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游之重生卓耿被龙妈偷听心声

第60章 诸神的裁决

詹姆所说旳方法和当初艾德被定为叛国罪的活命方法相同,提利昂不想走艾德的死路。

而瑟曦刚才一番话等于彻底堵死了泰温这条路,不知道泰温刚死了一个不受控制的外孙,又多了一个不听话女儿是什么感受。

对上瑟曦怨恨的目光,又看到詹姆的无奈和父亲如看死人般的眼神,提利昂知道自己今天断然不会有活路。

“你可承认自己的罪行?”泰温发话。

提利昂扫视一眼高台上就坐的审判官及瑟曦等贵族,以及二楼看台上悄悄注视审判的新王托曼。

那个小时候经常吵着让自己给他讲七国故事,被自己逗的哈哈直笑的小托曼,此时对上自己的目光后急忙将头转向一边,唯恐避之不及。

看台下贵族已经喊起了口号:“杀死弑君者!砍了他的头!”

望着那些曾被自己救了,现在却要急于杀死他的贵族,提利昂从小对父亲和姐姐的积怨,对被自己挽救的贵族的无情愤怒彻底爆发。

“我有罪,我罪在生于兰尼斯特家!罪在自己是一名侏儒!罪在救了你们这些忘恩负义的人。可我不承认谋杀了乔佛里,但莪很希望是我杀了那个变态的小怪物,我不止想杀他,我还想杀了你们所有人!为了能杀死你们,我宁愿永坠七层地狱!”提利昂情绪激动声嘶力竭。

“杀了他!杀了他!”台下贵族听到提利昂充满诅咒的怨毒话语,纷纷站起来大声叫喊。

看着此时群情激奋的虚伪贵族,提利昂冷笑不已,瞪视着父亲泰温说道:“我请求比武审判!”

提利昂说完,大厅瞬间安静下来,比武审判是维斯特洛流传已久的一种裁定方式。

当被告者无法对自己的罪行进行有效辩护时,可请求比武审判来开脱自身罪名,比武双方可以是原告和被告者本人,也可以找人代替自己出战。

审判官可以否决这种裁定方式,但极少有审判官会那么做。

比武审判被誉为诸神的裁决,如果审判官驳回被告者请求,大众将会认为判定结果不公,存在虚假成分,难以服众。

泰温没想到提利昂会采用这种方式活命,看了看在场注视着自己的各大贵族,泰温点了点头:“我作为审判官答应你的请求。”

初听提利昂的要求瑟曦刚要站起来提出反对,不知又想到什么才安静坐回座椅,表情充满玩味。

瓦里斯没想到审判会朝着比武审判的方向发展,他原打算提利昂被定罪后,在砍头之前悄悄带走他,没想到他竟然要求比武审判。

眼睛瞄向在场诸人,詹姆眉头微皱担心不已,瑟曦刚要反对却不知怎么又平静下来,其他贵族有的低眉思考,有的事不关己等待看热闹。

当看到多恩亲王奥柏伦一脸思考表情时瓦里斯心中一凛,突然想到什么,他又转回头看了看瑟曦,难道神秘人关于奥柏伦的话应验在了这里?

如果真是这样,那么神秘人不但消息广泛,难道还有未卜先知之能?否则他又怎么知道提利昂会要求比武审判?仇恨兰尼斯特家的奥柏伦会代替提利昂出战?

他一直让君临的小小鸟盯着奥柏伦动向,如果发现他要去找魔山麻烦就立即告诉自己。

而后他发觉奥柏伦几乎每天都带着情妇逛妓院,与当初作为财政大臣兼迎接使的提利昂见过面,泰温也不知有何事找过他。

除这些以外再没发现奥柏伦有找魔山麻烦的迹象,瓦里斯就把卓耿有关奥柏伦的留信暂时放了下来。

瓦里斯没想到原来两人的会面是在比武审判之中,看来要把神秘人的消息早点传递给奥柏伦才行,瓦里斯心中打算。

他看了一眼从审判席上站起身的奥柏伦,也起身离开了座位。

…………

地牢内,看到詹姆脸色难看的走了进来,提利昂忽然有种不好的预感。

“波隆不愿意为我战斗吗?”他急切问道。

波隆曾经在鹰巢城代替提利昂参加比武审判,赢了谷地骑士,从狼妈凯特琳手中救下了提利昂。

他这一次之所以选择比武审判,主要原因还是波隆,这个只认钱的佣兵武技不俗,提利昂相信他还能救自己一命。

“瑟曦许给了波隆一个贵族小姐,而她将继承一座不错的城堡,不会再替你出战了。”

提利昂神情瞬间垮了下来,波隆有了骑士爵位,再给他一座城堡,又怎么可能为自己冒险。

“波隆不来那我就自己参战,瑟曦和父亲一定很希望看到魔山手撕侏儒的一幕。”提利昂说完,一声惨笑。

“我会想办法救你出去。”詹姆依旧不愿放弃这个弟弟。

“怎么救?杀了防护严密的守卫冲到码头吗?我相信瑟曦一定早已派人盯紧了你,只要你稍有动作她会连你也抓起来。”提利昂对于詹姆根本不报希望。

“我不能眼睁睁看着你死。”詹姆眼眶湿润。

“谁让我是一个生在兰尼斯特家的侏儒呢!”提利昂心里同样不好受。

“你保重!”詹姆不愿再看着提利昂将死,自己却无可奈何。

提利昂向詹姆出左手,詹姆站定,握住提利昂短小的手掌,紧了紧又按上铁制的右手,转身离开了牢房。

詹姆走后,提利昂蹲坐在干草堆上双眼无神望着牢房窄小窗口,他没想到自己会落到现今这一步。

他回想起了曾经位居国王之手的风光,想起他站在君临城头激情鼓舞守城士兵时他们高呼半人万岁的情景,想起了自己当时差点被劈成两半,心知必死的后怕。

现在他们都将离自己而去,佣兵波隆为了钱背弃了自己,珊莎也走了,不知道她会不会为自己这个当了替罪羊的丈夫担心。

雪伊是否已经安然返回潘托斯?看瓦里斯在审判中对自己的评论,他对此并没有报太大希望。

全世界也只有詹姆担心他,现在连他自己都已经放弃了自己。

地牢外天空已经完全黑了下来,只有个别贵族之家能看到点点昏黄烛光,一个瘦高身影正举着火把行走在污水遍地的小巷之中。

“奥柏伦大人,我已经等您多时了!”奥柏伦刚转过巷角,面前突然出现一个宽大身影,他举起火把看了看,一个锃亮的大光头在火光照射下反着光。

墨染星晨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叮~你有一张卡牌待签收>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