脑域危机:我真不想操纵世界

第8章 女记者与小偷

胖子几乎是被朱宇拽着走的,嘴里嘟啷着:

“我上辈子是毁灭了银河系吗?才碰上你这么个朋友!我真是~唉~唉~别拉了,你轻点啊,等下我衣服烂了,一般店可买不到这么大码的。”

。。。。。。

两人到了公交站台,一眼望去,站台上等公交车的人山人海,这时候是放学、下班双高峰。

连续过了两趟车,硬是停都没停……车上乌泱泱全是人头,车门都没法开!

第三辆终于进站停下了,朱宇拉着胖子顶在前面,充分利用他的最大、据说也是唯一优势,推土机一样破开重重阻碍,终于在气压门的哐当声中,上了车。

这年月,三线小城市还没有无人售票车,朱宇看着地上脚都放不下的车厢,真的佩服那位售票员大妈,居然来去自如、稳如泰山的挪动着,一个个的叫人买票。

公交车连续过了两站都没停。

这是因为车上没人下车。。。

第三站,终于听到有人叫“有下!”了,大家心里都松了口气。心想,最好多下几个!最好,也别再上来人了。。。

“咚~咚~咚”的脚步声中下去了好几个人,朱宇找机会换了个靠后门有扶手的地方。

“呼”,终于好受一点了!

公交车继续向前。

这司机的技术估计是国家一级特种驾驶员资质!

车在拥挤的大马路上,左冲右突,来回变换线路,如行云流水,晃的满车的乘客怨声载道。

在这些叫骂声里面,一个年纪不大,留齐鼻头发的男青年,声音特别好听。(“鼻”字并不是笔误,那时小年轻都喜欢这种长度的发型。)

车子加速左转弯超车的时候,他作势往旁边一位西装裤大叔身上撞过去…可大叔却在他右边…这明显不符物理定律的举动,引起了朱宇的注意。

在这长发青年身后,隔了两个人的地方,一位20来岁左右,留齐耳短发的女子,也暗暗注视着他的举动。

就在这个长发男青年撞到那位大叔身上的时候,他左手虚掩,右手电光火石般伸向了大叔的腰间。

只一眨眼,大叔那别在腰间的手机套,就弹开了!手指再一夹一缩,里面的手机就到手了!

然后,这青年骂了一声:

“怎么开的车啊!”

再歉意的扶了一把中年大叔,才若无其事重新站好。

大叔对此一无所知。

他居然还一直盯着不远处那位面容姣好、皮肤白皙的齐耳短发女子。

眼睛不断在那女子高耸目测是D的地方扫视。

长发男青年的动作,被朱宇的透视眼看的一清二楚!

至于那位齐耳短发女子,名叫莫雨菲,今年21岁,毕业于楚省广播学院,林城人,现在的身份是林州市日报一名实习记者。

莫雨菲其实也早就盯上了长发青年。

最近公交车上扒手猖獗,市民反响强烈。刚刚实习不久的莫雨菲便主动请缨,跟自己的师傅高建明申请,参与这次全市反扒行动的跟踪报道。

今天是行动的第二天。

连续两天,莫雨菲跟着反扒便衣欧继明一起暗访,真实的体验到了基层警员的艰辛,不禁感叹底层生活的艰难!

连续挤了两天公交车的莫雨菲,差点就打退堂鼓了!

这过程真的是苦不堪言。

看来如果报道一下:《全市公交系统运力不足已经严重影响市民正常出行》估计会一炮而红。。。

咳。。。不好意思,走题了。

至于她的正经工作——

反扒跟踪报道,暂时还没有什么收获。

今天运气不错!

眼看快下班了,一条鱼儿,也快要上钩了!

虽然知道扒手就喜欢在拥挤的车上行动,但是这样的环境给莫雨菲她们的行动带来了不便。

黑压压的人,视线很不好,经常有小偷在她眼皮底下动手,她们也抓不住现行!

在同伴欧继明警员暗中提醒下,莫雨菲注意到了目标-长发青年的异常。

他那些拙劣的表演,已经被她打开的暗拍设备~拍了个底掉!

莫雨菲不动声色,暗暗观察着对方一举一动,随时准备收集素材给他抓个现行!

心里暗自高兴,这次辛苦终于有了收获!

“这次行动成功之后,我的报道应该以什么形式写呢?是纪实好呢还是评论好呢?明天会不会上头条呢?”

莫雨菲嘴角差点就要笑歪了,“不行,还在卧底呢,赶紧收敛一点!可别前功尽弃了。”

朱宇随着中年大叔的目光,也一眼看到了莫雨菲。

“哇,36D啊,果然有料!最最难得的,还是娃娃脸,带点婴儿肥,真实极品!果然大叔的兴趣都是相通的啊!”

自己这个伪大叔,给那个真大叔点个赞!

有点佩服那位大叔的眼光,还有他见色忘利的勇气。

自己的手机已经被长发青年牵走了,还不忘在美眉身上打卡!

朱宇忍不住对“娃娃脸”丢了一个鉴赏级别的“探查”技能过去。

别误会,因为他看到娃娃脸突然露出憨笑的表情,有点太搞笑,也有点奇怪她如此傻笑的原因。

好奇而已。。

透视技能之下,娃娃脸美女隐蔽的偷拍设备,顿时就无所遁形!

我的乖乖,现在这年头,就流行美女偷拍了吗?再仔细一看,就看到了她的记者证。

“咳~咳~咳,误会误会,原来是记者啊!她旁边那位,形象低调、中等身材、带着警官证的男子,应该是一起的吧。”

朱宇猜测一番,看来这是有行动啊!嗯,事不关己,低调,低调!

莫雨菲女人的第六感,一点不比朱宇的“探查”技能逊色!

中年大叔的眼神和朱宇的探查都被她一一感应到了。

对宇中年大叔色咪咪的眼神——“真恶心,活该你被偷!”

对于大好青年朱宇欣赏的眼神——“真清澈真无邪,这小子眼光不错!”

不知不觉公交车已经过了几个站。

这一走神,莫雨菲暗叫:“不好,鱼儿要脱钩!”

只见那个长发青年,这时候已经挪到了车门口,随时准备下车了。

肥田的鱼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