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世界只有我正常

全世界只有我正常
上QQ阅读APP,新人免费读10天
新人需设备和账号都为新

第40章 神之梦境

中午,夏阎真收到陶鄂旳消息。

两人就离开前的消息聊了起来,三人都有看到。

当狐仙召唤所有舞者攻击阻拦夏阎真后。

陶鄂和高强就行动,打算过来支援了。

不过夏阎真斩杀狐仙的速度太快,他们堪堪才发现了飞鹏的尸体,没弄清楚怎么回事,任务就已经完成。

重要的提示文字也看见了。

关于“神之梦境”更新后会发生什么变化,陶鄂没有半点头绪。

比起夏阎真,他其实也算不上什么资深者。

只能等两个月后再说了。

高强那边,因为走的比较突然,大家都没有相互留下联系方式。

下次任务过后,没什么问题可以交换一下,方便联系。

陶鄂和夏阎真说,自己两个月内可能会来一趟汉凌市,到时候可以见一面。

夏阎真答应下来。

具体什么时间地点再定。

接下来的一个多月,夏阎真继续着自己白天上学读书刷题,晚上去王动那边学武的平静生活。

他习武进度很快。

在枪刺之后,很快掌握了剑枪七势中的“剑斩”。

就是挥剑斩击一个招式,通过种种发力方式,以达到恐怖的杀伤力。

拿着燃血用枪刺没什么问题,但显然剑斩会更加合适。

空手也可以施展剑斩。

这招式本来就是王动通过各种剑招改成空手施展,也可以用剑或者刀之类的武器。

剑枪七势虽然只有七势,却是王动的武道一生。

适用性十分广。

“师父,你脸色不太好看啊。”夏阎真踩着有些别扭的步伐,身子晃来晃去。

脚踝,关节处经常扭到一个很夸张的角度,让人担心下一秒会不会就此折断。

剑枪七势中不只有攻击招式,还有身法、步法的结合。

王动起名叫做龙行。

实际上和龙没有什么关系,就是各种身法、步法,瞬间接近敌人、躲闪之类的。

用出来对双脚的负担很大,稍有不慎就会自伤。

甚至会留下后遗症。

七势是杀招,都是这种伤身的招式,也就是夏阎真有着王动口中的“金刚不坏”,可以这样随便练习。

哪怕真的不慎扭伤了,别人伤筋动骨一百天。

夏阎真睡一觉就好了。

面对夏阎真的提问,王动说道:“我得病了,绝症,你看不出来吗?”

指导夏阎真,他这个师父比夏阎真这个练习的弟子还要累。

时间一长就满头冒汗。

“多少看出来有病,但没好意思说。”夏阎真说道。

以前大家不熟,总不好问师父你是不是有病啊。

“嗯。”王动语气随意,“估计没几年好活了,全靠药顶着。”

他现在的身材,就是药物的副作用。

原本的王动可是一个强壮的男人,而不是现在的圆润胖子。

他用的药可以吊命,价格也很昂贵,那位聂先生算是王动的金主。

给了王动不少帮助。

这也是王动对夏阎真态度很好的原因。

就算夏阎真真的是脑子一热就来学武的人,王动也会教——当然,剑枪七势是不可能教的。

教点看上去比较炫酷的“舞术”就成。

没想到在生命最后几年,还能遇到一块璞玉。

只可惜,将来看不到夏阎真大放异彩了。

“说不定有希望。”夏阎真说道。

他说的是神之梦境,那个地方有着无尽可能,绝症也不是不能治好。

不过现在没什么好说的。

没有什么规定明确说明不能透露神之梦境的相关信息。

但所有使徒应该都非常默契地隐瞒了相关事情。

算是一种约定俗成。

夏阎真不说倒不是因为这个,而是他自己都是一个新人呢,没有办法通过神之梦境给王动什么帮助。

现在告诉王动只是徒增烦恼。

“借你吉言。”王动笑了一下。

两个月的时间一晃而过,时间进入到六月。

夏阎真作为一个高二生,在两个月时间的末端,迎来了三天的假期。

高考开始了。

他们学校将会作为考场,所以他就放假了。

这三天,陶鄂过来和夏阎真见了一面。

不只有他,陶鄂还带来了自己的老婆和女儿,说是来汉凌市旅游散心。

“怎么把你老婆、女儿都带来了?”

安静的包厢内,只有夏阎真和陶鄂。

他老婆和女儿去逛街了。

陶鄂今年四十五岁,结婚生子比较晚,女儿比夏阎真还小几岁,正在读初中。

至于他老婆,看上去也是三十出头,保养得很好。

一看就知道是富家太太。

“和你见一面,以后如果我死了,有需要的时候,你照顾一下她们。”陶鄂说道。

“不是,怎么感觉和托孤似的?”夏阎真疑惑道。

陶鄂看上去有些消沉。

“你就当是托孤吧。”陶鄂笑了笑说道。

“你也得绝症了?”夏阎真说道,两人年纪差得有点过,但共同生死患难过,讲话就很随意。

“呸。”陶鄂吐了一下问道,“也?谁?”

“你帮我找的武术老师。”夏阎真说道。

“莪是拜托了一个朋友帮忙,怎么,他找的人不靠谱吗?”陶鄂微微皱眉。

“不是,很靠谱。”夏阎真说道,“应该是个很强的人,如果是以前的我,没生病的他,单对单我会被杀掉吧。”

二次突破前,夏阎真只是身体素质很猛,其实不太会战斗厮杀。

包括在地下墓室内,都是用自己的反应、力量速度去硬抗。

最后搏命才打赢拜伦的干尸。

王动不同,真正的武道大师,并且他有一个绰号,叫做“太岁神”。

这是水浒里面形容武松的。

生病前的王动大概是个什么样的凶神,从这个绰号中多少能体会一二。

干尸没什么智商,只有残存的一点战斗本能。

王动可是一个活生生的人。

夏阎真不觉得自己能击败自己的师父。

当然,现在不一样了。

哪怕是全盛时期的王动,也不是夏阎真的对手,夏阎真胜在越发恐怖的身体素质上。

他怀疑现在的自己能抗住一些手枪、乃至威力不大步枪的正面射击。

“那就好。”陶鄂确定夏阎真的老师没什么问题,把话题回归道一开始上面,“倒也不是托孤,我只是觉得,我撑不过多少个任务了。”

任务是一次比一次难。

可是好处呢?完全没有,需要被叫做梦之使徒的他们自己去寻找。

陶鄂经历九死一生得到了灵魂尖啸。

抱夏阎真大腿获得了疯兽之力以及用于镇压的玉石针。

然后是一张对他来说完全没用,还很危险的《狐仙送子》篇。

神之梦境,付出和回报根本不成比例。

想要提升自我的手段和渠道太少,太贫瘠。

努力就有回报?

这话在神之梦境比毒鸡汤还要惹人发笑。

陶鄂合理推测,继续这样下去,他绝对会死在神之梦境的任务中。

无非是时间早晚问题。

作为一个成熟的中年男子,他已经开始准备自己的后事了。

来找夏阎真,让他和自己的妻女见一面,万一他死了,夏阎真能够稍微照看一下。

另外陶鄂还立好了遗嘱,夏阎真还能分到他的一些遗产。

这些陶鄂不会和夏阎真明说。

虽说两人相处愉快,已是共同经历生死的忘年交,但财帛动人心。

陶鄂才不会和夏阎真说:“我把我一部分的遗产给了你”,来考验眼前少年的心有多坚定。

那样太蠢了。

面对陶鄂的悲观情绪,夏阎真也只能稍微安慰一下:“不要这么悲观,不是全面升级改版了吗?说不定做了平衡调整来保证我们的变强,存活。”

他也觉得神之梦境不合理。

没有一个相对稳定的变强渠道或者方法。

能获得好处,提升自己的概率,堪比氪金手游。

至于任务难度的提高,这夏阎真倒是没什么感觉。

对他来说,上上个任务可比上个刚完成的任务危险多了。

在上个任务世界,夏阎真基本没感觉到什么压力,无论是孔通贵,还是后面的狐狸,都是几剑的事情。

“神之梦境。你觉得真有神的话,会在乎我们的死活吗?”陶鄂的悲观是基于现状。

他也是第一次真正知晓“神之梦境”这个称呼,知道他们这些人被叫做“梦之使徒”。

在此之前,都是自己起的名字。

“如果神真的什么都不在乎,为什么我们会进入到神之梦境?”夏阎真反问道。

做一个朝气蓬勃,对未来充满信心的少年,他肯定不会悲观。

“谁知道呢,或许只是喜欢看我们挣扎求生?”陶鄂笑了一下,把眼前的酒饮尽。

夏阎真没有说话,陪他喝了一口——可乐。

他是未成年人,也不喜欢喝酒。

完成“托孤”后,陶鄂离开,夏阎真的三天假期和神之梦境的升级时间一块结束。

入夜,夏阎真把燃血放在床边,入睡前有些期待。

今晚会不会进入神之梦境的世界,“更新”后的神之梦境会有发生什么样的变化?

神之梦境没有辜负夏阎真的期待。

到他的生物钟发挥作用,睁开眼睛的时候,出现的不是熟悉的天花板。

一个光点吸引了夏阎真的注意。

没等夏阎真有所行动,光点落到他的右手手背上,在上面形成了一团犹如迷雾一般的图案。

图案中,浮现出“NO.12345”的字样。

紧接着,文字和语言同时从图案中传来。

“梦之使徒印记已生成,使徒编号为12345,印记空间现为4立方米,可用以储存非生命体,每完成一次神之梦境任务,增加一立方米空间……”

更新后的神之梦境。

直接送了印记、个人编号,还有一个随身空间。

而这种变化并非全部。

隐语者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