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种田开始寻长生

从种田开始寻长生
上QQ阅读APP,新人免费读10天
新人需设备和账号都为新

第13章 东方棍

“哦,原来是舔g……额东方先生,”路不凡笑着假装偶遇,“这大半夜的你……你看没看见有一条狗?”

东方神棍去掉一个‘神’字,就是他的名字。

东方棍捂着脑袋,瞪着路不凡,好像在看杀父仇人,“没……往那边跑了。”随意抬手一指。

“那算了,跑了就算了。”路不凡假装有些醉意,出于礼貌,他多了句嘴,“对了,东方先生你这大半夜的是要……”

“庄主召见老夫。”

“哦,那你快去吧,别让庄主等着急了。”路不凡挥了挥手,转身便走。

庄主召见,有大路你不正大光明地走,偏偏要往花丛里钻,你说你能是个好人吗?

路不凡觉得这玩意弄不好是在跟踪自己,一定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

他在想要不要整整他?

此刻东方棍已经走远了,时不时的回头瞟上一眼,以为路不凡看不见他。

而且那家伙走着走着,变换了方向,朝他白天回去的路上走了,全程捂着脑袋。

路不凡回到别院的时候,小狐妖已经闻讯跪坐在门口,“爸爸辛苦了,快来吃饭吧,吃完饭还要洗澡按摩哦。”

“你烧热水了?”

“没有哦。”

“……饭呢?”

“马上就好,请稍等。”

不多会,小狐妖就把饭做好了。给谷物脱壳磨粉,不费吹灰之力便可做到,和面擀面更是手到擒来。

今晚的夜宵手擀面。小狐妖擀面的技术还差些,但起码比自己要好。自从小狐妖开始做饭,路不凡顶多在旁边指导两下,他会的总共也没多少。

白色的汤面里有青色的菜叶,磨上一些黑胡椒面,味道更上一层楼。

路不凡端着大碗坐在门槛上,小狐妖也学他的样子,一人一妖比谁吃得快,谁吸溜面条的声音大。

满满一大海碗面条下肚,总算是舒坦了,在赢盛公主那光顾着喝酒了。

饭毕,路不凡坐在门槛上没动,从怀里掏出公主给他的竹简。拿在手里上看,下看,左看,右看,近看,远看,抬头看,低头看,看到最后略作沉思,然后点了点头,好似心有所悟一般。

院子里,靠小河边的假山后面,露出一个头来,手还捂在脑袋上。换做正常人,黑漆漆的肯定看不见,还有神经大条如小狐妖那样的大约也看不见。

原来这货真的是在跟踪自己。想必他的目的是想知道我同公主都干了什么吧?

从侧面也说明了这家伙绝对是个江湖骗子。

难道赢盛公主识别不出来吗?还是他本就是赢盛公主找来帮她解天书古字的,没成想找了个江湖骗子,她自己也蒙在鼓里呢。

路不凡起身回屋,不动声色从后窗爬出去,轻手轻脚绕到小河边,站在东方棍的身后。

他嗅了嗅鼻子,这家伙好臭,难不成掉粪坑里了?

还真专注,我都在他身后嗅鼻子了,他居然听不见,只顾伸着脑袋往屋里瞅。

看他的手掌还在轻轻地摩挲着脑袋上的鼓包。

罪过罪过,都是我的错。

路不凡忽然有些不忍,想个什么法子才能不吓到他呢,万一给吓死了可咋整。

他想了想,小心翼翼地压低声音,缓缓说道:“你-瞅-啥?”

东方棍突然发出一声撕心裂肺的尖利叫声,原地蹦起大半米高,掉下来屁股着地,顾不上疼痛,爬起来撒丫子就跑。

东方棍是一名修行者,练得一手三脚猫功夫,修为境界属于不提也罢的范畴,但也不是普通人能比的。

他没跑几步就被路不凡追上了,正好跑到正厅门口处,有灯光射来,让他看清了路不凡的面目,瞪大眼睛说道:“那么快?你是人是鬼?”

说这句话证明他还没疯,起码知道对方跑得比他快。

“是你太慢了吧。”路不凡说。

东方棍转头一看,好像是嘿,才跑这么点远。

这小子他就是个普通人,没有修行……东方棍在想要不要以武力制住对方。

又一想,不对,我不是来打架的。

“咳咳……”东方棍磕了磕嗓子,“我……是特地来找你的,院门也没个下人通报,我就直接进来。”

他说着看了一眼路不凡,觉得对方显然不相信他说的话,于是又补充了一句,“你这院子太大,我迷路了。”

路不凡在他最后这句话的语气中听出了些许仿佛嫉妒的味道。

东方棍捂着脑袋,“本人复姓东方,单名一个棍字,赢国北郡人士。”

这下你该相信我说的话了吧?我连大名,哪的人都给你说了。

“还是不信?”东方棍拧着眉头。

路不凡没接他话,反问道:“你找我什么事?”

“我来看看你竹简解得如何,有不懂的地方,老夫可以给你指点一二。”东方棍大言不惭地说,手习惯性地捋了捋胡须。

“里面请。”路不凡让开身位,抬手做出邀请的姿势。心说,我到要看你作什么妖。

厅里坐下,小狐妖奉上两杯热茶来,条件反射地嗅了嗅鼻子,“他好臭呀。”

东方棍老脸一红,尬尴笑道:“今天北风,刮南风就没有了。这个不提也罢。”

紧接着话锋一转,“小友可有眉目?”端起茶来轻轻吹了吹,喝了一口,被烫的直伸舌头。

路不凡知道他问的是天书古字,挫了挫牙,“没有,还请东方先生指点。”

这小子不像好人呐。东方棍心里暗骂,你半夜三更找公主去干嘛了?是不是偷偷解竹简去了?我要能指点你,会来找你吗?

东方棍一笑,“你先说说看,对天书古字的观感,或是猜想。说错了也不要紧,我给你参考指正。”

路不凡突然神秘起来,压低声音,“我猜啊,这些字应该是出自上古时代的古墓中。”

“哦,”东方棍眉眼一亮,“很有见解,继续说。”

路不凡看着他,故作一脸警惕。

东方棍正了正身,一副得道高人的模样,轻笑道:“小友不要以为老夫是来套你话的,其实我已经解得真字,即便告诉你也不妨事。这幅真字却是出自古墓,所以我才说你很有见解,居然被你一下猜中了。”

“那这古墓在何处?”路不凡满面真诚,仿佛求师问道的学子。

这小子一脸无知的样子,不会是装的吧?便问路不凡晚间在庄主处做了什么。

路不凡如实回答喝酒谈天。

东方棍点点头,看了路不凡一眼,心说你不过十七八岁的年纪,谅你也识不得何为天书古字。还装大尾巴狼拿着竹简横看竖看的,骗鬼还差不多。

不过年轻人喝酒泡妞倒也正常,可你千不该万不该泡赢盛公主。

东方棍突如醍醐灌顶,心中顿生一计,嘴角不由微微扬起笑意,觉得此计当真是夺天地之造化。

他捋了捋胡须,悠悠说道:“若想知谜底若何,明日见了庄主自见分晓。”

站在坟头指挥鬼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