守界人

第6章 星际帝国图书馆(一)

那天盘狁守正在屋前浇花,觉得身后好像有脚步声,一回头,大灰狼就兴奋地扑了上来。

“小盘子!”随着这声深情的呼唤,大灰狼已经箭一般冲上来把他活活扑倒在地,一条尾巴摇得风火轮一样,他几乎被这条毫无自知之明的巨狼压得气绝身亡。

太过分了!

他愤怒地伸出左手按上大灰狼的侧腹,大灰狼浑身一颤,“哟呜吼吼”地叫着飞出了十多米远,在地面上砸出一个坑。

是神威,太好了。盘狁守想。他想好了,如果第一次是神恩,那就立刻再碰一次。如果是神威的话,那就……一定是天谴吧!

大灰狼趴在坑里哭泣:“我可是很辛苦地为了小盘子你翻了半个月的古籍,但是小盘子你一点都不关心我!看到我就打我!我伤心了!再也不理你了!不和你玩了……”

盘狁守无力地叹了口气,走过去,躬身用左手摸摸它的头:“对不起,是我不对,可你也不该直接压到我身上,跟你说过,再这么下去,我总有一天会死的。”

大灰狼根本没听他说什么,它舒适地在他手掌下扭动,那模样简直就是一只家犬。

在它扭动时,它厚厚的毛里露出了一本书。盘狁守将书抽出来,看见书皮上用繁体写着《神器录——卷十八》,字体有点类似于篆书,字形又有点像甲骨文,盘狁守很怀疑自己为什么能认识它写的啥。

他翻开书,书里的纸张都泛黄了,书的最后一页还有硬硬的东西,他翻开那一页,发现页后小纸袋里插满了卡,每张卡上都画着各种图案,有鱼刺,有树叶,有毛毛虫,还有一些搞不清是什么东西。

最后一张有一半空着,那张卡上的最后一个图案是一条狼的简笔画。

盘狁守看看眼前的狼,再看看那个简笔画,有点难以置信地问:“这个,不会是借阅卡吧?”

“是呀。”大灰狼理所当然地说。它伸出爪子将书翻到第一页,右下角还盖着鲜红的方章,上面用篆体写着“星际帝国图书馆馆藏——私藏必究”,旁边有一个张牙舞爪的妖怪图形。

“我记得你们妖怪没有什么帝国……”盘狁守喃喃地说。从很久以前他就知道,妖怪是以族群来分的,同一种类的妖怪不一定只有一个族群,而除了有仇隙的族群之外,每个族群之间奉行互不干涉政策,只有一个处理日常综合性事务的妖怪联盟,根本不可能有什么妖怪帝国。

“哦,那个呀……”大灰狼笑了,“是那个图书馆叫星际帝国,它就是因为有这么个拉风的名字才在无数图书馆里脱颖而出的。”

原来妖怪世界里也有这种竞争啊……

书的中间某页夹了一片树叶,盘狁守打开夹着那片树叶的页面,上面正是神之手的介绍。

他看了看,那介绍没有什么特别的地方,他知道的上面都说了,他不知道的上面都没有讲。

书中有一句话他非常在意,那句话说的是:神之手必须咒封,否则使用者可能因能量流失过多而死亡。咒封的方法为……

盘狁守翻到背面那一页,一片空白,再下面一页就是介绍神风腿什么的了。

“没了?”

“没了。”

“怎么会没了?”

“我又不是图书管理员,我哪知道呀!”

盘狁守无语,沉默一会儿,又问:“那你这小半个月是去?”

大灰狼摇着尾巴:“嗯,让我想想……对了,好像我之前一直都没进得去。”

“为什么?”

“据说是因为图书馆太老,里面出现了一些奇怪的小妖怪在吃书上的字,他们打扫了有十多天呢,所以我就去别的地方玩了,哈哈哈……嘎?”

“……”

大灰狼终于想起来了,盘狁守也明白了,大灰狼这些天不是像他想象的一样在辛勤查阅资料——他早就该想到这一点。而书上的空白也很清楚了,就是那些惹祸的小妖怪吃掉的。

盘狁守感觉有一瞬间的无力……觉得大娘能帮忙解决问题的他简直就是傻瓜,他早就该知道这只有选择性阵发性失忆症的妖怪不可靠,能给他找一本书出来已经是奇迹了,他哪还能盼望更多的?

“算了。”盘狁守丢下那本书,转身走回房间。

大灰狼在后面惶急地哼唧:“小盘子!小盘子你原谅我吧!我承认我没好好找,可是我一千多年没看过书了,那些字认得我,我认不得它们……要不这样,我帮你申请借阅资格,你可以自己进去找……”

盘狁守一只脚踏进门里,停住了。

“我是人类。”

妖怪联盟并不欢迎非妖怪的任何生物侵入他们的文化领域,当然借阅出去的文献并不在他们的监管之内,被人类看到也没有太大关系,毕竟最重要的资料是不外借的。但是如果谁——无论是人还是魔怪——想违令入侵他们的图书馆,那么对不起,死刑!

妖怪有自己识别身份的一套方式,所以人类要进入的话就必须申请资格,然而据他所知,在妖怪千年以来的文化记录中,还不曾有人通过那个申请。

“你是特殊情况,他们一定会同意的。”大灰狼讨好地摇尾巴,说。

“特殊情况……”盘狁守举起左手,“是因为这只左手吗?”

大灰狼愣了一下:“你不知道?”

“知道什么?”

“你从来都没问过?”

“问过什么?”

“你都不觉得奇怪?”

“奇怪什么?”

大灰狼瞪着狼眼张大嘴巴,盘狁守都能看到它的嗓子眼了。

大灰狼终于放弃了和他沟通的决定,转身跑向院外:“反正,你等着吧,我会给你申请到借阅资格的。”

“我不要借阅资格,你只要用点心把书给我借回来让我看——”

话还没说完,大灰狼已经跑得不见影子了。

盘狁守深深地叹了一口气,心想,大娘已经傻了吧,真的是傻了吧,他还带着这只没有封锁的神之手呢,万一被别的妖怪发现……想想自己四肢飞散的情景,他就觉得从脑袋顶上一直凉到了脚心儿。

大灰狼又从外边飞奔进来,冲他一龇牙,叼起那本书跑掉了。

盘狁守:“……”

他不能再依靠这个妖怪了,真的。

这一次大灰狼去的时间比较短,只有三天。

三天后,又是盘狁守给前院小花儿浇水的时候,大灰狼从院子外边跑了进来,风尘仆仆,神情疲惫,到了他身边立即躺倒在他脚下,滚动着要求抚摸。盘狁守应邀用左手揉了它圆滚滚的脑袋,所幸的是,这次不是神威。

舒服地享受过神恩后,大灰狼用后爪抓抓脖子上的毛,“啪嗒”,毛里掉出一张卡来。

“你的毛是储藏柜吗?”

“你很羡慕吗?”

“……”

盘狁守捡起卡。那张卡是金色的,有点像信用卡,比较厚,三角形,正面凹雕着“妖怪联盟特殊指令”几个字,反面是一张他的大头照——婴儿时期的。

“你从哪儿弄来的我的照片?不能用年代近一点的吗?”盘狁守不解地问。

大灰狼茫然:“什么?”

盘狁守把那张卡放在大灰狼的眼前:“不能用我现在的照片吗?”

“你说那个啊!”大灰狼无所谓地甩甩尾巴,“妖怪又不是用人形来分辨的,在我看起来你和这张照片没什么区别。就像我看很多人类都长得差不多……”

“那你们在卡上加照片干什么?”

“看起来比较专业吧,妖怪世界也要和国际接轨嘛。”

这话可不是一个一千多年没读过书的妖怪应该说的,盘狁守沉默。

当然沉默不代表什么问题都没有,盘狁守心里还是有疑惑的——他应该是第一个得到进入星际帝国图书馆借阅资格的人类吧,大灰狼如此肯定他能得到这个资格,却没有告诉他为什么。

它以为他知道。

他应该知道什么?

当然他不会去问,因为大灰狼看起来不是很愿意告诉他,上次它就是什么也没说就找借口跑了,他觉得没必要再问第二次。这是老盘子和水婉告诉他的,人类的礼貌。

几分钟后,盘狁守拿着那张卡和大灰狼一起站在了后院,面对着南边那堵墙发呆。

“我听说过撞南墙的故事……”盘狁守喃喃地说,“但是我没想过我也需要做这种蠢事……”

大灰狼愤慨了:“这叫什么蠢事!这堵墙本来就是人间和妖怪界之间的连接口,你只要走过去,什么事都不会有。”

“我又不是没碰过它,它很硬。”他曾经一跤滑倒,脑门狠狠撞在上面,那种滋味让他到现在都难以忘怀。

“那是因为你觉得‘它应该那么硬’。”大灰狼尽量耐心地说,“这堵墙只在你觉得‘它不存在’的时候才打开,如果你故意去摸它,它绝对比你所知道的任何东西都硬。”

“意思就是,如果我觉得我可能进不去的话……”

“那就一定会撞南墙。”

短暂的沉默。

水婉在厨房看见儿子和大娘,拉开窗户大喊:“今天晚上你们打算吃什么呀?”

大灰狼欢喜地回头:“白菜!”

盘狁守:“你还真吃不腻。”他抬头对水婉道,“我们去妖怪界有点事,晚上回来得晚的话,你和爸就不用等了。”

水婉愣了一下,但是没有说什么,只向他们挥了挥手。这是盘家人的习惯,该问的当然要问,而遇到什么有可能不该多问的,必然不会多问一句。也许这也就是盘狁守到现在都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能得到借阅资格的原因。

“但是——白菜呀!”大灰狼嚎叫。

盘狁守拖着大灰狼的脖子走向墙壁,他闭上眼睛,墙壁上荡漾出一圈圈的波纹,他们的身形在触到波纹的时候渐渐消失,就好像被那堵墙吞噬了一样。

水婉愉快地唱着歌剥白菜,仿佛没有看到这一幕。

“人类,身份确定。人类,身份确定。人类,身份确定……”

盘狁守睁开眼睛,发现自己刚刚穿过一个类似于机场安检用的电子门,电子门不断发出尖厉的警报,他不得不放开大娘,腾出双手捂住自己的耳朵。

不只电子门类似机场安检口,他现在所处的位置正是一个类似于机场的大厅,几十个电子门内不断有各种形态的妖怪来来往往,有人形妖怪,有半人形妖怪,还有全原形妖怪。

那些电子门有点像机场安检门,但不是门框式,供妖穿行的那个部分都用实心钢板浇铸而成,某个妖怪进入电子门消失在钢板里,又或者某个妖怪从钢板中面无表情地走出来,穿进穿出的活动让钢板时不时漾出一阵阵的涟漪。看来这些电子门就和各种像他家后院一样的地方连通着,从这边进来,又从那边出去。

还有一些妖怪脑袋上戴着警帽,手执警棍,分散在大厅的各个角落,每个电子门前也至少有一到两个戴警帽的妖怪严肃地坐在电子门旁的办公桌后面,检查每一个从电子门里出来的妖怪。

“你还真奇怪,不是还怀疑那个是不是真的墙吗,怎么就过来了,害得我还期待你撞南墙呢。”大灰狼抱怨。

盘狁守没有说话,因为那个电子门依然坚持不懈地呼叫着:“人类,身份确定。人类,身份确定。人类,身份确定……”没完没了,吵得他头都晕了。

一只戴着警帽、手执警棍的袋鼠从它的办公桌后跳过来,猛踹电子门的底座,电子门依然叫嚣不止。

一大一小两只章鱼甩开触角奔过来,较小的那只还腾出几个触角拎着不同的工具箱。

它们远远地喊:“别踹了!精密仪器就是这么被你们踹坏的!”

警帽袋鼠马上弓着腰退到一边,冲章鱼们谄媚地笑道:“我这不是着急嘛。二位辛苦辛苦。”

维修章鱼们走过来,不悦地用它们的大眼睛瞪了袋鼠一眼。大章鱼晃晃触须,小章鱼小心翼翼地放下工具箱,挨个打开。

盘狁守往它们的工具箱里偷看了一眼,什么剪子、锤子、钳子、钻子一样不少,十分具有专业气息。原来妖怪界也有高精尖科技。

大章鱼像人类翘着兰花指一样翘着它的触须,依次在工具箱上抚摸过来,最后卷起了一个……最大的锤子,锤子头就像小孩的脑袋那么大。

它举起锤子,高高地举起来,冲着电子门控制阀部位狠狠地砸了下去。

盘狁守目瞪口呆地看着它的行为,听着电子门颤抖的声音,控制阀外层玻璃碎裂的声音,他觉得,自己进入妖怪世界的行为,好像看起来……不是那么明智。

电子门“咔嗒咔嗒——吱”地惨叫了一阵后,就再也没声音了——这是当然的,在受到那样的待遇以后。

大章鱼把锤子丢回工具箱里,两条触须互相拍了拍不存在的尘土,转身,倨傲地背着它那两条触须离开。小章鱼七手八脚地收拾好工具箱,追随着大章鱼跑掉。

“太有才了!”警帽袋鼠崇拜地看着它们离开的背影,激动地感叹。盘狁守觉得它的后脑勺上甚至可以画个小花朵朵开的图案来应景。

目送大小章鱼离开,袋鼠回头发现盘狁守的目光,尴尬地咳嗽了一声。

“那么,请到这边来确认身份。”袋鼠说。

盘狁守一转眼,发现大灰狼又变成了人类形态,灰色的眼睛正看着他。

“你怎么……”

“这是程序。”灰衣男子跟着袋鼠走到办公桌旁,袋鼠举起一面带电缆的发光板,他把手放上去,发光板一道一道地扫描着他的手,一会儿,办公桌上那面显示屏里出现了一条狼的影像。那照片照得比较模糊,如同以前流行的“朦胧照”,朦胧的焦点让照片里的狼毛看起来闪闪发光。

灰衣男子看着照片微笑,看来十分满意。

“那时候我做了十天的毛发保养,拍出来果然十分漂亮,看多少遍都是那么有魅力。”灰衣男子说。

盘狁守很想说其实你弄错了,所谓的好效果不过是摄影技巧而已……但他没说话,为自己一时口舌之快打击别人不是他的风格。

袋鼠放下发光板,在键盘上敲击了一阵——说是一阵,其实就打了几个符号,盘狁守觉得它大部分的时间都在打错字,因为它敲了很多遍删除键……然后它对盘狁守示意了一下。

盘狁守走过去,不知所措。灰衣男子抓起他的右手,放在发光板上,发光板又开始扫描。

“这是在干什么?”盘狁守问。

“确定你的身份。”灰衣男子说。

“我不需要证件吗?妖怪界怎么可能有我的身份?”

他话还没说完,显示屏上已经出现了他的脸,小小的,圆圆的,肥嘟嘟的婴儿的脸。

盘狁守立刻摸出那张借阅卡,那上面的照片和显示屏上的一模一样。

他顿时有一种被谁揍了一拳的感觉,难以置信地自言自语:“这是我的照片……”

袋鼠歪头:“嗯?当然是你的照片。我们这可是高精尖的精密仪器,不可能出错的。”它看看屏幕,又说,“啊,你是人类吧。真是难得,已经很多年没有人类在妖怪界注册过身份了。”

后面又有几个妖怪出来,他们把路挡住了。

它挥挥手赶他们快走。

灰衣男子拉着盘狁守离开,走出去没两步,男子又化作狼形贴在他的腿边。

“那是我的照片……”盘狁守又说。

大灰狼笑道:“是呀。”

“为什么会有我的照片?我见过那张照片,但是原版的那张已经很旧了,上面还有污迹,我妈说没有备份。显示屏上那张很新,就像卡上那张一样。你是从哪里弄到的?”

“我没拿过啊。”大灰狼说,“原来你真的是什么也不知道呀。”

“知道什么?”

“你自己的事。”

“我能问吗?”

“你自己的事,为什么不能问?”

盘狁守一把抓住了厚厚的狼毛:“那么……马上告诉我。”

大灰狼讪笑:“谁让你早不问的,不然你早就该知道了……”盘狁守揪了它的毛一把,它马上转了话头,“嗯……事情其实很简单……”

关于那个问题,还是应该从头说起。

正如盘狁守看到的,那几十个——其实准确的数字是四十九个——电子门,就是妖怪界和人界之间的通道口。当然不是说电子门有什么虫洞类高深科技,而是从很久很久以前,一些不明原因让妖怪界产生了这四十九个虚空点,有一个道行高深的妖怪将这些虚空点移动到了同一个地方,以便进行统一管理,那些电子门只是后来加在上面用来辨识身份,以防违禁物品进出而已。

大灰狼正说着,其中一个电子门就响了起来。

“一级违禁物品!一级违禁物品!一级违禁物品!”

警笛声哇啦哇啦地跟着一起响,距离近的警帽妖怪同时扑向了那个电子门。一个刚走到门里,还没来得及进入虚空点的妖怪被警帽妖怪们一把拖住,它们把它的后腿拉出来,像叠罗汉一样层层压住。

那个在最下方的奄奄一息的妖怪惨叫道:“我不敢啦……我真的不敢了……压死我啦……放过我吧……我交出来……马上……”

大灰狼毫不同情地看了那个妖怪一眼,又继续给盘狁守解释。

违禁物品中,最低等的是一级,一般是法力低下的小法器,或者一些不能带出妖怪界的文献资料。再往上是二级、三级、四级……一直到十二级,每级都有不同的惩罚规定。最高级是禁忌级,一旦发现,必须把携带者当场击毙。当然这个和大灰狼今天要讲解的问题没太大关系,所以它也没继续谈下去。

再说那虚空点。它在妖怪界的位置被那个不知名的伟大妖怪固定住了,但是处于人间的虚空点位置却一直在变化当中,它的变化很慢,大概每百年移动个一两米左右。根据妖怪联盟的法典,由人间日月精华凝结生成的日值妖怪在人间轮番看守着它们。

盘家的后院原本就是第一代人类屋主应妖怪的要求,为保护虚空点而建造的。而那个老旧的房屋经过了多年的维修、拆迁、改建和自己的移动之后,虚空点逐渐从院子中央移动到了院墙上。

当盘家打算搬家之时,正是妖怪势力日渐减弱的时候,很多日值妖怪在人间受天劫而死,看门人手不足,这个虚空点的最后一个日值妖怪被天劫劈死,无人看守。一直以为这个屋子闹鬼的第十代人类屋主发现屋子恢复了安宁,欣喜若狂,马上以极低的价格卖给了不知情的盘家人。

“天劫?”盘狁守问,“是和《精变》里那个天劫是一个意思吗?”

“差不多吧。”

人类对虚空点的非计划性进驻对于妖怪界的震动非常大,但由于人间环境污染,日值妖怪越来越少,人手不足,根本分不出那么多力量来保护盘家的虚空点。日值妖怪的守护是无声无息的,其他妖怪却不然,只要进驻了其他妖怪,必然会被人类发现。

妖怪们想赶走盘家,却不想盘家人油盐不进,软硬不吃,既不怕鬼也不怕怪,霸占着那栋老破房子宁死不走,把奉命吓唬他们的妖怪气得捶胸顿足。无计可施的妖怪联盟只好使用折中的办法,请身为人类的盘家协助保护虚空点所在的老屋,老盘子和水婉一起签订了保护誓约,后院则由槐树老妖等常驻妖怪轮流值守。

盘狁守终于明白了,为什么自己家那个老破屋能在几条祥瑞真龙的攻击下毫发无伤,也终于明白了为什么后院里总是莫名其妙地出现那么多妖怪。至于老盘子和水婉对妖怪们的态度……那完全是他俩的性格使然。他甚至可以想象出妖怪找上门来,本想吓唬他们一下,却被他俩端茶倒水、嘘寒问暖的淡定模样击败的情景,大概它们有很长时间都以为他俩是高人吧。

“签订誓约的时候我也在。”大灰狼充满敬佩地回忆,“它们本来还想威吓他们一下,却被他们的沉稳冷静慑服,五分钟内就签订了誓约。在我看来,人类之中再难找到像他们那么有气势的了。”

前言收回,它们直到现在还以为他们是高人呢。

他们所签订的这个保护契约属于世袭制,在盘狁守出生的时候,他就已经被纳入了誓约范围,所以在妖怪界里才会有他的资料。对妖怪来说,几十年实在是个太短太短的时间,也就没人给他更新资料,以至于到现在,妖怪界存储的还是他幼年时的照片。不过妖怪们认识某个人并不是靠这个人长什么样子,就像人类眼中所有同品种的猫狗都长得一样,所以那照片一点也不会成为障碍,只是一般性的官方材料而已。

他们走出大厅,盘狁守吃惊得眯起了眼睛。

这是个不同的世界,他在这个时候才真正切身体会到。

天那么蓝,太蓝了,他甚至不知道自己是不是曾经见过比这更蓝的天,蓝得就像一整块成色上好的蓝宝石,偶尔出现的云朵甚至可以看到它的每一层。大厅里的空气和他家院子里的空气是差不多的,他没有太多的感觉,但一出门就可以感觉到一种异样的清甜,流过鼻腔,吸入肺,透入四肢百骸。他忍不住深深地吸了一口气,他抬起头,看见出口正上方写着龙飞凤舞的“国际通行海关——妖怪站”……

盘狁守无语了。

这个机场一般的妖怪海关伫立在一片绿意盎然的山林中,妖怪们在山林间穿行,天上飞的,地下跑的,五彩缤纷,色彩斑斓,穿的衣服五花八门,有现代的,有古代的,有世界的,有民族的,妖怪们就像人类一样互相打着招呼,有些三五成群聊着八卦,还有一些拿着手机边走边打电话。

盘狁守目不转睛地盯着其中一个女妖怪,并非因为她很美,也不是因为她穿着白衬衣套红色职业装,甚至不是她长了四只胳膊四条腿、四只眼睛两张嘴,而是她用两只胳膊托着一台笔记本电脑,两只眼睛盯着屏幕,一张嘴喃喃自语;她的另外两只手则在电脑上敲敲打打,另外两只眼睛看着路,剩下的那张嘴还不时和其他妖怪打招呼。

女妖怪用她的四条腿走到盘狁守他们身边,两只探路的眼睛看了看盘狁守,然后转向大灰狼:“天罡木狼。”

大灰狼礼貌地点头回复:“玉红云蛛。”

盘狁守眼睁睁地看着她和自己擦肩而过进入妖怪海关,回头发现大灰狼不知何时又化作了人形。

“你认识她?”变成人形打招呼,说明对方的身份比较高,大灰狼必须露出人类形态才更有礼貌。

灰衣男子点了点头:“她是妖力鉴定委员会的成员。”

“她叫的天罡木狼是?”之前龙女也叫过这个名字。但是据他所知,大灰狼已经忘了自己的名字,也没人知道大灰狼的名字,所以他才会一直“大娘”“大娘”地叫。

灰衣男子没有说话,他灰色的眼睛望着郁郁葱葱的山林,清风拂过他灰色的长发。瞬间的沉默让他们之间的气氛蓦然降到冰点,盘狁守莫名地感到了一阵忧郁与焦躁,觉得自己仿佛踏入了一个不能触及的领域。

片刻后,那股忧郁和焦躁就消失了,大灰狼又化作了狼形,对盘狁守夸张地哈哈大笑:“不要说那些无聊的事情了!让咱们迎着鲜美的空气飞奔到我们的目的地吧!哈哈哈哈!啊哈哈哈哈……”

它撒开四爪飞奔而去。

盘狁守一愣,赶紧在后面狂追。奈何两条腿终究比不上四条腿,他很快就被甩下了一大截,大灰狼就像要狠狠嘲笑他一样,还在他前面跑着S形路线,把他气得够呛。

刚才离得远看不出来,跑近了他才发现,山林内像电话亭一样的小竹屋星罗棋布,每一个小竹屋上面都挂着一个写着奇怪词汇的牌子,比如“烤肉”“酱油”“杀青”“句火”之类。大灰狼带着盘狁守转悠了半天,找到了一间牌子上写着“朋边”的,它用爪子拉开那扇侧滑门,示意盘狁守和自己一起进去。

正和那小竹屋的外表一样,它的内部也和电话亭一样细小,先进去的大灰狼前爪搭在一个类似控制台的东西上直立起来,盘狁守才有空间可以挤进去,困难地关上门。

“我们这是要去哪里?”盘狁守问。

大灰狼按下操作台上唯一一个按钮,回头对他龇牙一笑:“朋边。”

蝙蝠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你有一张卡牌待抽取>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