头作为阎火宗的长老,知道宗主有一件宝贝,可厉害着呢!

林阳嘴角上翘,一脸淡然,好像说着一句,我等着呢!

“对了,容歌你去一趟阎火宗,让他们来赎人,顺便多出去走走。”林阳看向容歌的眼神,变得温和,知道容歌这徒弟,比较内敛,出去磨练一下比较好。

容歌得到了命令,就准备出发了,冷如月却有点不满。

“师父,平时你不都是喜欢让我来的吗?”

林阳把容歌打发走:“你是女孩子,身体还没恢复。”

“那师伯他们呢?”冷如月不满意这个答案,继续追问着。

“他们是长辈,怎么能被命令。”

这下冷如月不说话了,她调节体内的气息,身体确实还不太行,之所以这么想要去阎火宗。

就是因为她要去会一会那人,顺便耍一下威风。

容歌去了一趟阎火宗,看门的根本不放他进去。

“我是天郡宗的人。”容歌表明自己身份。

“没见过,而且你修为好低。”看门的直接说出心中看法,眼神带着鄙夷。

然后容歌就把口袋里面一缕红发掏了出来,看门的觉得奇怪。

“这是你们长老的一些东西,他现在情况不好。”容歌拿着红发,在看门的面前晃了一晃。

看门的每天都看到冥火长老走走进进的,那一头的红发也是很特殊的,有印象。

也听说今天,冥火长老要去天郡宗砸场子。

“你等着我进去通报。”

等容歌把事情告诉了,坐在中间位置的宗主火炎时,就离开了。

留下火炎和几个宗门的其他长老,在那里生气,看着桌面上的红发,觉得那就是一个羞辱。

孤星k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