蜀千行

第9章 冰雪融化之时

“烛烬!!!”李呇突然变的暴怒无常,他拔出剑,朝烛烬狂奔,大吼道:“我要杀了你!”

十年前,幽阴北伐孀雪,他的父亲应邀征兵,战争爆发前,为了保障妻子和家人的安全,父母带着他们一起离开霜雪。

可是……在萧壁山中,遇到了烛烬,父亲血染萧壁山,因此,李呇对他恨之入骨,视其为杀父仇人。

李呇奔跑过去,一刀挥砍了过去,碰到烛烬,他突然消失了。

“这边!”烛烬突然出现在他前方远处,靠在树上朝李呇挥了挥手。

李呇又拼命跑过去,他现在已经失去了理智,像一头发了疯的猛兽,下定决心要杀了他。

李呇靠近烛烬,他把刀扔了出去,正中烛烬,可他再一次消失不见,然后又一次出现在李呇的远处。

一次又一次,李呇追着他,追到了山林的深处。

“呵……呵……”李呇大口大口喘着气,用手擦了擦额头上的汗珠。

啪啪!烛烬拍了拍手,几名信徒包围了李呇,有几个把幕布向下一拉,只见晗天,巡兀和他的老丈人被绑在树上,双目紧闭。

李呇喊到:“齐怜月呢?!”

他们没有理会李呇,烛烬说:“宰了他,取出剑灵!”

李呇笑了笑,说:“就这些吗?”他握紧剑,做好了战斗的准备。

“上!”鼓舞士气,其余几名信徒冲了上去,他一个旋转,横劈一刀,鲜血染红了衣襟。

“继续给我上!逃兵都给我杀了!”烛烬喊到,几名逃跑的信徒被他两刀解决。

“横竖都是死!还不如跟他拼命!兄弟们!上!”“杀了他!”“杀了他!”导火索已经引燃,李呇只能自求多福。

他一刀砍下一个信徒的脑袋,敌人一刀砍了下来,李呇用剑抵抗,然后用力把剑打飞了出去,横砍一刀,血液飞溅,打湿了李呇的脸庞。

一个接一个敌人冲了上来,李呇有些挺不住,他顽强抵抗,终于将最后一个人击杀,血染萧壁山。

烛烬知道,与全盛时期的李呇相比,他毫无胜算,于是,他早已经做好了准备,他对李呇说:“你就尽管杀去吧,你就不要想见到齐怜月了吧!”

听到齐怜月,李呇连忙回过神来,说:“齐怜月在哪?!”

“哼哼……上钩了……”烛烬暗暗笑到。

他从树后去出一个黑色的大包裹,包裹外皮是一大块黑布,最外边用绳子捆绑着,很像是装着一个人。

“齐怜月!!”李呇喊到,那个包裹突然动了动,好似里面的人挣扎了一下。

“诺,还你!”烛烬把包裹平放在地上,一脚把它踢了过去。

“齐怜月……齐怜月……”他慌乱的解开绳子,打开包裹,嘴里不停的念叨着齐怜月的名字。

“齐怜月!”包裹被打开,里面装有一个人,但他不是齐怜月,而是一个野男人!

他拔出刀,插入李呇的腹部,然后拔了出来。

“额!”李呇捂住自己的腹部,强忍着剧痛,说:“齐怜月在哪……”

男人并没有理会他,对烛烬说:“刚才那一剑是『虚化剑』,被命中的人会进入虚弱状态,我是不是可以走了?”

烛烬笑了笑,点点头,那个男人转头离开了。

“你有本事就杀了我!放过我的朋友们和齐怜月!”李呇跪在地上,喊到。

烛烬说:“别急嘛,先来点开胃菜。”他取出一柄飞刀,说:“公主的母亲,你的老丈人,她可不在你的朋友范围内,如果失去了她,齐怜月会怎么样呢?真叫人期待啊……”

“不!不要!”李呇大声喊到,烛烬把飞刀朝老丈人扔了出去,李呇用尽最后一丝气力把剑扔了出去,挡住了飞刀,飞刀被打飞了出去,插在了晗天手边。

烛烬有一些不开心了,他朝李呇喊到:“给我安分点!『禁术.火亡』!”他的剑上突然出现几条火光,他把剑插入地下,火焰流入地下,突然出现的荆棘包围了李呇,使他动弹不得。

烛烬说:“『禁术.火亡』,若触碰到了荆棘,则全身被火侵蚀,直至死亡!你也不想连齐怜月最后一面都见不到吧……”

“啧……”李呇十分愤怒,却又不敢触碰。

“唔……”晗天缓缓睁开眼,见李呇被荆棘包围,他大声喊到:“李呇!”他挣扎着,意外触碰到了那柄飞刀,晗天抓住飞刀,企图利用它割开自己的绳子。

“呦吼……”烛烬注意到了晗天醒了过来,说:“既然你舍不得女人和你的老丈人,那我就先杀了你的朋友!”

“不要!”李呇喊到,想把『普通』回收剑灵,可没有一点气力,烛烬捡起李呇的刀,朝晗天方向扔去。

刺啦!绳子断了,晗天下身躲避,捡起『普通』,手中突然出现三根针。

“『针灸弹』!”晗天把针扔了出去,扎在了烛烬身上。

砰砰砰!!三声爆炸声,爆炸引起了一阵浓雾,晗天连忙往烛烬方向跑,趁烟雾还没有消散,他拼尽全力往雾中挥砍了一刀。

轰!!!一道剧烈的火光闪过,紧接着一阵剧烈的爆炸声。

“太好了!”李呇很高兴。

“呼呼……”晗天喘着气,把剑扔给李呇,然后慢慢的走到巡兀面前,解开两人的绳索,对李呇说:“来,我想个办法弄你出来……唔……呃!!”

突然,烛烬出现在晗天的身后,掐住了他的脖子。

“哎呀,还好及时躲进了『次元空间』,不然真会被你搞死哦……”烛烬摸了摸自己的下巴说。

“喝!”李呇用仅恢复的一点灵气召唤出剑,朝烛烬身上扔,他伸出手,剑停留在他手前,掉了下去,化作剑灵。

“就这点灵气召唤出剑的心态,连挠痒痒都不如。”晗天挣扎着,他的面色苍白,拼命捶打着烛烬的手,他的手上凝聚了一个红黑色的光球。

轰!光球发生爆炸,把晗天击飞了出去。

“额啊!”晗天倒在地上,昏迷了过去……

烛烬笑着说:“开胃菜吃完了,接下来,该上正菜了……”烛烬的身后突然出现一个十字架,齐怜月被绑在上面,楚楚可怜。

“齐怜月!!!”李呇朝他吼到,他握紧了拳头,手臂上青筋暴起,他的表情变得愤怒无比。

烛烬看着他,他的虚弱状态对他丝毫没有影响,他很好奇这个女人为什么给了他这么大的动力。

烛烬咧嘴一笑,说:“剑灵会存放在身体上的三个位置,左手,右手,和心脏,每个人的位置都不一样,那么……齐怜月的剑灵会在哪呢……”他把剑插进了齐怜月的左手臂上。

“不!!!”李呇十分愤怒,他愤怒的攥紧了拳头,恶狠狠地盯着他,脸上充满了杀气。

烛烬十分疑惑的说:“哎?!不在这啊?那么……右手呢?”

他咧嘴一笑,又把剑插进了齐怜月的右手上。

“不!!!”李呇嗓子都喊哑了,他用沙哑的嗓子喊到:“有本事……你就杀了我……放了他们!”

“呦吼?”烛烬笑了笑,说:“你现在,有和我谈判的资格吗?”

烛烬拔出剑,说:“左右手都不在啊……那么,就在心脏里了!”他转身就准备把剑插进她心脏里。

“不!”李呇冲了出去,撞开了荆棘,火焰燃烧在身上,他不惧火光,一拳打开了他的手,烛烬的刀飞了出去。

主编:百草园叶千

整改:南柯故人

编剧一:一只行走的鲲

编剧二:无言

编剧三:与世

人设:念桉

一审:橙子不酸

二审:樱白水

卖萌:百草园叶芊

芊千梦

作家的话
由于前段时间期中考试,导致断更了一段时间,之后会正常更新,请多多支持初中学生文学创作,再次声明,本书均有学生兴趣制作,如果你也支持学生创作,请投出您宝贵的一票推荐票,非常感谢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