狩猎神祇

第8章 学院的对策

女人的声音并不动听,甚至多少有点男性化。

在弦一的印象里这种嗓音可以用一个词汇概括——烟嗓。

而这也是弦一头一次在女人身上感应到赐福力量的存在,但是非常模糊,他暂时还摸不准对方具体是什么样一个水平。

毕竟,律法使徒一共四个级别,弦一只见识过最低的那两个级别的力量。

……

“最好别拦我的路。”

弦一不打算跟这种神神秘秘的家伙浪费时间。

“师兄要镇压此处的生灵,无关人等不得靠近。”

女人的语气不容置疑,她五指微微弯曲,地表就开始持续的崩碎,这种崩碎趋势朝着弦一所在位置不断逼近。

然而弦一却没有后退半步,反倒是自言自语一眼呢喃道:“师兄……”

这么说她是冥儿的老师的师妹,也就是师姑了?

“没看到这满地的死人吗?你身上没有半点赐福力量,再跟着进来就是送死!听清没!?”

女人从头到尾都在打量着弦一。

到现在她才彻底肯定,眼前这个年轻人根本就不具备一丁点儿的赐福力量,他就是一个普通人。确定了这一点之后,她开始觉得自己此行有些小题大做了。

“别挡路就行。”

弦一还是那句话。

他让开一个身位,避开地面那些龟裂的痕迹之后继续往禁区走,算是完全无视了女人的存在。

“说了别靠近!”

然而女人就像是铁了心一定要添乱一样。

她手心符文乍现,下一瞬弦一身前的大片空气之中就浮现出龟裂的痕迹,一股无形的力量开始对他进行挤压。

“你找死。”

弦一现在只有一门心思就是快点把阿冥儿从这个破泥潭里拉出去。

天知道这个疯女人为什么一定要在这里碍手碍脚。

两人的位置此时已经是并肩平行的状态,相距不过几米。

弦一甚至没有多看她一眼,直接径直穿过了那片布满了裂痕的力场!

“这……”这一幕落在女人眼中,她瞳孔微缩。

一瞬间根本想不通为什么一个不受赐福的凡人为什么可以无视她的秘术,错愕的神色维持了几秒钟之后转为愠怒。

“不管你是什么人,都得给我退下!”

随着一声怒叱,女人周身幻化出刺眼的符文光晕。

她此前已经从自己师兄那里得知禁区事态不容乐观,哪怕是师兄他,也要慎重对待,容不得半点差错,既然如此,就更加不能让眼前这个奇怪的尾随者靠近半步了。

女人对这弦一动用了大范围的压制术。

可这一次,还没有等她彻底完成法决,就看到一只泛红的拳头在自己的视野范围内以极快的速度放大!

嗡!!!

那一瞬间,炙热而雄浑的力量气息,像是山崩一样涌向女人!

她只感觉一阵头皮发麻,手心上正在凝聚的秘术符文瞬间被放弃,转而浮现出一柄晶石雕刻而成的法杖。

法杖的表层涌出蓝色光芒,强行扛住了那只气势无匹的红色拳头!

嘭!!!

女人整个身体都被掀翻了出去,在十几米外堪堪站稳。

感受着法杖上传来的颤动,她眼中满是惊愕的神色。

刚才那一拳的绝大多数力量都被法杖挡了下来,可女人无法相信,一个不受赐福的普通人的一拳居然能逼得她亮出了法杖?

“你到底……”

她阵阵心悸。

重新将目光转向弦一的时候,发现眼前这个诡异的年轻人的半张脸庞皮肤上有一些暗红色图腾在涌动着,画面极度诡异。

可即使他施展了那强势无匹的一拳,女人却依旧没有从他身上感应到任何一丁点儿来自律法赐福的气息,所能够感觉到的是一股陌生、蛮狠、凶险的特殊力量。

弦一一言不发。

他一拳砸在女人的法杖上,挨了不小的一阵反噬。

拳头上的红色光也稍微黯淡了一些。

不过,抖抖肩膀之后,那股熟悉的余火之力又再度用入手臂的每一寸筋骨,凶残的破坏欲望再度从心头涌起。

“我真不介意在这里弄死你的,只是麻烦一点而已,别浪费我时间。”

弦一的瞳孔内开始浮现出炙热的猩红色,口中一字一顿地说出这句话。

与此前被弦一杀死的几名使徒一样,此时,女人心头涌起了一股极度强烈的不安。

这种不安,源自于自己的秘术对弦一的无效现象。

这似乎是击溃所有赐福之人心理防线的最有效手段。

……

禁区口这两人对峙还在持续,时间一分一秒地流逝着。

然而禁区内的状况却在疯狂恶化。

……

学院众人进入禁区之后,看到的是遍地的尸体,很多人已经化成活垢开始四处游荡了,加上这里原本关押着用来饲养树根的活垢,一时间也分不清哪些是刚死去的人。

根据现场一名濒死的灰袍使徒的描述,今日早晨投喂了一批活垢之后,整座树根就像是彻底苏醒过来了一样,地下的腐败力量变得极度活跃,血水、瘴气,不断地从树根之中涌出,寻常人触之即死,到后来甚至连使徒都扛不住了。

如今整座树根还处于缓慢复苏的状态中,没有人知道它完全苏醒之后会是怎样一种局面。

……

“带上为师之前给你们阵石,各自到指定方位布置好。”

这是学院的中年男人交给他三个徒弟的任务。

李风、宁语以及阿冥儿等人不敢有丝毫怠慢,分别朝着禁区内指定的落位点赶去,以三角合围之势布置下阵石。

这便是他们作为徒弟唯一需要做的事情了。

禁区中瘴气弥漫。

从未见识过如此局势的三个年轻人都非常紧张。

因为此时最受他们依赖的老师只身进入了树根那裂开的缝隙之中了,禁区内的状况愈演愈烈,但老师的身影却迟迟没有出现,他们三人各自守着一个方位的阵石,心头愈发不安。

他们不仅要运转护身的秘术,还要随时击退那些不受控制的活垢,每个人都小脸煞白。

相比之下,反倒是年纪最小的阿冥儿显得最为镇定。

……

而在腐败树根的裂缝之内,这位无所谓的学院老师见到了提前引发树根复苏的祸根所在。

阴暗环境之中,一颗被无数的藤蔓缠绕着的扭曲心脏。

心脏的每一根筋脉、血管,都连通着树根内部的藤蔓,汲取着树根这段时间以来所吞噬的所有活垢的残缺生命力。

至于那些被投入到这里头的活垢,全都被树根内的藤蔓贯穿了肢体,挂在洞窟的内壁上,成为了供养这邪灵的养料。

……

老师手心上浮现出一根金色长针。

这是学院近期才炼制出来的器具,是专门用来对付腐败生灵的圣物。

长针配合外面的阵石,将会形成一个绝杀的阵法,可以从根部斩断树根的生机。

……

然而就在他送出金针,准备钉入那颗腐败心脏的时候却发现心脏一触即碎。

“只剩下躯壳?”

他神色一凝。

真正的心脏显然已经不在了。

那到底……

……

“桀桀桀……”

一个森然沙哑的嗓音从老师背后传来。

“你猜猜心脏在哪里?”

随着这诡异声音在树洞内缭绕,周围那些被藤蔓贯穿肢体挂起来的活垢全都重新蠕动了起来,一只接着一只掉落下来!

……

肠粉King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