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为有你,两世欢喜

第34章 投亲

沉静香泣不成声,只能随樵夫回去安葬了父亲。自此整理好随身包袱,下得山去。

沉静香去世的母亲有个姐姐,周姓,年轻时在霍家做丫鬟,老了就做婆子。

沉静香的大姨一直沒有嫁人。十八年前的一个初冬,她在路上捡到一个几月龄的婴儿。

小男婴吸吮着自己手指,睫毛长密,眼睛又黑又亮,看着周姨呀呀细语,小脸蛋和嘴唇青紫。

周姨想着孩子是被冻着了,喊了几声,四下无人答应,便赶紧捂着孩子回了自己房间,熬了些薄粥喂他。

男婴吃饱后,咧着嘴朝周姨笑,那小模样儿委实可爱,周姨心下欢喜,就此收养了他。

男婴长到十来岁,周姨给他取名叫周颜。周颜眉清目秀,性情温和,唯独唇色常年青紫,玩耍一会儿便气喘吁吁。

周姨心下犯疑,便请了大夫,大夫仔仔细细看了又看,诊了又诊,最后叹惜着摇摇头。

周姨急问原因,大夫偷偷告诉她:此娃得的是先天性胸痹(就是现在的先天性心脏病)。无有什么良方可医,天不假年,估计难活到弱冠之年。

周姨暗暗伤心难过许久,想着也许命该如此亦无他法。平日里便对周颜更加和颜悦色,从不斥骂。

长到十五六岁时,周颜生得更加眉清目朗,渐渐显露出他的聪明才智。

霍将军府邸规模宏大,大院前前后后数进,宅院分后院、内宅、外宅、外院、偏院……

其西侧角的一进外院处专门设了马厩。

因为南方天气炎热,多雨水,气候潮湿,马容易生病。所以马厩中养的基本上都是普通马匹,平时用来骑行,拉货,耕种。

霍将军的战马多数养在北方马场,偶尔也带回几匹卢马、赤兔马、乌骓马,汗血宝马。

霍轩天性好马。每每得烈马名驹,便爱不释手,移不开腿。霍将军便不时给他留下几匹名驹。

如此一来,马厩内常年饲养着数十匹马。霍夫人便专门雇了个马夫。

老马夫张姓,沉默寡言,性子温和。

马厩外侧有个偏房小院,三五房舍,住了几个粗使丫鬟婆子。

周姨和周颜就住在那里。因为离马厩近,周颜从儿时开始与马儿为伴。对饲马养马产生浓厚的兴趣,尤其喜欢钻研医治马病的马术。

十六岁后他只需观察马的形气,就能准确地判断出马的病症,对牲畜的病因进行详细分析,并积累出大量的治疗方法。

他更善于为马接生。

马儿怀胎十一个月生产,娩出时常会“倒生”胎儿,往往造成母马难产,仔马死亡。

周颜通常在分娩前半个月开始对孕马进行胎位胎体检查调整。经他手者,产无死驹,厩无残驷。

老张马夫见他青出于蓝,便一一禀报霍夫人。霍夫人闻言大赞其医马术,便也雇了周颜,索性把马厩旁小偏房的几舍小屋全部赐于周氏母子居住。

沉静香依照父亲信中的地址,走了好几天,寻到霍府。几经周折风餐露宿,脸上业已沾满泥土。

她寻至霍府朱红漆大门前,扣环敲门,两个家丁开了门,沉静香说明来意,两人摇头,均说不认识什么周嫂周姨。

正要关闭大门,恰好一扫地婆子经过,往府邸外围西侧角一指:周嫂娘俩住那里!你去看看!

沉静香谢过婆子,往西行了一大段路,前方豁然出现一条宽阔河流,河流对岸是大片广阔丘陵。两岸野花水草丰茂,铺青叠翠。

沉静香沿着宽阔河流,来到花木深僻处一宅院,宅前大株桃花树,树下摆放几个圆形石槽,桃树前一小池塘,塘面浮萍悠悠荡荡。

沉静香向里走去,见里面小小三五房舍,中间围成一个小庭院。

庭院中央站着一年轻男人,地上卧着一马。

男人身姿清朗挺拔,偏瘦。他穿着蓝色对襟窄袖布衫,灰色的长裤扎在布靴之中。

长发用木簪束起。薄薄的嘴唇微微抿着。

男人全神贯注望向侧卧在地的马上,这是一匹粟色蒙古马,它即将临盆,呼吸变重,情绪焦躁不安。

下体努责,开始不停淌液。

约过十几分钟,忽又站立,尾巴不断摆动,前蹄刨地,用力地将幼马一点点推出产道,小马驹两前肢先出,头部附于两前肢之上,随着母马的努责,马驹终于自然产出。

刚产下的小马栗毛,其体长达1米左右。

小马顺利生产,周颜松了口气。他看了下身边的沉静香,没有说话。

微喘着气,行动轻缓地把小马驹口、鼻和耳腔里的粘液淘出擦净。

又过十几分钟,小马驹踉踉跄跄站起,走到母马身边喝第一口奶。

此时,周颜朝向背了包袱一脸尘土的沉静香,开口道:“你找谁?”

花开花落花满园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