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古之潮汐仙师

第118章 防心摄行

空灵谷中,彭友、薛雁儿、左焱三人落入十数年前东夷城主的记忆中。

十八年前,那时薛卞奉木鹤之命潜入西戎魔城,寻彭友父母百龄和左冰的下落。

当时左冰正怀神龙彭数月,但不见百龄其人,整日忧思,亦不出府宅,只让其侍女左润相伴。

薛卞乔装打扮,装作客商模样四处探访,知晓左冰所在,左冰乃大魔师之女,但所住之地离魔山较远,其府宅守备森严,薛卞一时无法探入。

他遂在府外日夜监守,知左润每两日会出来采购物事,又见她黄花闺女,倒也有几分颜色,计从心来。

薛卞探明左润出来的路线,每日在其行径的路上守株待兔,他以客商之名,贩卖各种新奇物事,引得左润的目光。

薛卞那时衣着华贵、风度翩翩,神采奕奕,一副彬彬有礼的样子,左润常年身居府宅,亦未出嫁,见到薛卞这样的人物,不免多看几眼。

薛卞心藏鬼胎,初始只当左润寻常客人,卖货与她,二次再遇左润,却多了些溢美之词,又把货物卖与她便宜些。

待到第三次时,更是与左润谈笑风生,说着天南地北之事,不仅货物便宜卖给她,更是私底下赠与她一些小巧物事。

这左润不过是侍女身份,被这般模样的男子这般优待,一来二往,不觉心动,又道这男子亦是钟情与自己,隔日出来在外所待的时间愈发长了。

左冰因思念百龄,临产期又近,周围服侍的人亦增多了些,倒未发觉左润的异常。

左润与薛卞遇有半月,早已心有所属,薛卞见时机成熟,就邀左润至自己家中欢宴,左润欣然应允。

待至晚间,薛卞要留左润过夜,左润虽有心但一未出嫁,二是若晚间不归、被发现定会出岔,遂拒了薛卞。

但这正合薛卞之意,他又哄左润让其去她的府宅,左润起初不肯,怎奈薛卞花言巧语,左润遂答应了。

薛卞藏于运输物事的车中,进入左冰的府宅,入了左润的房内,左润向左冰交代诸事,服侍一会,自行回房。

左润回到房内,夜已深了,她不见薛卞,正自奇怪,却见薛卞从暗处蹦出,一把搂住她,惹得左润又羞又急。

薛卞相貌堂堂,早就为左润所喜,之前他又为其一掷千金,亦是倾心,更敌不过男人的甜言蜜语,已托付终身。

薛卞对左润百般引逗,诱之以惑、奸之以强,一夜二人三更四喜,五音六律七上八下。

自那夜之后,左润对薛卞百依百顺,又过了月余,左冰即将分娩,薛卞知左冰乃大魔师之女,魔力非凡,但生产之际最是虚弱,那时擒拿最易。

薛卞假意备了上好的补品和一些美味佳肴,让左润带府中与众人同食,左润不疑,哪知这些物事里皆有迷之药,对方想神不知鬼不觉的掳走左冰。

左润临行前告知薛卞,她亦怀有身孕,薛卞心中冷笑,倒有心保这孩子,想着往后以此羞辱西戎,遂又留左润喝些补汤,事先给她服用解药。

待至彭友之母左冰分娩之夜,她府中寂静无声,一个人影也没有,皆被药物麻翻,唯独曾长期佩戴龙涎香囊的左冰,和提起服了解药的左润二人无事。

左润不知何故,正要出门寻人帮忙,薛卞已领数十人入了府宅,他轻车熟路,就已到左冰屋外,左润忽见众多蒙面人攻入,大惊不已。

她虽武力低微,亦拼死抵抗,但左润忽见为首之人身材,再看他的眼神,分明就是薛卞,她忽恍然大悟,但为时已晚,数招之内就被击晕。

左冰在屋内已自行分娩出一个婴儿,她闻得屋外动静,忙脱下身上的金软甲抱住婴孩,还未系紧,薛卞就已攻入屋内,落地的金软甲被他拾去。

左冰忙使魔力飞离,但去往魔山的路被薛卞手下的仙师拦住,只得往反方向逃去,却因生产力竭,已被薛卞等人追上。

月色之下,左冰就在被困之际,百龄从天而降,千里迢迢赶来的百龄带着几乎要耗尽能量的潮汐护盾,前来营救。

所幸百龄救得左冰逃脱,之后便是送神龙彭入轩辕宫之事。

而薛卞丢了左冰,甚是恼火,只把左润擒回了仙山,待左润醒来,知晓一切,对薛卞爱恨交加,但她对于左冰与百龄之事知晓不多。

薛卞嫌她毫无用处,早已翻脸不认人,只把她留在荒屋之内,又派几名守卫,任其独自过活。

左润时常要想办法逃脱此地,想着好回魔山告知诸事,数月之后,她肚子日渐隆起,周围之人看管松了,离她分娩还有一月有余,她趁机逃了出来。

左润想着先入东夷北部华夏之境,寻得武师的保护,但不想半路就仙师追上,她虽奋战,但哪里能敌,更是身受重伤落入河中。

众仙师只道她死了,不再追赶。

而后。

左润撑着最后一口气,随河飘流至空灵谷,想寻神龙谷者,但谷者外出未归。

正遇附宝在此间休养,左润为她所救,可总归伤势过重,无力回天。

她临死之前,只当孩子定无法保住,想着过往种种,愤怒之余写下谶语:血债血偿,西戎东夷永世不得交好!

左润怀着恨意、爱意、愧意离开了人世。不想左润被剑伤划开的肚皮,附宝竟发现露出的婴孩仍活着,又待神龙谷者归来,忙一同施救。

此后附宝使火山灵石为婴孩提供力量,因没有左润的身份线索,又不知孩子父亲是谁,只得把孩子带回轩辕宫,取名为焱儿。

附宝当时临摹了左润的面貌,留了她的血之书,四下派人探访,得知西戎大魔师之女在临盆之夜失踪,跟着失踪有她的侍女,而她的侍女并无家眷。

她又得知在东夷仙山曾有人见过左润,联想谶语内容,遂想左润孩子之父可能是仙山之人,直到数日前见到薛卞样貌,方想到其父可能是薛卞。

此段隐秘之事至此方终。

从东夷城主假装偶遇左焱母亲,到二人一夜之欢愉,再到那夜投毒追捕彭友母亲。

以及之后东夷城主困住左焱母亲在仙山,最后到她勉强逃出被追杀投河,皆都历历在目。

薛雁儿让场景停留在河边,这条河通往空灵谷,那里将诞生左焱,左焱看完这些过往的记忆,不觉心如死灰,蹲下身来。

薛雁儿和彭友无法看到她的表情,彭友得知这一切,心中怒火炎炎,原来在自己零岁记忆里追杀我父母之人,正是这个东夷城主。

左焱忽起身,就想跳入河中,彭友见状,忙拉住左焱,左焱回头见是彭友,娃娃脸上带着一脸无辜的泪水,她轻声道:“彭哥哥,我对不起。”

她又叹道:“我不配,我不配。”

薛雁看得此景,见左焱除却之前冷若冰霜、凶横冷漠的表情,转而变成担忧且自艾自怨的神情。

彭友此时才细看左焱今日样貌装扮。

朱颜秀发,皓齿明眸,飘飘不染纤尘,耿耿天仙风韵,螺髻凤头轻盈,双鬓金霞生辉,依稀初长成,仿佛梦里人,倒是一个极美的女孩。

左焱却不望向薛雁儿,只对彭友道:“我母亲害了你母亲,我替她受过,任你处置!”她说着竟要跪倒在地。

彭友见状,忙拉起左焱,道:“我已忆起与你幼年往事。”

左焱露出笑容,惊喜道:“真的么?”彭友初次见左焱脸上有了笑意,倒觉得如果没有这些纷争,却也少了一个恶果。

彭友点了点头道:“你既是我妹子,我自不对你怎样,且会想法为你报仇。”

左焱听他这话,又收了笑容,只道:“我不要任何人帮助,我既连我生父都杀,又怎会需要亲人。”

左焱又道:“我只给你一次机会,你若想杀我,就现在杀了我,否则别怪我下次见到她,把她杀了。”她说着看了眼薛雁儿。

薛雁儿知左焱戾气难消,倒不以为意,只道:“我等着你。”

彭友见二人无法和解,遂对左焱,道:“焱儿,我只有一事想让你做。”

左焱忽听彭友喊自己焱儿,心头却也似雪冰消融,怔怔地道:“何事?”

彭友答道:“你不可再杀人。”

左焱忽怒目道:“怎么可能!杀母之仇未报,却让我不杀人!“

彭友道:“此仇我定会报得,但不许你出手。”

左焱听彭友说得真诚,只道:“我答应了,不过你也得答应我一个条件。”

薛雁儿微微皱眉,就听左焱道:“此番我回西戎,不知何年何月再来此间,若你仍记得我,还望你以后每年得来西戎看我。”

彭友忽盯着左焱,二人双眸流转,似往昔所有的美好时光,都袭在心头,彭友上前对左焱道:“我会的。”

彭友忽问道:“焱儿,你可否出嫁了?”

左焱听得此言,绯红落在脸颊上,微微摇了摇头。

薛雁儿却撅着嘴,彭友又道:“今番见你如此美丽,我却也喜欢。”

左焱闻得此言,心花怒放、喜上眉梢,抬头看着俊朗的神龙彭,又仿佛回到与他嬉戏在宫殿山野的场景,她支吾道:“彭哥哥,我、我……”

彭友又道:“我既与你重逢,以后会永远保护你,你也无需再杀人。”

左焱睁大双眸,道:“永远?彭哥哥,你说的都是真的么?”

彭友点了点头。

薛雁儿叹道:“鹏哥哥,你想做什么我都陪你做,况且这世上如你这般英雄气概,哪个不是三妻四妾。”

左焱听言,看向薛雁儿,眼神里少了些犀利,多了一些温柔,她竟对薛雁儿施了礼节,道:“多谢姐姐成全。”

左焱抿嘴看向彭友,彭友微微上前一步,伸手抱住了她,左焱小鸟依人般靠在彭友怀中,薛雁儿看在眼里,却不作声。

彭友在左焱耳边轻声道:“焱儿,你受苦了,这些年你肯定经历了太多的事。”

左焱却道:“那都过去,不重要了,这世界再大,但我的心里很小只能容下你。你心中舍不得我,我甚么都够了。”

彭友轻轻抚了抚左焱的后背,温柔的道:“那就让我看看,你的心里是否有我。”

左焱正不解间,听到一声清脆的响指,忽又陷入黑暗之中。

左焱哪里知道,此时所见所听所拥抱的人只是梦鹏,真正的彭友正隐身在薛雁儿旁边,他道:“你这般骗左焱,若她知道,出来之后定会大闹一场。”

薛雁儿看着现身的彭友,道:“若不这样共情赞美,无法攻入她的心防。”

她又道:“我不让她出来,也不杀她,只让她在记忆里陪她的彭哥哥终老,可好?”

彭友耸肩道:“这般关系倒是令人无奈。我们且去她的记忆里一探究竟。”

二人不再多言,入了左焱的记忆之境。

场景仍接着彭友六岁之时。

那日彭友归还华夏神剑,左焱见神龙彭走了,她独自打开盒子,一条血之书上写着那句谶语。

又见一封书信,她打开读来:絮雨,等左焱长大,让其练成神技,以她魔师身份灭了西戎,倒是美事一件,再以九黎之力易主轩辕宫,大业可成。

彭友见九黎早有人串通絮雨,又想絮雨曾害自己和师父,怒火中烧,但不知书信为何人所写。

左焱心灰意冷,离开轩辕宫,一路艰辛,往西戎魔城的方向进发,好在她习了些武艺,十多年前倒也不似今朝兵荒马乱。

但到了西戎魔城边界,忽遇到一帮匪徒,那些匪徒见左焱一个女童独自赶路,就想掳掠走,不想左焱生性倔强,哪里肯随他们去。

两方争斗间,左焱握住火山灵石,一股强大的力量迸发出来,四周飞沙走石,树枝折断燃起。

那些匪徒忽见此变故,哪里能敌,死的死,伤的伤,尽皆逃散。

左焱亦被强烈的火焰冲击之力击晕在地,不知过了多久,她缓缓睁开眼睛,自己正被抱在一个男人的手中,她身上的衣服被烧毁,却并没有受伤。

左焱看着那男人,薛雁儿曾在云中山见过,彭友更是认识,正是九阶武师左图。

魔王附体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