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极缥缈录

第25章 藏戈

五十一人只有副手费青和自己剑影笼罩下的三人活命。星哲看得目眦欲裂!

怒火灌胸腔,戾气穿大脑!即将刺到藏戈的剑被自己一个后翻用脚提出,加速刺向藏戈。翻身后站立虚空,灰白袍衣猎猎震动,左手握右手手腕,右手掐诀。冠束的头发在脑后飞舞,脸庞上竟有点点光芒闪烁,皮肤也缓缓变得透明发亮,很是诡异。

随后脸庞上的光点逐渐停止闪烁,好似构成了一个发光的星图,脸庞依旧透明发亮,只是原本什么也没有的眉心处,一柄血红小剑缓缓浮现,亮起!

血红小剑的浮现,无声带动周围千余里范围内天地元剧烈翻滚,大地震颤,碎石悬空!

天地都承受不住这巨大压力。

虽然从阵纹射出的数百幻光枪,大部分都打在了星哲的青色剑罡上,但仅是延缓削弱,没能阻止。此时藏戈鹤立的双腿伸直猛踏虚空,旋跃而起,又是一个三百六十度转身。

不同的是旋转惯量被传递到手中握着的幻光枪,光枪上水渍一般的符文亮起,这是藏戈的符兵!于是六尺余长的幻光枪,被藏戈掷出时已经成了两丈余长的光带。

“砰”的一声剑罡与光带崩散,虚空荡起阵阵涟漪。

藏戈持枪看向崩散光芒后的星哲,这一看便看的双目滚圆,“星哲,你干什么,不要命了!”

冷笑声从星哲紧咬的牙缝中传出:“不过是执行任务,你却屠杀我的部下,我与你不死不休!”

“这他娘的怎么是个疯子!”位高权重实力不凡的藏戈忍不住爆起了粗口。跑,不能跟他硬刚,不然非得把魔月星打烂不可,还得保住天都城。念及于此,周身符文流转,身形便要消失。

此时星哲眉心血色小剑璀璨夺目,亮的快要裂开一样。一道细不可见的红光突然贯穿天地,是真正的贯穿天地,天地大阵上似乎都出现了这么个微不可见的小孔,若有人能从小孔向外看去,便能看到漫天星光闪烁!

眼看藏戈要跑掉,星哲停止解封,血色小剑不再继续变亮,贯穿天地的红光消失,天地大阵的微孔也自动被恢复。

星哲大吼一声,身形陡然拔高,头顶束冠已经掉落,头发无风飞舞,双手掐诀如幻影般飞速变换。脚下数千里区域仿佛被手诀引动,有无数看不见的青芒穿梭,到处都是一闪而逝的划痕,漂浮的石头无声裂开,裂成两份后接着漂浮,接着裂开!

千里远处有一个镇子,无论人、建筑、树木,也都无声地裂开,再裂开,片刻间化为齑粉,团团血雾让人心里发颤,看到的人的也都成了血雾,先后也不过刹那。

已经在这片区域边缘的位置有座城池,此时城池大阵激起的光幕上,尽是一闪而逝的划痕,仅持续片刻,光幕碎裂,城池和里面的人顷刻间也化为齑粉。除了青麟卫四人所在位置,不留活物。这根本不是凡俗人物可以抵挡的力量。

万物归葬!

穿梭在虚空的藏戈被逼出身形,玄色衣袍上金光闪烁不断,周身还有符文流转,这种大范围的杀伤技只能把他逼出来。星哲也只是想把藏戈逼出来,至于其他的,与自己何干。

被逼出身形的藏戈脸色阴沉,不再骂骂咧咧,这是真的生气了,不为别的,周围发生的事他都“看”到了,一座城消失,自己的任务不再完美。

看到藏戈显出身形,星哲停止幻影般的法诀,直射向藏戈,同时摸出一个长方体盒子掷出,而后背上刚飞回来的青色古朴长剑也激射而出,同时。射向藏戈的星哲,其衣服、脸庞、身体渐渐发亮,透明,最后竟完全消失,目不可见!

半空的藏戈眼角余光看着长方体盒子直立着落于自己脚下地面,青色古剑紧跟着插入盒子,没有妄动。

原来这盒子是个剑匣,似乎知道这东西的厉害,藏戈皱眉准备向后倒着飞行,刚要动身便觉身后有异,幻光枪在手中显现,转身格挡,玉石相交的声音响起。

藏戈猛地倒着飞行,同时幻光枪甩向地面剑匣。然而此刻的剑匣已经如莲花般打开,中间立着青色古剑,周围半径百丈区域已然流光闪烁,这甩过来的光枪经过一阵乒乒乓乓的金玉相交声,光芒消散。

藏戈甩完这一击没有管战果如何,接着拿幻光枪格挡。这幻光枪名不虚传,看着是真的甩出了,可枪在藏戈手中也是真的没有离手。

又是一声碰撞,不过这次藏戈没有再管剑匣,而是借碰撞之力旋身后撤,并将光枪甩向虚空某处。

正要冲向藏戈,不打算给他喘息之机的星哲,被这一枪拦住,无奈回剑格挡,这幻光枪真麻烦,攻击速度比我剑修都快。格挡后星哲手掐剑诀,四柄透明剑罡射向藏戈,而后变换剑诀驱动剑匣。

藏戈循着感应挡掉四柄剑罡,看着众多毫无规律射向自己的流光,嘴角泛起冷笑,走这剑阵群攻的路子对我可没用,既然停止解封,就该让你彻底冷静冷静了!

收起幻光枪,藏戈左手掐诀,右手托起一个赤红拳头大球形符石,内部光华流转,怒目大喝:“扭转万象!”

突然间,千丈范围虚空似乎有了刹那停滞,而后瞬间,赤红色符文构成密密麻麻的锁链,将这片天地交错洞穿!

洞穿了剑匣流光,凝固了这片虚空,星哲透明的身形显现,虽然躲过了锁链穿透,却也被密密麻麻的锁链困住。

藏戈释放完符石没有丝毫迟疑,留赤红符石于虚空不动,左手握起一个青色球形符石,右手幻光枪浮现,拧身出枪,朝着星哲前冲刺出,“湮灭雷霆!”

幻光枪上青色符文同时亮起,冲速极快形成一条光带,光带上雷霆跳动,瞬间刺穿虚空、赤红符文锁链,刺向星哲。

星哲被“扭转万象”困住显出身形,吓了一身冷汗,此刻又见雷霆光枪眨眼便至,简直骇的灵魂出窍,同为第七境,这藏戈怎么强的离谱!

脑中疾速动念,星晶剑化作透明巨剑将星哲瞬间笼罩,随后嗡的一声起振,要带星哲逃离,可幻光剑带着“湮灭雷霆”已经到了。一阵令人牙疼的刺耳摩擦声后,坚不可摧的星晶剑留下一道划痕飞走。还是没能杀掉星哲。

藏戈没再追赶,这人难杀,至于剩下四个青麟卫,要不是刚才顺带的动手,自己可没有兴趣专门杀这些小人物。

收起符石,藏戈有点心痛,这符石可不是想用多少次就用多少次的,用了一定次数需要修复,两个宝贝符石各用掉一次代价不算小。不过收获也不小,藏戈心中微微一笑,卷起地上的剑匣和青色古剑,符文一闪,去取剩下的星晶剑,这可是剑修的好宝贝。

取了两个后,来到第三个炸裂的祭坛处,什么也没找见!除了一群被泯灭意识的死人和一堆不值钱的货物。藏戈皱起眉头,又一番寻找还没有收获,心中升起怒气,决定交给巫罡去找。

此番过去,这浓重的黑夜才安静下来。

却说在两个外域高手较量之前,元峥和吉卓就被后来崩碎的祭坛传送走了。

“我们这是,坐了传送阵吗?”,还是伸手不见五指的黑暗中传来元峥细微的声音。听到熟悉的声音,吉卓有了胆气,却是放声大哭了起来“三叔,三叔还有五叔、九叔他们死了……”

摔倒在祭坛上时,元峥也看到了向水底飘落三个布儿氏族青壮。此刻元峥脸色一暗,当时的场景很是惊悚,布尔氏族的朋友也很热情好客,元峥伤感,可也不知道说什么,只能听着吉卓哭泣。

哭了许久吉卓睡着了,元峥也睡着了,虽然这个地方很潮湿。不知又过去多久,前面有丝丝亮光传来,元峥仔细打量应该是个门缝,扶着墙壁向前缓步走去,拉开了沉重的石门朝外看去,天亮了,原来自己在一个井壁的石洞里,微弱的光亮照进石洞,昨晚休息的地方是一间小石室。

吉卓此时也醒了,起身看向自己。“我们先出去吧。”元峥率先攀着石头井壁出了石井,不一会吉卓也爬了出来,只是面容憔悴双眼红肿,不似昨天天真烂漫,让人看着心疼。

元峥拉着他坐在井沿上,拥入怀中,晒着太阳,汲取着天地间最公平的温暖,只是这荒凉小院里,两个依偎在一起的小小身影,显得无助孤单。

坐了一会儿,元峥说道:“你先别动,我听外面有说话声,去打听下这是哪里。”

“好”,吉卓回应。

元峥在院子里转了一圈,杂草落叶没人整理,有三间屋子的房子上锁,旁边的柴房灶膛也都上锁,这布置和自己家差不多,随即不再关注,站在墙下听着外面没有动静后,翻身而出,没管自己拧巴的衣服,又往脸上抹些沙土,这扮相,当个无家可归的乞丐绝对没人怀疑。

出了小巷来到大街,好热闹,难道这是城里?元峥心里暗暗高兴,随即就在这小巷与大街交叉口找个不碍事的空地晒起太阳。

这条街的人都很年轻,从事的好像都是杂役事项,什么打铁、喂马、制作皮甲布甲,磨堂等,衣着周正,看着都还不错,自己绝对是个真乞丐。

路过的人零零碎碎说的最多的都是魔龙吞月,元峥也知道了昨晚月亮消失是魔龙吞月,七日便过,除了这些没别的有用信息。于是元峥无奈跑到一个小酒肆侧墙外蹲下,期望别被赶走,听到有用的东西。

酒肆的伙计显然看到了元峥,也没有赶走的打算,又过了会儿还扔了俩热包子,挺好,元峥心里满满的感动。但听到的消息让元峥不知如何是好。

肚上戏楼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叮~你有一张卡牌待签收>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