慢穿之云含晴日雨

第11章 开学前夕

尤予敲了几声后,就听到拖鞋踩在地板上的哒哒声,然后房门由里面打开,

尤明宇一看是尤予,笑着让开,侧着身,示意她进门,问道“妹妹,怎么啦?”

尤予走进房间一看,映入眼帘最醒目的就是一整面墙的书架,上面放了不少的书,但也还有空挡,

靠门的这面墙是一个小衣柜,门对面的墙上有一个窗户,窗台下是个实木书桌,桌上倒扣着一本厚厚的外文书籍,和一个看着有些历史的笔记本电脑。

而书桌旁的那面墙靠着一张单人床。

这书房改的房间,当真是简陋得有一匹。

尤予转身对着尤明宇说道:“哥哥,你还有初中的书籍吗?我想趁着没开学重新翻翻之前的书,现在我对之前的知识,是一点儿也想不起来。”

尤明宇:“哦,有的,我在这里的书本,都没丢,都还收着呢!想着以后做个纪念。”说完,就往他的单人床面前走,

尤予对于尤明宇的念旧情节,真的是一点儿不意外!

要不然,也做不出,为了自己血缘上的妹妹,实际没怎么相处的妹妹,能不依不饶的找姚家麻烦那么多年。

只见尤明宇蹲到自己床前,从床下拉出好大一个皮革材质的大包,

然后拉开拉链,里面是用塑料绳捆成一摞一摞的书块,整整齐齐,简直就是强迫症的福音。

尤明宇很快就扒拉出属于初中的所有书籍,六本语文,六本数学,六本英语,还有几本什么自然科学其他的书,放一起还真不少。

最后,尤明宇还把他存的以前没用完的新作业本,放在这摞书里,打算给尤予当草稿本用。

尤予随手拿起一本翻来,上面的内容和她原来的世界,十分相似,这让她心里多少有点儿底气,原世界她成绩不算突出,但中等水平还是有的。

又想起2752说过,因为这是她第一个任务世界,所以找了个难度系数不大的,算是练练手,熟悉熟悉规则。

不过,尤予看着至少还有八成新的书,楞在在原地。这么新,是想告诉自己,人家不用看教材,也能次次靠年级第一,年年拿奖学金吗?

尤明宇看到尤予的表情,有点儿不太自然的,抱起书籍解释道:“我预习时,还是看过它们的,只是上了课后,忙着帮别人做作业,你知道,多做题,知识点自然就记住了,然后给别人做家教,我又在教别人的时候,又给重新复习多遍,想忘都难!所以这书,它看起来稍稍有点儿新。”

尤明宇这话真的是真话,可不知道为啥,他就是越说越小声。

“这叫稍微有点儿新?”尤予想,那自己以前的书,就只能叫做油渣子!可以下饭的那种。

尤予缓了缓,还是由衷的说道:“哥哥,你可是真是我的偶像,我只能望着你的项背!好为你感到骄傲啊!以后要是有人问我粉哪个爱豆!我一定大声地告诉她,我粉我的亲哥哥!”

尤明宇听到尤予这夸张的语气,忍不住的看向尤予的表情,

看到她是真心实意的骄傲表情,自己心里感到无比的开心,那种让他有些心悸的高兴,

自己的妹妹,并没有像她日记本里写的那样,愤愤不平她与自己之间的差距,真的是太好了。也让他头一次觉得,这场车祸,让原本转牛角尖的妹妹,开朗许多,也许经历过生死以后的转变!他很喜欢这个转变,要不然,妹妹还是她日记本那般,他想他迟早要灭世!

尤予不知道,一句无心彩虹屁,让可能会厌世的哥哥,离毁天灭地远了一小步。

一个多月的时间,在尤予咬牙坚持“管住嘴,迈开腿”中期期艾艾的过去,

终于到了高一新生开学日!

昨天尤明宇带着尤予已经去新学校,找新生事务处领过好几套校服、鞋子和特质统一的书包。

尤明宇还顺带尤予去买了配套的袜子和文具,以及因为减重初见成效,以前的贴身小衣服小裤子都得重新买。

今天一大早,尤予还是在六点准时打开房门,尤明宇穿着一身运动服,陪尤予出门锻炼。

毫无疑问,尤予一开门就看到对面的门打开,走出白衬衫的少年,

这么说吧,自从尤予到新家,也不知怎么滴,每天早上出门锻炼,必碰到他。就算她提前十五分钟开门,都能碰到,简直见鬼了。

不过,因为尤予的奶奶有点社交牛逼症,所以现在,住对门的少年和他奶奶,已经是称得上熟人,

通过尤奶奶回家科普小区里的人际关系,尤予是终于知道当初才进来时,尤明宇的那句“你住久了就知道这里的厉害之处。”是怎么回事了。

住对门常住人口,是少年岑慕亭和收养他的奶奶陈春兰。

陈春兰还有个混混儿子,也就只有在陈春兰领了政府给老人补助金的日子,会回来要钱。

其实那钱并不多,也就1200元而已。但架不住她儿子浑啊!

八月的领补助金那天,她的那个混混儿子回来胡搅蛮缠时,尤奶奶和尤爸刚好都在,

尤奶奶热心肠呀,虽说是别人家的家务事,可是儿子打老人,还是让尤奶奶看不过去,

刚好她儿子要打人时,还不关门,尤奶奶就带着尤爸火速窜了进去,最后尤奶奶和尤爸赶走陈奶奶的儿子陈勇。

然后又带着陈奶奶去找了小区的居委会办公室,反映情况啥的。

反正最后呢,小区的门卫不会再放陈勇进来。

对面邻居家也算是迎来久违的安宁。

他家就和尤家关系近不少。尤奶奶还说,居委会的工作人员,请尤奶奶帮忙照顾一下这祖孙二人。尤奶奶看到居委会的那些人态度那么好,也是满口答应。

两家人一近,才知道岑慕亭和尤予在一个学校,最后还分到同一个班。

说到这个,就不得不说,当时尤明宇那五彩缤纷的脸色,

尤明宇听到尤予和岑慕亭一个班时,下意识地就蹦了一句“不可能!”

当时,坐在客厅里的人,全都一脸懵得看着尤明宇,

当然岑慕亭除外,因为他是随时随地,都是一张没有太多表情的脸,

泡面T布希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你有一张卡牌待抽取>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