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贼之武道我为王

第18章 你敢和我赌吗?

“现在,听我命令,将矛头对准这个曾经迫害你们的人。”

这一句话,海军们听懂了。

不是因为他们能够听懂引兽语。

而是这句话本就是加斯特说给他们听地。

哗哗哗。

随着加斯特话刚说出口,顿时,整个蓝猩猩小队都将武器对准了萨鲁戴斯,

萨鲁戴斯先是错愕,错愕之后是无尽的愤怒。

海军们震惊了,震惊中从夹杂着浓浓的不解。

就连麦哲伦也都有了一刻的恍惚,这家伙刚刚对这些蓝猩猩做了什么。

萨鲁戴斯被包围了,被自己训练出来的蓝猩猩战队用武器指着!

这不仅是他出任牢番长以来遇到的最大事故,也是整个推进城历任牢番长遇到的最大事故!

“好啊,好的很,你们是都忘记了极电之刑了吧。”

极电之刑是萨鲁戴斯对付这些不听话的海兽最残酷的刑罚。

再野性难驯的海兽,只要经过一段时间的极电之刑,都会变得无比乖巧。

只不过此刑伤害太大,对海兽身体会有极大的摧残,萨鲁戴斯并不经常采用这种刑法。

但对于敢于向自己长官出手的海兽,萨鲁戴斯是不会有这种顾忌地。

而果然,在听到极电之刑后,那种发自内心的颤栗,让不少蓝猩猩开始收回武器。

显然,他们都是偿过这种刑罚地,只是程度深浅罢了。

只有一只体刑较小的蓝猩猩例外,在听到极电之刑后,他也有些害怕,更多地却还是愤怒。

小家伙非但没有收回武器,反而双手持着狼牙棒,朝着萨鲁戴斯身体撞了一下。

嘴里嘤嘤嘤的,有点像奶凶奶凶的松狮狗,似乎是在像萨鲁戴斯示威。

“你找死。”

这一刻,萨鲁戴斯的情绪彻底爆发了。他没办法对整个蓝猩猩小队动手,但是杀死一只叛变的小崽子还是没人会追究的。

小个子手中的三叉戟朝着蓝猩猩身上刺去。

事实上。萨鲁戴斯本身的战力并不弱。能够坐上牢番长这个位置,不可能,连几只蓝猩猩都打不过。

而就在三叉戟即将刺中蓝猩猩的身体的时候,却在半空中突然停了下来。

等到萨鲁斯戴斯转过头,正看到加斯特一脸轻松的抓着他的三叉戟。

“你们就这么不把狱卒兽当回事,怎么说他们也是海军自己人。”

“这样,你们又怎么可能获得他们真正的忠诚呢。”

“所以啊,不要嫉恨我能够获得蓝猩猩的友谊,而你却只能被曾经的手下用狼牙棒对着。”

“你这个混蛋,少在这里自以为是了,你以为自己又知道些什么?”

听到加斯特对自己的嘲讽,萨鲁戴斯终于爆发了。

“每年从我手底下走出去的海兽有多少,轮得到你在这里高谈阔论!”

“朋友?真是笑话,就算你把他们当朋友,就能保证他们不背叛了吗?”

“还不都是一样,一旦哪天看到了希望,他们依然是会在你们背后捅刀子地!”

“既然如此,我为什么不能够选择一种让自己更痛快舒心的方式呢!”

萨鲁戴斯吼道,他不需要向一名海贼解释什么,但杰二连三的被莎蒂麦哲伦这些人质疑,他不可能忍住不说点什么。

没错,他的训练方式是有一定的弊端,每年从驯兽室走出去的海兽都存在着一定的失控几率。但这些都是在允许范围内的。

而就算是按照小莎蒂说的那样去做,也不能可能完全抹除掉这种可能,甚至只会更大程度地增加这种概率。

“你没有尝试过对他们好,又怎么就能这么笃定呢?”

加斯特反问道,看来这个家伙还不知道自己错在了哪里。

“因为我训练过这么多的海兽,我深深的了解他们的野性难驯!”

萨鲁戴斯觉得自己有说这话的资本,从驯兽室走出去的海兽,没有一千也有数百了。而他训练过地更是早已过了数千。

正是因为他见识过太多的失控以及反抗,才有了这样的坚持。

而这个加斯特算什么东西,他才接触过向只海兽,就敢这般骑在自己头上说这说那。

“是吗?那不如我们打个赌好了。”

加斯特知道萨鲁戴斯对这些海兽的成见太深了。

这种成见,正是在长年累月的鞭打中不断积累出来的。

萨鲁戴斯始终不曾想过,为什么训练中那些海兽会出现失控及反抗的现象。

还不是因为他们遭受到了毒打。

在日复一日的鞭打下,他们又怎么可能不去反抗?

所以他的这种认识,最起码是带着极大不准确性的。

同样,加斯特也清楚,既然他已经形成了这样的认知,仅仅靠言语是没办法说服对方的。也就只有用行动和事实来告诉萨鲁戴斯他错了。

“怎么赌?”

萨鲁戴斯毫不犹豫的就接受了加斯特的对赌,这一刻,他只想向人证明加斯特是错的,而自己是对的。

“你不是说米诺已经失控了吗?如果我能让他从暴走的状态中解脱出来,就算你输。”

“好,我跟你赌了。”

萨鲁戴斯一口应了下来,既然加斯特想找死,他也不会阻止对方。

杀死狱卒兽和驯服它,完全就是两码事,尤其是想要驯服暴走中的米诺陶洛斯,更是险中又险。

就算是麦哲伦,萨鲁戴斯也笃定他做不到。

眼前这个人,或许还不知道米诺陶洛斯的强悍吧。

“既然是对赌,怎么也该有点赌注才行。”

萨鲁戴斯敢这么爽快的应下,必然有他的原因,只不过加斯特依然无所谓,难道自己就没有自己的倚仗了吗?

没有一点点把握,他又怎么会轻易去冒险呢?

“你想赌什么?”

“如果我赢了,你就磕头做我儿子吧!”

滴~

霸气值加1000。

萨鲁戴斯没法不愤怒。

这个混蛋,到这个时候竟然还在戏弄他。

“那如果你输了呢?”

“你想怎么样?”

“我要你跪下来给我磕三个响头,并对着所有人大声喊我错了。”

萨鲁戴斯当然可以提出更苛刻的条件,比如说让加斯特引颈自裁。

只不过加斯特提出这样侮辱新的赌注,萨鲁戴斯也有了新的法想。

或许让这个骄傲的男人跪在他面前更能让他痛苦吧。

“很好,你就等着认老爹吧。”

加斯特也是霸气的答应了下来,萨鲁代斯提出这样的条件,倒也符合他锱铢必较的性情。

当然,他也没有拒绝,没道理只准他戏弄萨鲁戴斯,而不让对方侮辱自己。

最主要的,加斯特也不认为自己会输!

男人转过身去,毫无畏惧的走向了那扇大门。

海军们纷纷退向两旁,给他让出路来。

不得不说,这一刻男人挺拔的身影,还是让他们有些佩服地。

就在这个时候,身后传来了小沙雕的声音

“加斯特?”

加斯特转过头,只见女人仍是一脸担忧地望着他,眼中有着期盼。

“不要伤害米诺。”

小莎蒂没办法不担心,加斯特的战绩她也早有听说,打败了来自第5层大海贼的斯卡图,随之又以一己之力砍翻了副看守长雨之希留。

这样的人是有实力伤害到米诺陶洛斯地!

而现在米诺又处于神志不清的状态,如果加斯特真的要对他使用什么手段,只怕米诺根本就没办法防备。

加斯特是会引兽语,但这也得米诺愿意配合坐下来听从米诺的加斯特的引导才行。

但这几乎是不可能的!

所以小莎蒂只能祈求加斯特下手不要太重。

她想要米诺恢复正常,但也不希望恢复正常之后就只能躺在床上了。

加斯特感受到了女人的忧心。

说实话,这样的条件有些难为人了。

不过碍于女人开出的条件实在诱人,就全当是自己给她的一点回报好了。

“放心吧。”

加斯特朝着莎蒂点了点头。

归来是骚年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